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病人同機,該如何避免感染?一張圖幫你解答!「這些位置」感染風險竟有八成以上

2020-02-06 09:00

? 人氣

對乘客而言,看不見的病毒,加上密閉的機艙環境,自然令人憂慮:一旦感染者成功登機,自己會否被傳染?(圖/*CUP提供)

對乘客而言,看不見的病毒,加上密閉的機艙環境,自然令人憂慮:一旦感染者成功登機,自己會否被傳染?(圖/*CUP提供)

一名來自武漢的中國遊客,在芬蘭確診患上武漢肺炎,成為當地首宗病例。航空交通發達,除了方便人們出走,亦成為了傳染病「向世界出發」的途徑。對乘客而言,看不見的病毒,加上密閉的機艙環境,自然令人憂慮:一旦感染者成功登機,自己會否被傳染?

1 月 28 日,中華航空由台北出發至加拿大安大略的客機。圖/*CUP
1 月 28 日,中華航空由台北出發至加拿大安大略的客機。(圖/*CUP)

儘管目前專家對武漢肺炎仍未十分瞭解,但科學家對類似的冠狀病毒及其他呼吸系統疾病如流感等,有充分認識。一般而言,冠狀病毒可通過感染者咳嗽或打噴嚏時的唾液、黏液等體液向外傳播。假如客機上感染者的體液落在某位乘客身上,而乘客觸摸過後再碰到臉部等身體部位,便有受感染的可能。當然,並非全機所有人都是高風險一族。

理論上,飛沫不受空間內流經的空氣影響,只會落於源頭附近的地方。芝加哥大學醫學中心抗微生物藥物管理及傳染控制醫學總監 Emily Landon 根據院方指南表示,流感能在感染者約 6 呎(約 1.83 米)範圍,於 10 分鐘或更長時間內傳染他人。而世界衛生組織將感染者前後兩排(共五排)的乘客列為密切接觸者。

然而,人在空中雖然不能離開飛機,卻可以在一定範圍走動 —— 在超過數小時的航程期間,有人上洗手間、伸展雙腿,從置物櫃取物等。事實上,2003 年沙士爆發期間,就有一名由香港飛往北京的乘客,傳染了世衛指標中「密切接觸」範圍以外的人。當年有發表於「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 )的研究直指,此標準「使 45% 的沙士患者漏診」。

由美國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賓夕凡尼亞州立大學學者領導的「健康飛行研究組」(FlyHealthy Research Team),便在 2018 年以美國州際飛行模式為對象,研究乘客在機上的個人行為及活動,與呼吸道病毒傳播的風險關係。

研究由 Vicki Stover Hertzberg 及 Howard Weiss 兩名學者帶領。他們在 10 個 3.5 至 5 小時航行時間的美國洲際航班裡,觀察機上乘客及機組人員的行為,除了如何在機艙內走動外,亦留意彼此之間的接觸次數及持續時間,希望藉此估算出洲際航班中,多少次的近距離接觸可導致傳染。

研究結果顯示,靠窗座位的乘客受感染的可能性最低。Weiss 舉例:「假設你坐在通道旁或中間的座位上,身為感染者的我正走向洗手間。我們便僅有一米距離,密切接觸由此成立,有可能感染他人。」相反,感染者與靠窗座位的乘客有一定距離,於是可以避過密切接觸。

圖/*CUP
(圖/*CUP)
圖/*CUP
(圖/*CUP)

同時,在團隊觀察的航班中,大多數乘客均曾因使用洗手間,或檢查架上行李而離開座位。總括而言,分別有 38% 及 24% 乘客離開座位一次或多於一次,只有 38% 乘客全程未有離開座位。減少離開座位,自然減少與潛在感染者密切接觸的可能。而「最安全位置 」,即靠窗座位的乘客當中,只有 43% 人離座走動;反之,通道旁乘客的離座率高達 8 成。故靠窗乘客與其他乘客的密切接觸頻率較低,與中間及通道座位乘客的 58 及 64 次密切接觸數字相比,他們平均只有 12 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