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專欄:馬雲「計劃經濟優越論」背後的新型利維坦陰影

2017-06-29 07:00

? 人氣

「因為大資料和人工智慧,計劃經濟將更具優越性」,馬雲的這個判斷剛剛拋出,即遭到吳敬璉、張維迎、錢穎一、榮劍、蔡霞等學者的迎頭痛擊。(資料照,取自中國新浪科技網)

「因為大資料和人工智慧,計劃經濟將更具優越性」,馬雲的這個判斷剛剛拋出,即遭到吳敬璉、張維迎、錢穎一、榮劍、蔡霞等學者的迎頭痛擊。(資料照,取自中國新浪科技網)

提要:一種普遍的恐懼和焦慮隨之在社會上悄悄蔓延開來,即對全能國家2.0版的恐懼和焦慮,即對大資料和人工智慧武裝到牙齒的新型全能國家的恐懼和焦慮。

「因為大資料和人工智慧,計劃經濟將更具優越性」,馬雲的這個判斷剛剛拋出,即遭到吳敬璉、張維迎、錢穎一、榮劍、蔡霞等學者的迎頭痛擊,以至於馬雲不得不出來申辯,說他主張的計劃經濟「不是蘇聯那個時候的計劃經濟,也不是中國剛開始的計劃經濟。」他的意思或許是說,他所主張的計劃經濟不是中央計劃經濟,而是一種「新計劃經濟」。但問題在於,這所謂「新計劃經濟」要怎樣才能不同于「蘇聯那個時候的計劃經濟」和「中國剛開始的計劃經濟」?即,他主張的計劃經濟要怎樣才能防止「蘇聯那個時候」和「中國剛開始」的全能國家體制捲土重來?如果他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他就無法劃清他主張的所謂「新計劃經濟」跟屬於全能國家體制核心元素的中央計劃經濟的界限,也就不能不讓人疑竇叢生。

全能國家體制給中國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而且即便在今天,中國人民不僅遠未走出全能國家的心理陰影,而且遠未走出全能國家的體制陰影。全能國家體制僅僅在80和90年代有較大消解,進入21世紀之後,隨著經濟的發展、國家能力的提升,全能國家體制迅速復辟。這既表現為經濟上的「國進民退」,表現為央企瘋狂攻城掠地,更表現為大維穩的崛起,表現為國家對社會越來越嚴密的管制、對個人越來越精確的控制。

一種普遍的恐懼和焦慮隨之在社會上悄悄蔓延開來,即對全能國家2.0版的恐懼和焦慮,即對大資料和人工智慧武裝到牙齒的新型全能國家的恐懼和焦慮。任何新技術都有兩面性,大資料和人工智慧也不例外,它們既可以為社會所用,為市場所用,極大地增進個人自由和社會福利;也可以與全能國家體制合作,從而為全能國家體制所用,成為國家征服社會和侵犯個人自由的利器。而對後者,這些年來人們可以說越來越感同身受。正是在這種語境下,作為大資料和人工智慧領軍人物的馬雲推出了所謂「計劃經濟優越論」,一下點燃了主流社會積蓄已久的恐懼和焦慮,輿論上的激烈爭議,也就在所難免了。

中國電商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AP)
馬雲說,他所主張的計劃經濟不是中央計劃經濟,而是一種「新計劃經濟」。(資料照,AP)

馬雲「計劃經濟優越論」所說的「計劃經濟」,是否與全能國家的中央計劃經濟有根本分別,不是一句空空洞洞的「不同」就能夠回答的,這有待他拿出具體的論證,即他所說的「計劃經濟」如何是社會層面的、企業層面的、消費者層面的自願的和分散的「計畫」,而不是國家層面的、強制的和集中的「計畫」。並且為了杜絕後一種「計畫」,如何切實建立一種強大的防衛機制。所有這些工作,其實不只是馬雲的責任,也是全社會的責任。大資料和人工智慧強化經濟和社會生活的計劃性,看來是大勢所趨,不可阻擋。問題不在計劃性,問題在怎樣的計劃性。怎樣充分發掘大資料和人工智慧之善,以之增進個人自由和社會福利,而防範大資料和人工智慧之惡,避免其為全能國家添磚加瓦,應該是大資料和人工智慧時代的核心議題。

我們這一代人必須正視、必須解決這個議題。否則,我們很可能世世代代永為新型利維坦的陰影全面籠罩。

*作者為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前《南方周末》評論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