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越南台商看新冠狀病毒的影響

2020-02-15 16:52

? 人氣

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提升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AP)

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提升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AP)

你應該知道的是:越南台商因為當地經濟一向與大陸、台灣緊緊相扣,在武漢肺炎持續延燒之際,越南與大陸班機停飛、工廠停擺,製造業第一線深受其衝擊。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越南台商也受到衝擊。就在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提升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的次日,2月1日下午3點左右,越南政府無預警宣布拒絕來自台灣的航班入境,數以千計、正要趕回越南主持新春開工的台商,因此卡在桃園、高雄機場。原來,越南政府根據WHO定義把台灣納為中國大陸一部份、也將台灣視為疫區,因而做出5月1日前拒絕「所有來自中國大陸的航班」的決定。

經過數小時緊急折衝,當日傍晚7點前,傳出越南解禁,不拒絕台灣航班入境。在機場等待回河內、胡志明市主持新春開工的台商,這才舒了口氣。

「台越之間唇齒相依,每月往來兩地的航班載客高達27萬人次,其中包括30至40萬的台商,來台就學就業的越南人;假設台越停航3個月,那就有80萬人次受影響!」一位越南台資銀行主管分析。

「全體台商在越南創造140萬個工作機會,約是越南就業人數的三成;剛過完春節,正是發薪水、獎金的時候,台商3個月回不去,誰發薪水?嚴重一點,說不定引發工人暴動!」一位平陽的台商分析越南政府及時煞車解禁的考量。

人流、物流密切連結 中國斷鏈影響大

台灣與越南之間的飛航問題雖暫告解決,大陸與越南間停航三個月的禁令,仍然讓不少台商頭疼。以自行車、傢具木器、製鞋、紡織等傳產為主的胡志明、平陽、同奈等南越地區,不少企業是將原來在中國的產線移到越南,生產管理系統多以大陸幹部為主,很多台商生產線的廠長皆係「陸幹」。

越南和台灣同樣出現街頭人心惶惶搶口罩的場景,製造業第一線秩序大亂(圖片來源:Elipsport粉絲團)
越南基於防疫對中國大陸禁航,大批幹部一時無法返回,導致工廠無法順利開工(圖片來源:Elipsport粉絲團)

一位自中國遷廠越南的台商估計,在胡志明市一帶,持中國護照為台商管廠者就有5萬之多;若加上近年大陸直接投資越南的尼龍加工絲、輪胎廠,北越一帶居多的光電、電子廠,以及因中美貿易戰轉往越南設廠的等諸多陸資企業,越南當地的大陸幹部總數應不下10萬人。

一位自珠三角搬遷來越南的傢具廠的管理團隊,就有1百多位大陸幹部。當春節前大陸傳出武漢肺炎,這位經歷過SARS疫情的台商負責人隨即心生警覺,要求重要管理職的大陸同事提前回到越南工作崗位。當2月1日越南發佈中國禁航令時,第一時間即安排陸幹先飛與中國友好、可以辦理落地簽證的柬埔寨、轉陸路回越南,大陸籍幹部隨後隔離14天,因此得以避開越南次日隨即關閉陸路通關。由於這些幹部為生產管理重心,為避免影響生產品質,這段期間只好降低產能、改為兩班制生產,先度過這次難關再說。

一家股票上市的電子製造廠,去年因中美貿易戰、為分散風險,將產能由中國遷往越南平陽省,新近建廠完工,國外訂單多已敲定,上百名大陸幹部也辦好簽證,只等新春開工就可啟動;現在越南突然宣佈停航,大陸幹部來不成,使得產線規劃大亂。業者無奈道:「這樣的臨時狀況,客戶也會體諒!」

