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誰讓勝文不開心?

2014-11-13 12:05

? 人氣

連勝文選市長,要承擔所有的批評,但不可以惡意網路欺凌無辜的人。(圖為連妻蔡依珊赴清水為台中市長候選人胡志強拉票/蕭德洪攝)

連勝文選市長,要承擔所有的批評,但不可以惡意網路欺凌無辜的人。(圖為連妻蔡依珊赴清水為台中市長候選人胡志強拉票/蕭德洪攝)

如果能不顧一切,選擇一句罵人的話,連勝文此刻或許最想說的是:「我到底是招誰惹誰了?」而這句話,大概也是他能說出口最重的話。

連勝文的對手柯文哲在接受BBC中文網訪問時,曾經簡單形容連勝文,「很有禮貌,就是很有教養的年輕人啦。」這是肯定,當然也包含意指連的家世背景,在柯的言語中,這是中性詞;但接下來,柯文哲簡單歸納連勝文的侷限性:「他受限於他的意識形態和生活經驗。」前者講的是連勝文始終跨不出藍綠壁壘,後者講的是連勝文進入不了庶民感情,因為連根本就沒有庶民思維。

柯文哲這番算不上批評的分析,基本中肯。連勝文的教養讓他碰到許多天外飛來想都想不到的惡意攻詰或「KUSO」,他都還能從容淡然以對,比方說,婚前追求名主播侯佩岑不可得,竟被網友群起以「神豬」攻之,他極有禮貌的祝福侯佩岑,為「追求不成友誼在」做了最好的註解。事實上,也因為他的優雅表現,之後大眾對他的評價相應升高,到現在他可以坦然公開承認,「當年真的很受傷。」

他的禮貌教養甚至謙虛,都讓他在很長一段時間獲得不少好評,直到他參選,又回歸原點,所謂「禍福相倚」在他身上有最鮮明的印証,追不到主播卻娶得受人喜愛的蔡依珊;罹癌槍傷而倖存,人氣從此一路向上攀升;他所不能選擇的出身,始終是他的優勢,否則他不可能入行就是董事長,卻也始終是他放不下來的包袱,這裡說的不是社會上泛論式的「仇富」,而是柯文哲口中「他的侷限性」。

比方說,名嘴批評他喝的紅酒一瓶貴二十多萬,他急於澄清反駁,「才四萬。」渾然不覺,不論是二十萬或四萬,都超過一般人的想像,遑論負荷,他拜票,攤商請他喝「一杯二十元的台灣紅酒」,具體反應連勝文生活與思維和一般人的落差有多大。因為這樣的落差,讓他的競選廣告,幾乎每一支都能被網友KUSO,且真的極具娛樂效果,「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不到一個月就成為經典,「玩」字可以隨便替換成「混」、「吃」、「等」、「罵」…。

他的父親連戰委曲抱怨,「我一天吃兩頓,只睡七小時,哪裡是權貴?」網友樂死了,立即註腳:「我一天睡十二小時,吃三頓,我是22K」;他的母親愛子心切,一句「別讓勝文不開心」,立刻成為所有批評連勝文網文的「前註」;他的妻子蔡依珊被爆擁有加拿大國籍,連勝文澄清已經申請放棄,不過,一句「謝謝妻子為我所做的犧牲」,又瘋爆網路,「13犧牲了,只有一張護照一個國籍的我們,全在水深火熱之中」。

質言之,勝文不開心,很大部份是他自找的,講得更徹底,如果他不參選,就不會不開心了,蔡依珊也不必犧牲了。

台灣做為一個民主國家,「平等」的參政權,於理、於法不應該有貧富差距,沒錢人也可以參選,即使資源不夠;有錢人當然也可以參選,「於情」則必須承擔絕大多數和你不一樣的人不喜歡你。

但是,台灣做為一個文明社會,教養也不該有貧富之別。選民或網民激昂亢奮的在網路臧否候選人,事屬言論自由,理所當然;然而,若合成剪接把連勝夫妻套上A片情節,以下流手法辱人妻女,還自得其樂,這不叫言論自由,更不是幽默,而是典型、惡劣、噁心的網路霸凌。

連勝文參選迄今,蔡依珊不過在最後一個月不到的時候街頭拜票,連話都不多說兩句,值得被網民如此欺負嗎?就算她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小公主,她不過是一個從不過問政治事務的單純的太太、媽媽;即使她有第二國籍,台灣法律並無禁止公職配偶擁有雙重國籍,但是社會觀感不容,她也申請放棄,就算申請程序尚未完成,一直罵、一直罵、一直罵她不夠愛台灣,都不為過,就是不可以用合成照片欺凌她。這是人品,也是台灣民主與文明的底線,網民「一直玩」 到現在,夠了!

連家三代在台,功過是有歷史評價的,當然,歷史可以做翻案文章,評價也有仁智之見。但不論支持或反對連家繼續在政治上扮演角色,論述都要站在「道理」的基礎,講不出道理,還有選票可以反應,對所有降低台灣人格調的言行,包括網路匿名惡搞,都該嚴厲譴責,因為這不是讓勝文不開心,而是讓台灣選舉文化蒙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