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訓篇》保護管束少年上技訓班竟帶開山刀拼輸贏 「磨」出穩定少年多困難?

2017-10-01 08:50

? 人氣

在少年輔育院,大多數學生大概待1年至1年2月就會提前回到社會,所以其實很多人在1年多的感化教育執行期內都上不到職訓課,或只能上一些自己沒興趣的課。(取自法務部矯正署彰化少年輔育院臉書)

在少年輔育院,大多數學生大概待1年至1年2月就會提前回到社會,所以其實很多人在1年多的感化教育執行期內都上不到職訓課,或只能上一些自己沒興趣的課。(取自法務部矯正署彰化少年輔育院臉書)

法務部原本規劃2003年7月前將少年輔育院、少年監獄全面改制為少年矯正學校,過了14年仍未改革,司法國是會議雖然提出卻沒有結論。雖然法務部於少年矯正機關內有開辦「技訓班」,但其實多數學生恐修不到課,或盡是上一些自己不感興趣的課程,最後虛度時光,出社會仍找不到工作。基隆地院主任調查保護官王以凡透露,法院也曾「非本業」地連結職訓與教育資源辦過職訓班,盼能幫助少年未來考取證照,藉由穩定就業,創造自我價值。未來這群少年終究要回到社會中,如果有份穩定的工作,也將減少犯罪率,對整體社會絕對是正向的幫助,然而少年矯正機關內的技訓是否實際有效仍然是個問題。

針對法務部於司改國是會議所提供的資料顯示,將結合企業、勞政、民間團體等資源,於監所開辦更多元化且具有市場就業需求的技能訓練,如堆高機、烘焙、木工、陶藝、水電空調、室內配線、電腦繪圖等26項證照類別,以協助收容人取得職業證照,並提升就業能力。

阿基師為少年授課。(取自法務部矯正署彰化少年輔育院臉書)
法務部結合企業、勞政、民間團體等資源,於監所開辦更多元化且具有市場就業需求的技能訓練,如烘焙等。圖為阿基師為少年授課。(取自法務部矯正署彰化少年輔育院臉書)

此外,法務部也預計增聘更多技訓人員,不過就法務部所提供的資料來看,「技訓人力比」仍相當懸殊,在106年為1:315,107年為1:267,最後預計108年達到1:220。光從數據來看,可能會覺得類似大班課,所有受刑人都能受到教育,而且每位技訓人員所負責的學生逐年減少,品質看似會提升,不過實際上完全不是如此。

技訓班數有限 多數人感化期間無所事事

王以凡表示,實際上矯正機關開辦的技能訓練課程班數有限,不是每個收容少年都有機會編入班級。

以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桃竹苗分署提供的職訓招生簡章,其每班最多開設名額也頂多40個人,而近來媒體所報導的冷氣空調「青春展翼班」,其最多也只招收20人。

王以凡指出,課程也不是有興趣就修得到,一來要看有沒有滿足學歷資格,另一方面則是要看有沒有足夠名額,名額滿了就要等明年。以少年輔育院為例,大多數學生大概待1年至1年2月就會提前回到社會,所以其實很多人在1年多的感化教育執行期內都上不到職訓課,或只能上一些自己沒興趣的課,這段期間其實常常無所事事、虛度時光。

20170926-(雄一調查配圖)基隆地院主任調查保護官王以凡。(高雄一攝)
基隆地院主任調查保護官王以凡指出,課程也不是有興趣就修得到,一來要看有沒有滿足學歷資格,另一方面則是要看有沒有足夠名額。(高雄一攝)

少年「自理能力不夠」 連技訓門票都沒有

保護管束少年還有另一個問題,就是少年穩定性不足時,不適宜轉介參加技訓。王以凡表示,在去青春展翼班之前,會先安排保護管束少年參加北基宜花金馬分署6天的冷氣空調體驗班,該體驗班只開放10個名額,但光是「磨」出10個人參訓已經不容易,更不用說要去青春展翼班。青春展翼班訓期4個月,訓練期間少年必須在楊梅住校,「很多孩子生活自理能力都不足,敢把他送去住校嗎?」很多少年其實都不願離開家鄉,叫他們去那麼遠的地方唸書,比登天還難,而能住在那個地方其實就代表已經半獨立了。

王以凡指出,即便青春展翼班的成效的確不錯,但大量複製這個模式其實是有困難的,法院不敢隨便挑選少年報名參訓,如果硬是將還不夠穩定的少年們送去,假如出事的話,以後就沒有這種課了,桃分署也沒有義務為這些少年開專班。

