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律師怒責羅瑩雪 死囚劉炎國恐遭誤殺

2014-04-30 12:00

? 人氣

人權律師29日才與可能有冤情的死囚劉炎國談論聲請非常上訴,沒想到劉炎國當晚就被執行槍決。(取自超越基金會官網)

人權律師29日才與可能有冤情的死囚劉炎國談論聲請非常上訴,沒想到劉炎國當晚就被執行槍決。(取自超越基金會官網)

29日晚間5名死刑犯執行槍決,其中一名死囚劉炎國的委任律師、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邱顯智昨(29)下午緊急聲請非常上訴,最後仍無法槍下留人,邱顯智今天不滿地指出,原本昨天中午在見完劉炎國確認了非常上訴狀後,他和劉炎國二人因為新任檢察總長顏大和人事案同日通過,二人心情是很期待,認為顏大和上任後應會願意重新檢視這個案件遭誤判的各個癥點,但沒想到,法務部長羅瑩雪竟然在這一天簽下了劉炎國的死刑槍決令,整個結果讓律師團真的感到「非常錯愕」!

邱顯智尤其對法務部對外宣稱劉炎國「一心求死」的說法相當不滿。他指出,1997年發生至今的案子,劉炎國案的司法審判,法院有時判劉炎國死刑,有時判無期徒刑;有時判同案被告死刑,有時無期徒刑。關鍵在於,全案有二名被害人,到底第二名被害人由誰所殺? 法院有時認定是劉炎國,有時認定是其同案吳姓被告,結果最後確定判決劉炎國殺人死刑,同案被告則是無期徒刑,他說,「從本案可以看出,死刑判決是有多麼高度之不確定性。死刑與無期徒刑的差別,是生跟死的差別,我們真的確定劉炎國該死嗎?」

邱顯智痛心地指出,更七審判決死刑判決確定後,開始了劉炎國的等死生涯,這中間他曾委任律師嘗試過再審、非常上訴,均遭駁回,「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落空,讓劉炎國漸漸感到心灰意冷」,這是一個在監獄中關了10幾年,雖生猶死之人在求救無門的挫折下,轉而尋求解脫的無力感,所以在曾勇夫接任法務部長時劉炎國也曾寫信表達希望執行死刑,同樣的羅瑩雪上任時也是如此,但法務部長卻把劉炎國的舉動解釋為他「一心求死」,「能夠把一個久病厭世,對司法灰心喪志的人,說成一心求死嗎?」邱顯智忍不住說,「令人感到國家機器的無情與殘忍!」

邱顯智批評指出,如果劉炎國一心求死,他又何必接受廢死聯盟、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幫助,為其尋求非常上訴、再審的機會?29日上午他同時辦理劉炎國,和另一名同樣由律師搶救中的死刑犯鄭性澤二人的律見,他和劉炎國再次確認了他原本就打算在下午提出的非常上訴狀內容,這時兩人因新任檢察總長顏大和上任,對未來案件再審可能性充滿希望,劉炎國甚至還當場一直鼓勵鄭性澤,要鄭有信心,不要放棄希望。

29日是邱顯智的生日,邱顯智說一整個上午,他和劉炎國就非常上訴狀的內容仔細推敲,兩人相談甚歡,不僅因為新任檢察總長上任,也因為人權團體組成律師團,將劉炎國案108卷龐大的卷宗花了四天閱完,劉相信有雄厚的律師團,並未來他是寄予厚望的,二人一直談到管理員催趕,邱出來的時候看著時鐘,十一點四十分。

邱顯智說,律見結束後,也和劉並肩走在長廊上,劉炎國忽然說,「律師,真抱歉在這個地方沒辦法準備生日禮物給你」,邱答以,「嘜安捏共(別這麼說),下次再見」,但他想不到6小時後,劉炎國被推上刑場槍決了,兩人此生再也不相見。

邱顯智直指說這是一件明顯被誤判的案子,劉炎國案是發生在1997年台中發生的一起搶劫賭場案,劉炎國與同案吳姓被告持槍搶劫一賭場,沒想到賭客中有警察,該警察反抗,劉炎國開槍擊中其胸部,因而死亡。劉炎國對此部分坦承不諱。然而,根據劉炎國的說法,於該警員倒地後,他便馬上呼喊同伴快速離開,等他出門之後,他忽然聽見屋內傳來"砰"的一聲,他以為同夥開槍示警,便不以為意,一直到隔天劉炎國看到報紙才發現,該起案件竟然死了兩個人,另外一人為女性屋主。與同夥相約於新竹的咖啡店見面,劉炎國一問才知是同案被告臨走前向女性屋主開了槍。根據在場目擊證人、屋主的女兒從頭到尾一致的供述,殺死其母親者,為吳姓同案被告。但最後確定判決卻認定是劉炎國所殺,判劉炎國死刑,同案被告無期徒刑。

邱顯智說,劉炎國一定是他看過的刑事被告,最有懺悔之心的人之一。邱形容說,劉炎國有著道上兄弟的豪氣,他不只一次的表示,對所犯案件有關槍殺警察部分表示後悔,也願意負起責任,他曾說,「律師,我不是一個好人,感謝你來看我,不知到要怎麼還,真歹勢!」

29日上午的律見中,劉炎國再次表示,看到報紙上律師團所參與的關廠工人案、洪仲丘案的義務辯護,讓他覺得,如果有機會求生,以後出來願意貢獻一己之力,讓這個社會更好,邱還當場邀他可以來台權會擔任志工,但如今所有的約定都隨著劉炎國的槍決後灰飛煙滅。如今,邱顯智只能在臉書上對劉炎國道上最後一聲,「希望你一路好走,萬緣放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