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勞動部當駝鳥,霸凌者更橫行

2020-10-25 06:00

? 人氣

近日康軒內部爆吹哨者慘遭被離職和集體霸零事件,有關當事人被康軒負責人痛罵為搞鬼,還有員工在公司內電梯張貼公然羞辱文字的霸凌,仍引發社會人心和立委不平。(示意圖/pakutaso)

近日康軒內部爆吹哨者慘遭被離職和集體霸零事件,有關當事人被康軒負責人痛罵為搞鬼,還有員工在公司內電梯張貼公然羞辱文字的霸凌,仍引發社會人心和立委不平。(示意圖/pakutaso)

因公司負責人未遵守疫情期間自我隔離,而引發康軒內部吹哨者慘遭被離職和集體霸凌事件,雖然在日前透過新北議員和勞工局調解下,用幾十萬元打發了事,但有關當事人被康軒負責人痛罵為搞鬼,還有員工在公司內電梯張貼公然羞辱文字的霸凌,仍引發社會人心和立委不平,更荒唐的是,主管機關勞動部不願修改職安法,理由是霸凌難以界定,並說被霸凌者可透過民法和刑法去自力救濟。

但事實上若要被霸凌的勞工全靠自救去讓權益得到伸張,那就是勞動部根本無視人性善惡並存,一但透過職場中的人性暗黑與權力運作下,進入職場者很容易就選擇沉淪去自保或當起幫凶,又讓為惡者樂逍遙法外。就以康軒這次吹哨女員工會被離職,對職場文化和人性百態有感觸者,便可以看出這是內部小圈圈或逢迎拍馬者,為了擔憂自我利益因此事件,造成公司受創下也受到波及,還有油滑奸巧者在內部建立起拉幫結派,不容個性比較正直者當起障礙物,又在老闆本身也上粱不正下,形成的揣摩上意又討好的交相賊的玩陰手段,否則人進人出又有監視的電梯,何以查不出幕後藏鏡人和下手者。編教科書能字字細查,竟看不出霸凌貼文斗大,這就是集體為惡小人橫行。

那以此種職場霸凌,不論是出自老闆或員工,目前職安法只要求雇主盡到職責,根本就是廢文法條。一但事發後又說霸凌認定難以明確界定,還是得靠勞工搜證和自我提告,公權力竟把職場霸凌當成夫妻吵架或罵小孩之事,不知職場內是永存人性百態和利益上的砧板,一如過往有性別和年齡歧視一樣。

而且就算修改職安法用重罰去警告霸凌者可能因此賠大錢還有吃上官司,也是有學者專家會依被霸凌者所提供證據或證詞去判斷是否構成霸凌惡行,那勞動部竟先猴急說此路不通,請被霸凌者繞道而行,那這不就是駝鳥心態嗎。當勞動部職安署都不把廣大勞工職場上的惡意人為下的身心重創一回事看,那本國勞工權益都不保下,移工豈不是在台和奴工一樣。

職場霸凌就是人性中本惡和自我利益、自我保護下的狼狽為奸和與魔共舞,這本來就存在人為的團體和組織中,此種是否構成的標準,更是社會上集體良心和保護無數後代就業,在進入職場後隨時會擦亮自己心中之尺的文明考驗,沉淪或提升中,勞動部不要走錯路才是對勞工負責。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