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全球擴散 陳建仁嘆「蠻悲哀的」:不曉得WHO現在能做什麼?

2020-03-24 23:09

? 人氣

副總統陳建仁(見圖)認為,當全世界跨國組織愈來愈大,便要強化WHO的專業性、多國的參與,更重要的是減少政治干預,才能做得更好。(資料照,盧逸峰攝)

副總統陳建仁(見圖)認為,當全世界跨國組織愈來愈大,便要強化WHO的專業性、多國的參與,更重要的是減少政治干預,才能做得更好。(資料照,盧逸峰攝)

副總統陳建仁今(24)日接受《中央社》專訪,再度指責世界衛生組織這次防疫決策「too late(太遲)」,防疫要劍及履及、超前部署,「現在也不曉得WHO能為世界各國做什麼,因為火燒起來了,這是蠻悲哀的事情。」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專長為流行病學的副總統陳建仁,在這次台灣防治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工作上,不僅扮演幕後總顧問的角色,更與歐盟、美國等各國的衛生決策人員、流行病專家進行防疫交流,為總統蔡英文提供專業意見。

台灣這次防疫獲得國際一致讚賞,反觀世界衛生組織(WHO)則成為眾矢之的。被暱稱為「大仁哥」的陳建仁一改暖男形象,不僅曾批評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也公開點名中國隱匿疫情。

陳建仁讚:SARS期間,WHO扮演很重要的協調角色

陳建仁今天接受《中央社》專訪表示,中華民國當年也是鼓吹成立世衛的國家之一,歷任秘書長基本上都做得相當不錯,特別是SARS期間的女性秘書長布倫特蘭夫人(Gro Harlen Brundtland,曾任挪威總理),儘管當時遇到有些國家阻撓,仍毅然決然派遣WHO專業組織團到台灣,與台灣合作。

「SARS期間,WHO扮演很重要的協調角色,很快發布訊息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們不能抹煞WHO以往的貢獻」,他舉例,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是SARS以後才開始,到目前為止,發布過6次。

他說,以2009年流行性感冒H1N1來看,第一個病例發生以後1個月就發布PHEIC,當時只有3個國家出現病例;但武漢肺炎是2019年底發生後直到1月30日才發布PHEIC,當時全世界已經有8000多人感染。

「3個被感染的同學都不隔離,傳到第10次,將導致近6萬人感染。」陳建仁曾在臉書貼文,用簡單的數學解釋傳染病動力學,如果沒隔離,將導致恐怖的結果。他強調,防疫是需要劍及履及、超前部署、提高警覺,絕對不能拖。

疫情擴散各國才警覺 陳建仁無奈:已經太遲了

看到WHO這次防疫牛步化,陳建仁忍不住多次開砲,也引起各界對疫情更加重視。他說,「對WHO也是愛之深責之切,對於這樣重要的傳染病,怎麼不早一點發布,讓全世界的人提高警覺」、「有點恨鐵不成鋼」。

陳建仁說,「我做防疫性子比較急,我是急驚風,碰到慢郎中的反應,個人會覺得實在有點慢」。

陳建仁感嘆,「不曉得WHO現在能為世界各國做什麼,因為火燒起來了,too late(已經太遲)。」他認為,那是蠻悲哀的事情,如果可以讓大家早一點提高警覺就沒事了,「為什麼到那麼晚了才說是大流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