這哪像要交棒的樣子?19大前頻見外賓,王岐山去留現端倪

2017-09-27 14:22

? 人氣

2017年9月,中共十九大前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北京,會晤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李顯龍臉書)

2017年9月,中共十九大前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北京,會晤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李顯龍臉書)

被傳聞已久,將在中共19大退休的中共第二號實力派人物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最近接連會見來訪的外國政要,從前白宮首席戰略師史蒂夫・巴農,到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部分觀察家認為,「這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下個月要退休的人會做的事」。既不擔任政府職位,也不掌管外交事務的王岐山,為何接連露面,會晤重量級訪客?從2012年起一直主導中紀委的「反腐沙皇」王岐山是否在探索不同領域的仕途發展?如何解讀19大前撲朔迷離的中共內部情勢?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中國時政評論員馮勝平;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

馮勝平說,王岐山與巴農會面顯示,王岐山在十九大連任的可能性比外界猜測的增加了很多。因為王岐山是習王聯盟的基礎,是對既得利益集團進行壓制的操盤手,比方說江曾集團就是一個例子。由於遭到越來越大的打壓,既得利益集團已經逐漸走弱,甚至呈瓦解之勢。如果一切正常的話,王岐山在十九大上很可能不再連任,畢竟中共這些年來一直遵循著七上八下的規矩。但是,近半年來,就是郭文貴爆料之後,很多事情發生轉變,可以說改變了十九大的某些進程。

馮勝平指出,今年年初以來,郭文貴在虛擬「老領導」(其實也是真實存在的一種勢力)的領導或者暗示下,打著清軍側的旗幟,定向爆破王岐山,以分裂習王聯盟。從中國政治角度來說,先清軍側後除昏君,這是傳統宮廷政治的定勢。這個道理習王肯定都懂。本來,王岐山十九大應該功成身退。但是,現在形勢發生全盤變化,一批「老領導」、「新領導」、「老老領導」,甚至包括公知、財閥一起聯手,集中力量打王,實際上可能起到適得其反的作用。如果說去年出的任志強事件起到了某種撕裂習王聯盟的作用的話,今年的郭文貴事件則是起了恰恰相反的作用。

至於密會是否與中共反腐之間是否有關聯,馮勝平說,我們看到,今年以來,從肖建華到吳曉輝,加上鬧得沸沸揚揚的海航事件,這些都明顯與王岐山有關係。而王岐山本次露面某種意義上也是對一段時間沒有亮相的澄清。本來是一個秘密會談,現在卻公之於眾,應該也與十九大王岐山的連任有很大的關係。如果不連任的話,這些事情都不應該由他來負責。話說本次的海航事件爆發之後,加上王岐山家族財產的傳說,外界和黨內都給了王岐山以很大的壓力,大家都希望得到合理的解釋。巴農作為白宮曾經的首席顧問,而且曾經是對中國最強硬的人,在香港高調稱讚習近平之後,再秘密前往北京會面王岐山,這些現像都表明,習王之間現在仍然存在相當緊密的配合和聯繫,絕非如外界所傳言的相互失和。我的假設是,目前情況下,如果按照中國傳統政治「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宮廷政治邏輯,習近平很可能不會再用王岐山,而是在解決利益集團問題的同時順勢讓王岐山退休,畢竟習王聯盟只是權宜之計。

馮勝平分析,事實上,習王要超越宮廷政治邏輯,不僅可能而且也應該繼續聯手。眾所周知,王岐山是個能人,搞金融搞得風生水起,打貪官則是打得官不聊生。可以想像,假如王岐山在十九大上無論被選為人大委員長或者國務院總理,假以時日他都會有很多傑出的表現。如果去人大,他能把人大變成議會;而在國務院的話他很有可能重振中國經濟,讓中國經濟短時期內趕上或者超越美國。換言之,習王合作的前提實際上是走出宮廷政治的邏輯,在憲政上找到共識。如果他們真想乾一番大事業,必須要摒棄一些個人恩怨。我覺得他們有機會超越集秦始皇和馬克思於一身的毛澤東。

王軍濤表示,我覺得十九大之前,各方都喜歡炒作,特別是媒體更是如此。它們傾向於把開會前的種種現像都與十九大掛鉤。我認為這些都是在誇大。實際上,我個人認為,王岐山繼續在原有的職務基礎上留任原有的工作,這個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如果像主持人剛才所說的,他的舉動是探索新的可能性,比方說朝智囊方向發展,關注國家層面的大問題。而他見巴農可能是想了解川普上台後的一些情況,因為川普當選出乎中國的意料。中國長期以來投資的方向都不是川普和巴農代表的方向。中國需要了解這些。在政治局的高層領導中,王岐山是最善於在這些方面動腦子的人。而巴農見王岐山是桑頓安排的。桑頓是高盛集團的前總裁。而美國的幾任財長都是高盛出身。

王軍濤指出,話說桑頓後來低調進入清華,打造了中美之間高層聯絡的所謂「全球領導力」項目,其目的就是把中國的大宗經濟引入造血機制華爾街,然後通過推動中國公司上市來發財。而習王反腐一直以來被認為是選擇性反腐,這場反腐運動今年已經進入金融領域。我們看到,肖建華被控制,王健林正在大量拋售在美資產,這些都會影響到美國的經濟。總之,這次巴農前往中國面見王岐山,主要應該是桑頓需要巴農向王岐山探底;同時巴農作為美國極右的「另類右派」也希望給王岐山傳遞一個信息,就是你們的反腐不能夠干擾到美國的經濟以及中美兩國合作的經濟格局。

反腐進入金融領域,金融時報提出疑問,為什麼中共讓王岐山會見巴農,而不是負責經貿事務的李克強或者副總理汪洋?王軍濤說,我覺得實際上還是剛才那句話,經濟民族主義者巴農被桑德撮合與王岐山會面是在發出一個強烈信號,就是中國反腐如果動到金融大鱷或者在海外有大額投資的民營企業家頭上,一定會給世界經濟造成波動。這某種程度上也會影響到美國。特別是中國這些大老闆都在美國發展。巴農傳遞的就是,如果中國反腐動到這塊奶酪上,美國會強烈反擊。巴農雖然是一個意識形態者,對實際經濟不會有太大興趣,但是,只有經濟民族主義者這個頭銜才可以傳遞出相關的信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