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營救虎尾機場和第二批「自首」的人:《我的父親李應鏜》選摘(2)

2020-04-27 05:10

? 人氣

1947年2月27日,專賣局查緝員在「天馬茶房」舊址查緝私菸,造成民眾一死一傷,引起一連串請願、要求查辦、平反等聲浪,成為二二八事件爆發導火線。(資料照)

1947年2月27日,專賣局查緝員在「天馬茶房」舊址查緝私菸,造成民眾一死一傷,引起一連串請願、要求查辦、平反等聲浪,成為二二八事件爆發導火線。(資料照)

父親明白營救這批西螺義士,要有付出生命代價的覺悟。他深信這些人都是對時局不滿的青年,熱血沸騰,見義勇為,希冀從虎尾機場取得武器,在動亂的時刻,保衛鄉里。因此為了好友的兒子,為了三十三位西螺青年的生命,父親毅然決然挺身而出,挑起這個重擔,商請年劭德高已經退休的老街長廖重光出面,並請鎮長廖萬來偕同,三人開始和虎尾機場交涉。

透過賴道鑫聯繫,父親很快就和李隊長商妥拜訪事宜。鎮長廖萬來、街長廖重光和父親三人坐我們家的轎車,由司機開車到虎尾機場ㄣ航空隊本部營區入口。衛兵叫他們及司機下車,一一搜身,並仔細搜查汽車;然後叫三人高舉雙手,「投降」前進。父親心繫三十三條生命的安危,只好忍辱從命。空車則由司機慢慢地跟在他們後面開進去。到了營區中央的辦公廳,李隊長倒是很客氣地出迎,接待他們。虎尾機場被攻下,軍械被竊一空,對李隊長來說,都是不可承受之重—丟官去職,甚至丟掉生命都有可能。因此他很誠懇地和父親他們磋商,雙方達成三點協議:

一、軍中已掌握了名單,要鎮公所於限期內交出所有暴民。

二、根據三月十七日國防部長白崇禧對臺灣廣播:「此次與事變有關的人民,除共黨分子煽惑暴動,圖謀不軌者決予懲辦外,其餘一律從寬免究。」

李隊長保證所有暴民不予追究,均可辦理自新。

三、政府下令四月十七日起,實施全島戶口總清查,搜索民間武器,搜捕可疑嫌犯。李隊長要求親自主持西螺鎮的戶口清查,鎮公所必須充分配合,協助軍方找出遺失的槍械、彈藥及其他戰備物資。

交涉結束,李隊長送他們上車。車子慢慢地開出來,沒想到到了營區門口突然槍聲大作,三人嚇壞了,跌落到車座下面。父親乍然警醒,開啟車門,高舉雙手出來「投降」。這時在裡面的李隊長也聽到槍聲,趕到門口解圍,才讓他們平安地離開營區。

日治時期警察駐在所(典藏者:邱欣俊,取自屏東數位典藏)
日治時期警察駐在所(資料照,典藏者:邱欣俊,取自屏東數位典藏)

回到西螺,高齡七十二歲的街長廖重光驚魂未定,心有餘悸,直說:「猶袂(還沒)救得人,家己(自己)這條老命嘛差一點矣無去。」

四月十七日開始辦理戶口清查。鎮公所呼籲大家交出槍枝、砲彈、軍刀、軍服、二十八吋的腳踏車等等。除了搶來的軍械必須全部交出之外,因為清查人員會進入家中搜查,很多人把自認可疑的東西也一併交出。

日治時期,大姑丈林註師範學校畢業,曾在公學校教書。當時教師著文官制服,配軍刀。大姑認為軍刀可疑,要他交出來,以免節外生枝。他萬般不捨,也只好割愛。民眾交出來的東西從鎮公所門口一直排到警察局。腳踏車很多,二十八吋的,全新的,半舊的都有;二十六吋的也有,有人搞不清楚自己的腳踏車到底是二十八吋還是二十六吋,反正交出去比較安全,了錢消災。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