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獨家取得紅頭文件:中共隱瞞武漢疫情

2020-04-15 15:00

? 人氣

「三號文」顯示中國衛健委早於1月初,就已部署相關疫情工作,最後卻疫情大暴發,導致各地封城。(AP)

「三號文」顯示中國衛健委早於1月初,就已部署相關疫情工作,最後卻疫情大暴發,導致各地封城。(AP)

《新新聞》取得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國家衛健委)1月3日發出的重磅紅頭文件「三號文」,文件要求,疫情防控工作期間,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檢測結果。這份未刊登在官網上的文件,發文時間正是中央電視台連續兩天報導李文亮醫師造謠之際。

這份文件加上本刊取得的其他中共內部資料顯示,國家衛健委1月2日前已知不明肺炎是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造成,中國也於3日通報美國。但習近平後來稱,他是到了1月7日才下令防控新冠肺炎疫情。

直到1月9日央視才公布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之後因為武漢、湖北召開人大、政協兩會,湖北當局似乎有意壓低通報病例。

一連串的掩飾、延誤,讓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之後的發展就是武漢封城、疫情從中國擴散到世界,癱瘓了大半個地球。

全球各國因武漢肺炎蒙受巨大損失,指控中共隱瞞、延後處置,導致疫情大爆發,準備向中國求償。究竟中國隱匿疫情程度如何?《新新聞》取得中共相關內部資料為讀者剖析。

重磅紅頭文件「三號文」

《新新聞》取得的中共官方資料中,有一份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衛健委)一月三日發出的重磅紅頭文件「三號文」,這份〈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並沒有刊登在國家衛健委的官網上。

三號文指出,針對近期武漢病毒病例樣本,暫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類)進行管理。由此可見,國家衛健委早在一月初就已部署相關疫情工作。

三號文規定,各相關機構應按省級以上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提供生物樣本開展病原學檢測,並做好交接手續;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已從有關醫療衛生機構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疫情防控工作期間,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有關病原檢測或實驗活動結果等信息。

「三號文」及兩份中國某媒體呈報給中共高層的「內參」,揭露隱瞞疫情。(翻攝照片)
「三號文」及兩份中國某媒體呈報給中共高層的「內參」,揭露隱瞞疫情。(翻攝照片)

中國中央電視台在一月二日、三日連續兩天報導李文亮醫師等八人造謠事件,亦符合三號文的政令要求。特別是三號文下發的一月三日,武漢市宣布一月六日至十日如期召開兩會(人大、政協)。

同在一月三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向美國疾控中心(CDC)通報相關疫情。

本刊也取得兩份中國某權威媒體呈報給中共高層的「內參」。一份是二月上旬發表,指出武漢於二月初已有六百位醫務人員感染新冠病毒。另一份寫於三月中旬,內容詳實梳理去年十二月下旬,武漢出現不明肺炎病例後,武漢市、湖北省及中共中央政府如何處置。

內參指出,去年十二月底,數家基因測序公司從武漢當地醫院送檢樣本中發現類SARS冠狀病毒,並呈報武漢市、湖北省及國家衛健委。可見衛健系統至少在二○二○年一月二日以前即已知疫情與一種新型冠狀病毒有關。

內參指出,相關消息被嚴密封鎖。從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起,武漢衛健委、公安系統壓制武漢醫生、教授發出的警告信息。

內參難看出習近平要求嚴防嚴控

中國黨刊《求是》於二○二○年二月十五日刊出習近平於二月三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談話全文,習近平指出:「一月七日,我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習是否在會議中要求嚴防嚴控,讓外界存疑。因為根據內參指出,一月七日國家衛健委再派專家赴武漢調研,未發現人際爆發性傳播,也未發現一月十日前後已經出現醫務人員院內感染等全面情況,「其態度有助於武漢繼續掩蓋已經相當嚴重的疫情。」

內參指出:「這與當時武漢各醫院疑似病患大量積壓、人傳人顯著的事實明顯不符。」至少一月六日以前,武漢新華醫院一位呼吸內科醫生的肺部電腦斷層掃描(CT)呈磨玻璃狀陰影,十一日出現第二例醫生疑似感染,到一月二十九日該院通報有三十多名醫務人員感染。

內參比對發現,一月六日至十日,武漢市政協、人大兩會召開,武漢市衛健委未發布關於不明原因肺炎的疫情通報;十一日至十七日,湖北省兩會召開;十二日起至十七日,武漢市衛健委每日例行通報均稱前一日無新增病例。

西班牙民眾戴著口罩排隊入商店。武漢肺炎疫情衝擊經濟,西班牙政府擬推無條件基本收入(UBI)。(AP)
一連串的掩飾、延誤,讓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之後的發展就是武漢封城、疫情從中國擴散到世界,癱瘓了大半個地球。圖為西班牙的情形。(AP)

