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瑞典總理都打電話給文在寅請教防疫!沒有大規模封城,南韓為何能壓平疫情曲線?

2020-03-24 21:00

? 人氣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風暴,南韓是中國以外唯一「壓平曲線」的國家,抗疫有成引起各國關注。(AP)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風暴,南韓是中國以外唯一「壓平曲線」的國家,抗疫有成引起各國關注。(AP)

二月下旬,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南韓大爆發,確診案例以每天數十位、數百位的速度暴增,2月29日最高峰時單日增加909例。南韓人口約5100萬,僅是台灣兩倍多一點,病毒蔓延之快也讓民眾和鄰近國家陷入恐慌。

然而,不到一周之後,南韓確診案例已經減少一半,4天後又少了一半,直到22日已下降至64例,在極短時間內達到各國努力追求的「壓平曲線」(flattening the curve),南韓成為中國之外,唯一曾有大規模疫情爆發、且成功壓平曲線的國家,不僅沒有用上壓制輿論、管制行動的中國式集權手段,也沒有如歐美國家使出「全境封鎖」卻重傷經濟的殺手鐧。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23日以專文分析,南韓防疫策略生效歸功於三項因素:快速行動、大規模檢測與追蹤,以及來自公民社會的重要支持。《紐時》報導,青瓦臺曾透露,歐洲疫情急劇高升後,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與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öfven)都曾經親自致電給南韓總統文在寅,以討教南韓成功的抗疫策略。

2月26日,南韓一名工作人員在首爾天主教明洞聖堂消毒(美聯社)
2月26日,南韓一名工作人員在首爾天主教明洞聖堂消毒(美聯社)

雖然南韓官員一再強調,所謂「成功抗疫」也是暫時性的成就,畢竟鄰國若不當心防範,疫情隨時可能再度升高。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仍大讚,南韓親自示範如何控制住嚴峻疫情,並鼓勵各國「採納南韓和其他地區學到的寶貴教訓」。

教訓一:事態演變為危機前,及早介入

南韓在一月下旬出現第一起武漢肺炎確診案例,南韓政府就會見多家醫藥大廠,企業高層建議大量生產新冠病毒的檢疫試劑。根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南韓政府2月4日就快速批准了第一款檢測試劑組,製造商為首爾的Kogene Biotech公司,當時南韓確診病例才僅有16例。兩周之後,南韓病例數激增至近5000例,但工廠每天也已能夠生產上千組試劑;現在南韓每日生產試劑高達10萬組,正在與17個國家洽談出口訂單。

而在大邱市爆發嚴重疫情後,南韓政府也迅速宣布緊急措施,政府的新冠病毒應對策略顧問、流行病學家奇牟蘭(Ki Mo-ran,音譯)表示,及早發現群聚感染源是關鍵所在。

「南韓無須限制民眾的行動就能做到這種成績,是因為我們很早就找到主要感染來源,也就是新天地耶穌教會,」奇牟蘭說,「如果我們再晚一點才找出感染源,事態會變得嚴重多了。」

教訓二:及早、頻繁檢驗,同時不忘安全

《紐時》指出,南韓至今已經進行過30萬次檢測,平均每170人就有1人曾接受檢疫,讓感染者盡早接受隔離和治療,也避免病毒無休止地傳播。想較之下,根據《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報導,三億多人口的美國至今也不過完成了約29萬人次的採檢,比例遠不及南韓。

南韓外交部長康京和也告訴BBC:「檢測是最核心的對策,有了檢測才能及早偵測病毒,讓病毒擴散程度減至最低,也能快速治療感染者。」

此外,南韓政府在武漢疫情爆發初期,也被認為太過親中並因此掉以輕心。自身的警報拉高之後,南韓為了挽回落後進度,一口氣開設600多間「檢疫中心」,懷疑自己感染新冠病毒的民眾,會進入類似透明電話亭的單人空間,由醫檢人員隔著牆壁的洞挖喉採檢;至少50間中心還有「得來速」通道,民眾不用下車、10分鐘就能做完檢驗,只要6個小時就能收到結果。這些奇招降低醫事人員的感染機率,同時也保護醫療系統不受癱瘓。

南韓疫情雖然稍見減緩,但首爾仍在加強消毒工作。(美聯社)
南韓疫情雖然稍見減緩,但首爾仍在加強消毒工作。(美聯社)

此外,南韓政府也向人民積極宣導,任何人或者他們的親友出現相關症狀,都要積極尋求檢疫。19日開始,所有入境南韓旅客也要接受測量體溫、下載APP每日回報健康狀況等等措施。在飯店、餐廳等公眾空間,許多業主也主動裝設熱像儀監測客人體溫。

教訓三:追蹤接觸、隔離與監控

當南韓民眾確診感染病毒後,衛生單位會根據患者先前的行蹤,一一追蹤所有可能的接觸者,要求他們接受檢疫(或隔離,視情況而定)。透過這種繁瑣程序,衛生單位能以最快方式找出病毒傳播網絡,並迅速將病毒從人際社會中「切除」。

五年前的慘痛遭遇,也讓南韓民眾比歐美人民更願意把流行病視為緊急危難之一。2015年南韓爆發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由於當時應對失據,至少38人死於疫情。經此一疫後,南韓傳染病法也允許政府獲取人民的信用卡消費記錄、汽車GPS數據及監視攝影機畫面等等,以便及早追蹤感染者的接觸鏈。

「我們當時就像警探一樣追蹤流行病,」政府顧問奇牟蘭說,「後來法律也因此修訂,在傳染病危機來臨時,得以把社會安全置於個人隱私之上。」

教訓四:納入公民力量

現代多數國家都面臨醫療資源不足、醫護人力不夠的困境,疫情當頭更不能只靠醫療體系防守。南韓保健福祉部副部長金剛立(Kim Gang-lip)指出,領導人需要讓公民完全了解情況,並直接向人民尋求幫助。

在南韓,包括電視、廣播、地鐵、智慧型手機推播等所有管道大量放送疫情訊息,無時無刻提醒人們戴口罩、保持社會距離以及當日病毒傳播資訊,讓大眾高度肯定政府,恐慌和囤積潮不至於蔓延。

南韓首爾的景福宮遊客仍戴著口罩。(美聯社)
南韓首爾的景福宮遊客仍戴著口罩。(美聯社)

除了主動出擊,南韓也動員公民自發力量加入抗疫。政府公布感染者每天、每小時,甚至細至每分鐘的交通歷程;當人們居住的區域出現確診案例,也會即時收到「緊急警報」簡訊,鼓勵曾遇過感染者的民眾主動接受檢驗。在家自我隔離的人也需要下載另一個App,一但踏出隔離區就會自動通報相關單位,最高可處2500美元(約台幣7.5萬元)的罰款。

因為有過MERS的慘痛經驗,南韓民眾也更願意放棄隱私權,視防疫作戰為第一緊急要務。重重防守之下,武漢肺炎在南韓致死率僅1%,是目前全世界最低的國家,顯見及早發現、及早治療的重要性。

此外,南韓實行的單一付款人醫療保健體系,只要醫生建議或調查人員確認與感染者具有潛在關聯,民眾都可以免費接受篩檢,相較於自費金額驚人的美國,完善制度顯然也促進了檢疫效率。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