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學生應該要求與習近平對話

2014-10-23 05:31

? 人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頭像被香港學生做成行為藝術作品,擺置在路障上。(作者提供)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頭像被香港學生做成行為藝術作品,擺置在路障上。(作者提供)

香港政府高層官員(按大陸的官員標準應該是司局級官員)二十一日晚上與學生領袖舉行了對話(談判)。學聯要求政府接納市民三項訴求,包括向人大常委提補充檔、爭取公民提名及廢除功能組別等,否則亦要交出時間表落實上述訴求及擱置政改。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說,政府若做不到,至少要公開承認政府需要時間,透過行政程式落實上述訴求,若政府不能做到首兩點,即要求擱置政改。

這次對話結果當然不能令支援真普選的香港市民與學生們的滿意,因為港府不是沒有誠意,而是沒有決定權,他們只能傳達北京方面的態度,就是不可能改變「普選」前的篩選,似乎大陸中央在這方面已然定調,令港府堅守。

作為一個全程參與八九民運的當年學生,我看到了些微的「進步」,其一是相對平等的對話,對話有一位元相對中立的大學校長來主持,這樣的安排顯然有一定的誠意與創意;其二是現場直播,讓參與占街的學生市民們直接看到對話現場與內容,透明公開的對話,是取信於民的重要方式(當年大陸政府一直沒有做到直播);其三是預留妥協的空間,出席對話的港府官員表示,關於2017年普選仍有討論空間。

遙想當年如果能有這樣的對話,對安撫廣場學生,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對話應該預留妥協的空間,香港學聯與市民代表下一步應該做大做實預留空間,使2017年的普選,盡可能在體現廣泛的民意,而不是被圈定的「官意」。

變數在對話,持續的對話,變數也在大陸中央,特別是大陸中央政府將中央第四次全會主題確定在依法治國的理念上,依法或依憲治國當然不可能一步邁入憲政民主之制,但既然確立了這樣的理念,那麼,香港學聯就可以依法溯流而上,不應該固守在與香港政府「司局級」的對話層次上,應該有意識地向中央政府舉手發言,要求直接對話。

無論保守還是開明,習近平都是一位有個性的新領導者,他允許網民或他遇到的年輕人稱他為「習大大」,也許是想做一位家長式的「大大」,但其另一面,是想化解政治人物的呆板面孔,展現親民的一面,香港學生為什麼不能與親愛的習大大當面交流,陳述年輕學子們對香港現實的關切,對真普選的訴求,特別是,真普選難道就會產生真不愛國的特首,這樣必然的結果嗎?

本月15日,持續半個多月的香港雨傘抗命運動仍然在高潮中,令人遺憾的是,習近平並沒有高規格地在人民大會堂接見香港學生與市民代表,而是見了中國文藝界代表,特別是與網路寫手周小平、花千芳的對話交流,使全中國乃至華語世界都為之側目。國家最高規格的文藝座談會,因為周小平、花千芳的參加,而成為網界另一個大笑料,顯然,習近平有可能因此而辜負自己的時代,因為在時代需要他的時候,他沒有在場,或者,沒有直面國家最重要的問題,王顧左右而言文藝。

習近平也因邀請周小平這樣的網路名聲不好的年輕人,而被公眾視為一個可笑的領導者,如果習近平與香港學生代表黃之鋒、周永康等代表座談交流呢?習近平將成一個可愛的領導人。前些時間我們看到,「習大大」被香港示威的學生們以行為藝術方式,寫在設置的路障上,習近平的像片與關公像或其它神像一樣,面臨的命運都是被香港警方撤除。香港學生甚至寫信給習近平,希望他能查處香港特首涉嫌貪腐的問題。

習近平的智囊團隊如果具有超級思維的話,應該主動邀請香港學聯對話團成員到中南海,與習近平或全國人大、全國政協、習辦的官員組成的對話團進行對話,對話也可以參照香港本次對話的模式,設立兩位元主持人,由大陸與香港的大學校長擔任,通過電視直播,這次對話將產生國際性的影響,對確立習近平四中全會宣導的依法治國、依法治港,具有無可限量的正能量傳播價值。

為什麼應該直接要求與習近平對話?從習近平與周小平、花千芳的交流看,他是一個願意直接與年輕人對話的領導人。

最為重要的是,習近平已就任中共多個領導小組組長,具備最高決策能力或改變任何機構已成檔的能量。

全國人大在法律上擁有最高權威,但在實際的運作中,全國人大接受中共中央的領導,所以,要改變全國人大有關香港的政改方案,只有通過與中共中央進行直接對話。

與學生對話的港府發言人與梁振英均已表態,港府無權更改全國人大的既定方案。所以,港府與學生的對話,只是一種政治姿態,難以有根本性的改變。

還有,八九北京民主運動,學生們沒有要求或沒有能夠與中共真正的(幕後)領導人鄧小平對話,造成雙方諸多誤判,並最終釀成國家災難,所以,直接要求與党國最高領導人對話,最為迫切。

習近平本人對香港問題的態度,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但習近平一直沒有出來為香港問題發聲,或者沒有嚴厲的表態。

我們看到習與香港的關聯,是九月下旬他在北京見董建華,前特首董建華多年隱身突然出現,顯然與香港面臨的危機有關,習在香港問題上,說得模糊,仍然是香港一國兩制不變,而董建華回港後,某種意義上是替習近平向香港學生與市民喊話:「佔領行動的學生和年輕朋友,你們對民主的訴求,我們都清楚聽到了。你們對理想的執著,我們是理解的。」呼籲參加佔中的學生儘快撤離示威區,以策安全。

我們在中國中央電視臺上看到董建華的發言表態,他支持全國人大關於香港的普選方案,認為上真民主,但同時認為,這並不是最終方案,將來還有改進的空間。

港府背後有不同的力量在牽制著,甚至會令出多門,學生與港府的對話與博弈,經過港澳辦這樣的仲介傳達到中央,可能會變音變質。因此直接影響與改變港府後面的決策者,才是最重要的,這次學聯與港府對話之後,學聯應該寫信或通過談判,要求直接與大陸中央政府、與習近平對話,讓大陸中央政府走到前臺,承擔自己應擔的責任。

*作者為大陸旅美學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