一家位於北越海防有萬名員工的全球品牌內衣代工廠,雇用超過百名陸幹,開工也遇到管理幹部能否全部到位的相同情況。

武漢肺炎也帶來物流的衝擊。一位任職越南多年的台資銀行主管評估,越南台商產業鏈結與大陸互動十分緊密,彼此間相互支援甚多,儘管部分產業在越南已有較完整的供應鏈,但是論價格與產量,越南一時間很難完全取代中國。如以自行車產業的鋁合金原料為例,越南廠的成本競爭力就比中國廠遜色。

電子業上下游關連性更高,受物料斷鏈影響也更大。此次疫情中心武漢市除了是汽車大城,也是光學、半導體、印刷電路板及電源供應器廠重鎮;大部分的廠商多維持一個月的庫存,其影響性還得看疫情得以控制的時間決定。這位銀行主管說,隨著中國抗武漢肺炎、各地鎖國,旅遊停滯,連越南供應酒店用品的產業都會受到波及,影響是連鎖性效應。

接棒中國 越南打造世界工廠地位

受惠美中貿易戰、目標世界第二大工廠的越南,2019年經濟蓬勃。在疫情初期並未特別緊張,市面口罩供應也還很充裕;因而許多春節假期先回到越南上班的台資銀行主管,聽聞疫情即機警的蒐購口罩、寄給中國分行的同事。

台商估計,越南今年經濟成長恐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損失達2.1%,受創程度不小(圖片來源:越南最前線粉絲團)
台商估計,越南今年經濟成長恐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損失達0.4%,受創程度不小(圖片來源:越南最前線粉絲團)

直到越南出現第7個確診案例、是一位美籍越南僑民1月15日過境武漢兩小時,1月26日發燒就醫確診,讓越南當局發現無病症仍會感染,全國才感到事態嚴重,頓時草木皆兵,越南政府隨即宣告武漢肺炎為一級傳染病,並於二月一日全面停飛往來中國航班。

一位台資銀行主管說,原來人山人海的餐廳變冷清,台商新春各式活動也全都停擺;從胡志明市到河內,各處公共場所人人都帶口罩,見人沒帶口罩隨即閃邊。甚至有些餐廳貼出「說中文,香港、台灣人請勿進入」的標示,反映民眾對疫情的恐慌。

目前,越南政府比照台灣、宣布高中以下學校延遲開學,「為了要回家照顧小孩,員工都不能加班趕工。盡管手上訂單滿滿,反而煩惱!」一位自行車坐墊製造大廠負責人說。

「隨著中國經濟全球化、晉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也擴散至全球,」一家準備上市的台商負責人直言。他比較2003年SARS與這次疫情,指出當年中國GDP(國內生產毛額)占全球約4%,但2019年占比已經超過17%;當年SARS僅在中國華南、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以及香港、台灣、新加坡、越南等東亞區域肆虐。

另一方面,當武漢肺炎病毒隨著中國基礎設施飛速發展(如時速300公里的高速鐵路通車1萬公里、長度占全球2/3;高速公路通車11.8萬公里,為全球最大高速公路網),加上民眾所得提升、國際商務旅遊人數遽增(2019年出國旅遊人次1.34億),對內波及大陸34個一級行政區、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即便遙遠的西藏也未能倖免,甚至對外波及20餘國家及地區,衝擊不難想見。

國際經濟組織推估,今年越南整體經濟將因此損失0.4%。一位在中國與越南皆有投資經驗的胡志明市台商坦言,估計2020年第1季越南台商整體業績也會受影響,非必須性的產品如家具業,營收甚至可能衰退50%。對部份越南台商而言,因為中國停工,目前暫時出現轉單效應,但不諱言未來變數仍大,主要關鍵還在於中國境內疫情狀況能否受控制,以及何時亞洲其他地區疫情也得以控制?他強調,「全球都已經受到武漢肺炎這隻黑天鵝的衝擊,至於第二波影響到底有多大,更需審慎以對!」

作者曾任東海大學東亞經濟社會研究中心研究員、天下雜誌資深撰述;曾以作品「公營事業落入財團私囊」系列報導,獲頒吳舜文新聞獎。

◎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