少年們討論課程。(取自法務部矯正署彰化少年輔育院臉書)
王以凡指出,即便青春展翼班的成效的確不錯,但大量複製這個模式其實是有困難的,法院不敢隨便挑選少年報名參訓。(取自法務部矯正署彰化少年輔育院臉書)

王以凡透露,基隆地院曾經在某所高職辦過室內配線班,課程大概持續3個禮拜,差不多12天的課,但這其實並非自己與同仁的本業,結果竟差點鬧出事,事後想起若真出事,恐會害自己跟同仁被監察院調查。

少年亮開山刀準備「拼輸贏」 早餐店老闆緊急救援

王以凡表示,當時課程已經進入尾聲,當時課程的12名學生分成兩派,私下以通訊軟體互嗆,其中一方趁最後一天的課準備火併,帶了一把將近45公分長的開山刀,還有2把鋸子。他們開戰前,先在學校外面早餐店討論,一把開山刀就大剌剌地放在桌上,結果被老闆瞧見,老闆趕緊通報,王以凡也火速趕往現場,最後兩把鋸子先找到,卻沒找到開山刀,不過老闆記得拿開山刀的少年樣貌,說是一位胖胖的少年,「我一聽就知道是誰」,王以凡迅速找到該少年並經勸說後,該名少年才把開山刀拿出來,整件事才落幕。

「那年暑假,整體案件品質變差」,王以凡也與同仁檢討。王以凡表示,除了要辦案,還要顧職訓班,結果分神太嚴重影響到本業,後來就決定暑假盡量減少活動,但為少年爭取學習技能機會,改變模式與北分署合作,利用6個假日時間在和平島基隆訓練場開辦冷氣空調體驗班,以2名職訓老師、2名法院工作人員人力顧10名少年,再挑選正常出席、表現佳的少年轉介參加青春展翼班。基本上以保護管束少年來說,成功幫助他們穩定就業後,孩子除了有金錢收入外,還包括自我肯定,自己就會產生價值感,比較不會去犯罪,就能減少犯罪率。

20170926-(雄一調查配圖)基隆地院主任調查保護官王以凡。(高雄一攝)
基隆地院主任調查保護官王以凡表示,除了要辦案,還要顧職訓班,結果分神太嚴重影響到本業,後來就決定暑假盡量減少活動,但為少年爭取學習技能機會。(高雄一攝)

未來技訓如何改善?教師盡量採約聘、縮短學生訓期

王以凡表示,未來技訓改善方面,目前法務部在司改國是會議提出說要增加人力,幫忙矯正署有辦法多開設一些班級,而我建議裡面的教師,盡量還是用約聘的形式,而不要用正式人員。約聘人員的好處就是,少年所學到的東西將是業界最新的東西,將更容易跟市場接軌。

另一個建議就是縮短訓期。「不懂為何有些課要上到1年」,王以凡認為,以桃分署青春展翼班為例,不到4個月的訓練期,即能考取證照,矯正機關課程卻要進行1年才能夠考證照,若課程能集中時間教授,例如依時段區分成上午班、下午班,或上半年班、下半年班,即可縮短訓期,亦能讓更多人有機會輪替參訓。王以凡曾建議輔育院參考此方法,可惜院方並未考慮。

輔育院熱衷訓練管樂、口琴 出外得名卻沒意義

王以凡表示,目前輔育院熱衷訓練少年管樂、口琴等得出外參賽獲取名次、表彰感化成效的技藝,而為求得名,少年常必須放棄正常課程不斷操練,而如此作法,即便比賽得名,少年也無法直接獲益,以105年管樂團為例,基隆參訓少年出校後幾乎都再犯,並再度感化。

目前輔育院熱衷訓練少年管樂、口琴等得出外參賽獲取名次、表彰感化成效的技藝。(法務部矯正署彰化少年輔育院)
目前輔育院熱衷訓練少年管樂、口琴等得出外參賽獲取名次、表彰感化成效的技藝。(取自法務部矯正署彰化少年輔育院臉書)

「職訓不是我們的業務,但為了幫助孩子爭取學習機會,我們願意多做」,王以凡於言談中展現自己對孩子的責任心,宛若是對待自己的孩子。不過她強調,這不是愛心也非熱情,純粹就是對自身專業的堅持。也許,正是這樣非溺愛式地幫助這群矯正機關少年,他們才能在有工作後,真正獨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