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重塑國家記憶、推動轉型正義,西班牙國會決議遷移大獨裁者佛朗哥墳墓

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左)與長槍黨創始人德里維拉。(圖/Desconocido、Fondo MarínPascual Marín@wikipdedia)

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左)與長槍黨創始人德里維拉。(圖/Desconocido、Fondo MarínPascual Marín@wikipdedia)

11日西班牙國會通過一項決議,要將1975年死亡的軍事獨裁者佛朗哥屍骨挖出來,從紀念西班牙內戰亡靈與佛朗哥獨裁政權受害者的「戰死者之谷」移到他處,這或許會是西班牙繼2006年《歷史記憶法》後轉型正義的一大步。佛朗哥在1936至1939年的內戰期間與納粹德國勾結,犯下嚴重的人道罪行;1939至1975年間鐵腕統治西班牙,壓制異己無所不用其極,留下血跡斑斑的人權記錄。不過時至今日,佛朗哥在西班牙仍有不少崇拜者。

「戰死者之谷」(Valle de los Caídos)是一座天主教堂與巨大墓地,位於牙首都馬德里(Madrid)西北方約64公里處。進到教堂裡後,穿過一對巨大的持劍天使雕像、以及一張天啟四騎士的掛毯之後,就能看到曾統治西班牙45年的獨裁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的墳墓。祭壇另一側則是西班牙法西斯主義長槍黨(Falange Española de las JONS)創立者德里维拉(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兩人的墓石上都放置著紅色與白色的康乃馨。

戰死者之墓。(美聯社)
戰死者之墓。(美聯社)

佛朗哥和德里维拉死後葬在這裡一直招致爭議討論,但整體來說還算平靜,只在1999年發生一起極左武裝組織策畫的炸彈攻擊,教堂內一些懺悔室和長凳遭到破壞。然而媒體報導,「高地酋」(El Caudillo,意指領袖)佛朗哥躺在馬德里城郊的日子要結束了。11日西班牙國會通過一項不具立即法律效力的提案,決定將佛朗哥的屍骨挖出來,另找地點安置。

這項提案由最大反對黨「工人社會黨」(PSOE)提出,他們認為戰死者之谷與其說是佛朗哥獨裁時期受害者的紀念碑,不如說是長槍黨的紀念碑。長槍黨是西班牙內戰戰勝方國民軍(Bando nacional) 的一員,此外,在佛朗哥時期,長槍黨是唯一合法的政黨。

戰死者之墓現在已成西班牙旅遊景點。(圖/Jorge Díaz Bes@wikipediaCC BY-SA 3.0)
馬德里市郊戰死者之谷全貌。(Jorge Díaz Bes@Wikipedia /CC BY-SA 3.0)

戰死者之谷的部分爭議在於,建造教堂與150公尺高十字架的工人裡,有一部分是戰敗的共和軍(Bando republicano)與政治犯。儘管官方宣稱戰死者之谷旨在紀念內戰中喪生的50萬人,以及內戰中參戰雙方戰死的3萬將士,但只有佛朗哥和德里维拉葬在可識別的墳墓裡。

西班牙內戰時期的集體墳塚,受害者是遭佛朗哥部隊處決的共和派人士(Mario Modesto Mata@Wikipedia / CC BY-SA 4.0)
西班牙內戰時期的集體墳塚,受害者是遭佛朗哥部隊處決的共和派人士(Mario Modesto Mata@Wikipedia / CC BY-SA 4.0)

工人社會黨指出,戰死者之谷必須轉變,「不再是佛朗哥主義者國家天主教主義(National Catholicism)的紀念物,而將重塑成屬於和解與共同民主記憶的空間,在這裡,內戰與獨裁的受害者都能被有尊嚴地認識與對待。」因此他們認為佛朗哥的屍骨需要遷走,而德里维拉和佛朗哥不同,他確實是在內戰中喪生,所以可以留在原地,但要移到一個比較不顯眼的地方。

西班牙內戰時期為佛朗哥助陣的納粹德軍(Bundesarchiv, Bild 183-E20569-21@Wikipedia / CC BY-SA 3.0 de)
西班牙內戰時期為佛朗哥助陣的納粹德軍(Bundesarchiv, Bild 183-E20569-21@Wikipedia / CC BY-SA 3.0 de)

保守人民黨執政 轉型正義困難重重

2011年,時任總理薩帕特羅(José Luis Rodríguez Zapatero)領導的工人社會黨政府曾想創立真相委員會,釐清佛朗哥獨裁時期受害者的真實待遇,促進社會和解,但遭到佛朗哥支持者阻撓,另外DNA資料庫也能幫助辨認失蹤者,因此作罷。後來,工人社會黨政府也組成專家委員會,研究如何處理佛朗哥政治遺產。這次移走佛朗哥的提案原型,就是委員會的成果之一。

