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豬要有競爭力」 沼氣發電設備還沒裝好 畜牧水污費已上路

2017-05-14 09:00

? 人氣

農委會原盼豬糞尿沼氣發電設備今年能涵蓋100萬頭豬,但目前申裝狀況並未達預期,而環保署畜牧業水污費預計7月正式開徵,豬農成本略增,但目前尚無反彈聲浪。(資料照,取自雲林縣政府網站)

農委會原盼豬糞尿沼氣發電設備今年能涵蓋100萬頭豬,但目前申裝狀況並未達預期,而環保署畜牧業水污費預計7月正式開徵,豬農成本略增,但目前尚無反彈聲浪。(資料照,取自雲林縣政府網站)

蔡英文總統競選期間,針對美豬進口議題,曾經講過「台灣豬要有競爭力」,攸關台灣養豬業升級水污費與沼氣發電設備補助,今年同步上路,農委會方面希望豬糞尿沼氣發電設備,今年能涵蓋100萬頭豬,目前申裝狀況並未達預期,環保署補助部分,目前申裝家數仍然掛零,胡蘿蔔還沒有嚐到,棍子卻將揮下,環保署預計今年7月正式開徵畜牧業水污費,一頭豬每年水污費40元,部分縣市開辦初期雖然有打折,但對豬農來說養豬成本仍略有增加,「所幸最近豬價不錯,豬農尚未出現反彈」,農委會官員說。

環保署2015年3月31日修正《水污染防治費收費辦法》,將畜牧業廢水納入徵收範圍,但給予2年緩衝期,今年7月將首度徵收上半年水污費,搭配農委會「新農業政策」的豬糞尿沼氣發電設備補助,希望藉此推動農業廢棄物循環經濟,提高台灣能源自給率。

沼氣發電電價不下太陽能 每頭豬每年可多賺達600元

有鑒於台灣豬農目前飼養方式,仍是以抽取地下水沖洗豬舍,廢水厭氧發酵產生沼氣後,仍需排放大量廢水,為降低豬農廢水處理成本,環保署最近公告的《水污染防治措施》還網開一面,同意養豬戶糞尿,經厭氧發酵或曝氣處理後,所產生之沼液沼渣,經農業主管機關同意,得將沼渣、沼液作為鄰地土壤肥分。能源局將沼氣發電躉購電價,大幅調高為每瓩5.0087元,跟屋頂型太陽能發電躉購價不分軒輊。

將小型養豬戶的沼氣集中在同一地區循環再利用,達到循環農業效益。〔圖/嘉義縣政府提供〕
目前能源局沼氣發電躉購電價為每瓩5.0087元,跟屋頂型太陽能發電躉購價不分軒輊。(資料照,取自嘉義縣政府網站)

農委會方面原本預估,這項政策胡蘿蔔可望讓每頭豬每年增加600元沼氣發電收入,不過開辦迄今,距離農委會今年100萬頭的政策目標仍然遙遠,但畜牧業水污費2年緩衝期結束,7月起,全台7609場養豬場544萬2000頭豬隻,每隻每年將徵收40元水污費,以上半年計算,大約為1億元的成本。

環保署水污處專門委員魏文宜表示,為了鼓勵豬農提高污染防治設備,畜牧業水污染防治費可以採取3種方式申報,第一種是按照放水質與水量徵收,每公斤化學需氧量(COD) 12.5元,懸浮固體0.62元,中小型豬農若覺得用水質水量計算太過麻煩,可以選擇以符合放流水標準90%計費,或者是以養豬頭數計算。農委會方面預估,絕大多數豬農都會選擇以養豬頭數繳納水污費。

沼渣沼液當肥料免繳水污費 全台37養豬場作推行先鋒

魏文宜強調,由於目前養豬業沼氣發電,所採用的「三段式處理」,沼渣沼液在排出以前,必須先經過「曝氣」,過程中抽水馬達必須大量耗電,佔整體沼氣發電成本的84%,為了降低豬農成本,環保署同意豬農可以跳過「曝氣」階段,在農政單位協助下,讓沼渣沼液就近排放到鄰近農地,作為土壤肥分,這部分不必繳納水污費,但必須檢具灌排計畫書

「畜牧業廢水排到河川,是錯置資源,政府希望透過政策補貼,鼓勵養豬業糞尿經過厭氧發酵產生沼氣發電,剩下的液體與固體,能夠作為農地肥分使用」,魏文宜說。

2017-05-09-養豬場豬糞豬尿之沼渣沼液,可用於當作農田肥料使用-取自南投縣政府
為了降低豬農成本,環保署同意豬農可跳過「曝氣」階段,讓沼渣沼液作為農地土壤肥分,這部分不必繳納水污費。(資料照,取自南投縣政府網站)

魏表示,目前全國養豬戶有37場大型養豬場,已向農政單位提出沼渣沼液轉作農地肥分使用計畫,環保署希望以這37場作為種子,推廣豬糞尿資源化,但有鑒於全台飼養頭數在200頭以下養豬戶,高達3375戶,佔整體養豬戶45%,為讓小型養豬場能夠集中處理廢水,農委會在雲林褒忠與屏東九如,正在興建污水共同處理廠,但尚未開始運作。

今年7月將正式開徵,豬農每頭豬每年必須繳納40元的水污費,配合畜牧業水污費開徵,農委會與環保署也加碼豬糞尿沼氣發電設備補助,以目前全台養豬544萬2000頭計算,不過,畜牧業水污費開徵,勢必將帶動養豬業成本的增加。

水污費按豬隻頭數計算 農委會盼杜絕偷排污水

農委會官員表示,養豬業每頭豬課徵40元水污費的政策,2年前在《水污染防治費收費辦法》修法後即已確立,現在2年的調適期到期,環保署也同意沼渣沼液,可以轉做農地肥分,豬農可以選擇將厭氧發酵後的廢水拉管排放,或是選擇沼渣沼液資源再利用,加上水污費上路初期給予6折的漸進式費率,「7月份開徵,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聽到豬農醞釀反彈」,官員分析,豬價目前相對較好,是豬農對水污費政策較能接受的主因。

官員表示,從豬農角度,將廢水直接排放到地面水體,當然是成本最低的作法,但這樣的作法只是把成本轉嫁給社會大眾,讓民眾承擔污染後果,水污費的開徵就是透過政策,鼓勵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再利用,若因此導致養豬成本增加,也是值得的投資。

2017-05-09-台南林鳳營牧場沼氣發電沼氣池-取自台南市政府
官員表示,水污費的開徵就是透過政策,鼓勵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再利用。圖為沼氣發電設備沼氣池。(資料照,取自台南市政府)

對於水污費今年上路以來,彰化二林、屏東萬丹、九如等地,仍然陸續發生養豬戶趁連假或深夜偷排廢水的情形,農委會官員強調,目前水污費徵收方式,不是在養豬場外掛掛水表,計算廢水排放量,而是以養豬頭數計算應繳的水污費,「不會因為偷排,水污費就少算」,各縣市環保局針對廢水偷排,已加強取締,《水污法》修法後偷排、繞排廢水罰款,也大幅調高為20-2000萬元,豬農應該有所警惕。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