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凌翔觀點:疫災可能帶來和平,也可能促發離我們不遠的戰爭

2020-03-25 06:30

? 人氣

疫情會為我們帶來和平或戰爭?圖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新華社)

疫情會為我們帶來和平或戰爭?圖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新華社)

1918年11月11日,一次世界大戰落幕的原因,網路上有一說是因為1918年1月開始爆發的西班牙流感,戰爭與疫情-在時序上-確實有前因後果的連接。

民進黨前立委郭正亮在政論節目中提出「疫情和平論」,大意是病毒當前,忙於競選而輕忽疫情傳播力的川普,現在手忙腳亂,也因初期誤判病毒感染力、因而遭致黨國內外批評壓力的習近平,現在也忙著重建威望,所以中美爭霸會先被放兩旁,各國也都只能回去各忙各的,沒空互鬥。

但是,民進黨內也具國際政治學術背景的立委羅致政,卻也提出中共可能為了轉移國內壓力,突然對台灣挑釁,「趁你病、要你命」

三月初,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莫健第八度來台,與執政黨立委會面,傳出提醒台灣有必要馬上全面備戰的勁爆消息

所以,疫情會為我們帶來和平或戰爭?

從《複雜理論》的角度來看,疫情對世界=整個體系都產生了很大的生存壓力,個人與個人之間,鄉鎮省市之間,乃至國家之間的利害大大尖銳化了,「隨人顧性命」成了每一個層次個體普遍遵循的無奈,譬如:因為載口罩理念不同,在西方世界的華裔可能受到攻擊的消息層出不窮大陸重慶的口罩被雲南「徵用」歐洲德國的口罩被瑞士「攔截」

隨著紐約成為美國最嚴重疫區,紐約民眾也紛紛戴起口罩才敢上街。(美聯社)
隨著紐約成為美國最嚴重疫區,紐約民眾也紛紛戴起口罩才敢上街。(美聯社)

複雜體系中,各個個體的行為,都是煽了一下的蝴蝶翅膀,都會相互作用,也都可能引起連鎖反應,產生無限的可能發展路徑,但是誰也無法事先知道系統會「選擇」哪一條可能的路徑。在達到臨界點之前,偶然性會壓倒必然性。

來看一個交互作用+連鎖反應的例子: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把民間謠傳的看法,當成依據,理不直卻氣很壯的發推特,向美國開槍。職業外交官的不尋常暴衝,不是常態,也絕非深思熟慮後的大戰略。是,以爆衝為常態的川普,也不管「田忌賽馬」的道理,以今上之尊迎擊敵方小吏,噴出「中國的病毒」(Chinese Virus),為了激化可以攻擊拜登的反中選情也許看似合理,但美國與歐洲國家沒對早在中國肆虐的 COVID-19提前預防就顯得不是理性選擇了。

複雜理論也能解釋系統禍不單行的「常態」,最近我們都看到了:十天之內熔斷4次的美國股市、爆跌的油價,其實還有更多可能引起重大後果的事件-譬如俄國領導人普京可能終身執政、國防以防守為主的日本也開始研發攻擊力甚強的高超音速武器了,只是這些重大消息都被疫情新聞所掩蓋了,尤其台灣的大眾媒體,幾乎不報國際新聞。

回到主題。病毒是生化問題,疫情是流行病學問題,如何因應是公共政策問題,其實都是科學問題,可惜政客大都不是科學家,甚至連政治家也不是,只知祭出民粹式的民族主義。鄧小平保持的鬥而不破中美關係時代,都可能發生擦槍走火的事件-譬如2001年4月1日發生的中、美南海撞機事件,習總偏離韜光養晦路線後,不破,就更難了。

美軍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路過」巴士海峽進入南海,反制中共軍機繞台意味濃厚。(翻攝自The Official CVN 71 Twitter)
美軍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路過」巴士海峽進入南海,反制中共軍機繞台意味濃厚。(翻攝自The Official CVN 71 Twitter)

根據哈佛大學教授Graham Allison的《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一書,崛起強權與統治強權爭霸是所謂結構問題,是爭霸戰爭的遠因。現在中美爭霸的結構隱成,遠因已俱,那近因呢?前述的所有偶然小事件,都可能是一個近因,也可能是那個近因的前一個近因,或是那個近因的更前一個近因…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越緊迫,連民主政府都會引領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等於權力向行政部門傾斜,換言之,通常能為戰爭踩煞車的民意部門就很被動了。掌握大權的國家領導人,可以為了疫情發出緊急命令,當也可以為了「外侮」而採取非常手段,尤其在內部壓力山大時,會認為轉移焦點的成本並不太高-麻煩的是,往往事後才能確定是否誤判了。

複雜理論指出時間與空間都存在很大的偶然性,意思就是說,戰爭可能在地球另一端,也可能在我們左近發生;以及,戰爭可能還要很久才會發生,也可能很快就發生。一開始也不一定是大戰,代理人戰爭也可能,小型軍事磨擦也可能。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本文原刊《觀策站》,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