內參稱,省、市衛健部門設置讓醫院無法上報的重重障礙,尤其十二日至十七日期間,「有意不對繼續攀升的新冠疑似病人進行流調、確診安排,也未部署任何隔離措施。」

花了八天才確認人傳人重要病例

但內參寫道,武漢的醫院疑似病例持續增多,有醫師說:「我們醫院門診擠滿大量住不進院的疑似病患,有病人下跪哀求醫生收治他,有的重症患者連爬上檯子拍CT的力氣都沒有,顫顫巍巍的。」

內參梳理,國家衛健委二月二十一日在官網補上一篇新聞稿指出,一月十四日已協同各省衛健委召開電視會議,要求湖北省和武漢市採取嚴格管控措施,包括加強發熱人員管控,築牢體溫監測和發熱門診篩查兩道防線;減少大型公眾聚集性活動,提醒發熱患者不要離開武漢;加強患者救治和密切接觸者管理。

但令人不解的是,如此重要的防疫指示當時卻未公開發布。

內參強調,北京一月十二日即確診一例新冠患者;上海、深圳在該時間點前後也確認新冠患者,並上報國家衛健委,患者均無武漢海鮮市場接觸史,是明確「人傳人」證據。

但國家衛健委二十日才確認上述有助佐證人傳人的重要病例。二十日之前,各級衛健委對於新冠疫情的說法仍是「可防可控」,至多是「不排除有限人傳人」。

習近平沒有理由不知情

內參指出:「這一虛妄的『可防可控』說法,直到一月二十日央視發布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才得以破除。」央視也於當晚播出中國抗疫專家鍾南山指新冠肺炎「肯定有人傳人」。

習近平神隱多日後頻頻透過新華社發布視察照。(AP)
根據《新新聞》取得的中共內部資料及北京網信辦文件顯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早已知情新冠疫情的嚴重性 。(AP)

《新新聞》取得北京網信辦的文件也顯示,從一月初就嚴加管控武漢疫情報導。武漢衛健委一月十日說「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武漢疾控中心主任李剛一月十九日還說「疫情可防可控」。北京網信辦早在一月八日例會中要求:「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的相關內容,以權威部門發布信息為準,不作無端猜測,不援引外媒報導,不關聯非典,防止不實報導引起恐慌。」

一月十五日北京網信辦例會中,宣傳任務和要求指示:「關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要以官方權威信息為準,調控push信息。」

一月二十二日北京網信辦例會上,在宣傳方面要求:「關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要使用規範稿源,不轉自媒體未經核實信息,不自採自編,不篡改標題。」另在關於做好正面宣傳要求:「關於武漢疫情的報導,按照權威消息及時公布,科普防疫知識,避免引起恐慌。」

前述兩份內參最後總結「責任線已經相當清晰」,主要在於「相關主要負責領導、省地與國家主管部門未能充分領會與積極落實習總書記指示與中央精神,抓住『黃金窗口期』。」

但綜上,國家衛健委一月二日以前已知不明肺炎是類SARS的冠狀病毒,三日又通報美國,習近平不應有不知情之理。而倘若習近平真於一月七日明確指示防控疫情,為何武漢、湖北仍於一月中旬召開兩會又舉行「萬家宴」?又怎會在一月二十三日才下令封城?

集權體制缺乏糾錯機制

諸此種種,湖北省、國家衛健委固然有隱匿疫情之責,但並非沒有上報反映相關情況,中央與地方的責任歸屬還有待釐清與問責。

中共應對武漢肺炎疫情危機,從前期隱瞞疫情,中期封鎖城區,現在釀成全球大流行。讓習近平頻頻判斷失誤的是,缺乏糾錯機制的集權體制與懶政怠惰的官僚機器。中共當局必須面對這場「人禍」付出慘痛代價,也必須面對疫情擴散失控的問責。

中國隱匿武漢肺炎疫情時序
中國隱匿武漢肺炎疫情時序

吹哨人:中共推卸責任掩蓋真相

「吹哨人」提供資料給《新新聞》的動機為何?他說:「中央和地方政府審查新冠病毒的報導和推卸責任『甩鍋』的情況,令人震驚。更糟的是,這種審查制度,一味正面報導和造假資料,將會對國家、社會和人民造成極壞的影響和損害,也不利於做好病毒再次返潮的防控工作。」

他經過深思熟慮後,為了不愧對自己的良心,決定站出來當一個吹哨人,「雖然知道這麼做可能會危害個人安全,但是希望以此鼓勵黨內更多人發聲來揭露這種錯誤。任何一個政黨都不應該把自身利益凌駕於人民的生命安全之上。」

這位吹哨人說,這些文件內容揭露了中共是如何壓制媒體、掩蓋真相、置百姓生死於不顧,期待看到你們能夠用這些資料來為正義發聲,也希望藉此鼓勵更多的吹哨人挺身而出。(林庭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