但朝野對於轉型正義的相關法案、政策仍有很多不滿聲音。11日國會表決中,保守的執政黨「人民黨」(Partido Popular,PP)和「加泰隆尼亞左派共和黨」(Esquerra Republicana de Catalunya,ERC)議員中共有140人棄權,最後提案以198票通過。

4月27日西班牙宣布拆除納粹「禿鷹軍團」在格爾尼卡鎮的烈士碑。(美聯社)
4月27日西班牙宣布拆除納粹「禿鷹軍團」在格爾尼卡鎮的烈士碑,禿鷹軍團在西班牙內戰中轟炸此地。(美聯社)

人民黨同時也反對2006年通過的《歷史記憶法》(Ley de Memoria Histórica)。法案由當時執政的工人社會黨提出,旨在幫助西班牙面對過去的傷痛,內容包括為受害者平反、補償家屬,以及展開「去佛朗哥」運動,例如要求地方政府拆除所有佛朗哥政權的紀念碑或紀念雕像等。人民黨執政以來,一直擱置工人社會黨組成的專家委員會,所以儘管國會同意遷移佛朗哥的墳墓,人民黨也不太擔心。

戰死者之谷建成至今逾60年,已變成旅遊景點,也是仍緬懷佛朗哥時期的人必訪之所,也是「遺忘協議」(pact of forgetting)的紀念物。遺忘協議是1975年佛朗哥死後各政黨做的政治決定,心照不宣地對過往的傷痛保持沉默,也不追究獨裁時期當權者,雖然遺忘協議確實幫助西班牙民主化,但佛朗哥獨裁的歷史傷疤也就一直被埋藏在深處,避而不談。

「戰死者之谷」(Valle de los Caídos)教堂與墓地,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紀念墓碑。(美聯社)
教堂內的佛朗哥墳墓是許多佛朗哥支持者的必訪地點。(美聯社)

獨裁倖存者:遷移佛朗哥墳墓是太晚的決定

戰死者之谷的教堂入口之上,是一座巨大的聖殤雕像,瑪利亞將耶穌的屍體摟在懷中。教堂裡有觀光客與當地人約百名,他們正參加彌撒,看著香爐裡的煙繚繞祭壇後的耶穌受難像。

來自馬德里的遊客馬特奧(Ramón Mateo)今年68歲,如同許多同世代的西班牙人,他認為最好讓過去的事物停留在它們原來的地方,被掩埋起來而沉默不語。他指著教堂說:「我想應該把佛朗哥留在那兒,他死了很長一段時間了,死人就應該被留在他們在的地方。」馬特奧舉例說,英國人和美國人都從他們的內戰中恢復過來了,難道西班牙不該也這麼做嗎?他說:「如果你不活在當下,你就只能一直回首過往。」

也有人反對馬特奧的看法。西班牙知名編劇桑切斯─阿爾博諾斯(Nicolás Sánchez-Albornoz)是佛朗哥獨裁時期被逮捕的政治犯,關押期間被迫勞動建造戰死者之谷。他樂見國會同意移走佛朗哥的墳墓,但對現年91歲的他來說,這項提案來得實在太晚了。

「早該做這個決定了。我是一個西班牙人以及佛朗哥主義的受害者。對我來說,佛朗哥的墳墓還在那兒,是一件非常恥辱的事。希特勒(Adolf Hitler)和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已從歐洲消失,但在西班牙,保留加害者的墳墓和保留受害者的墳墓,卻是同樣稀鬆平常的事。」

桑切斯-阿爾博諾斯在1947年被關押,1948年他逃獄成功。在他眼裡,戰死者之谷永遠是一個浮誇的紀念物,它見證佛朗哥獨裁時期的種種暴行。「1948年,當我還在牢裡時,遇到了一些人,他們從1939年戰爭結束時就被關在那,九年來從沒有看過外面的世界。這是殘酷政權的明證:他們不見天日地勞動,而勞動的成果是獨裁者的墳墓。」另外,他還說:「從美學角度來看,它非常怪誕。」

西班牙民眾圍繞著畢卡索的名畫「格爾尼卡」,哀悼西班牙內戰中的慘烈戰役。(美聯社)
西班牙民眾圍繞著畢卡索的名畫「格爾尼卡」,哀悼西班牙內戰中的慘烈戰役。(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