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南韓人如何看北韓? 論金家王朝正當性的來源

2020-01-19 07:20

? 人氣

北韓的生活水準高度貧窮,甚至曾導致33萬人活活餓死,這樣「險惡」的暴虐政權,卻仍在世上屹立不搖。圖為2019年11月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視察北韓與中國交界白頭山。(資料照,AP)

北韓的生活水準高度貧窮,甚至曾導致33萬人活活餓死,這樣「險惡」的暴虐政權,卻仍在世上屹立不搖。圖為2019年11月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視察北韓與中國交界白頭山。(資料照,AP)

提到這個世界上最險惡的國家,如果簡稱北韓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自稱第二,大概沒有人敢說自己是第一。別說還在堅持什葉派神權統治的伊朗,恐怕就連處於內戰狀態中的敘利亞,都比北韓還要安全許多。何以一個人民生活水準處於高度貧窮狀態,並曾經導致33萬人被活活餓死的暴虐政權,還能屹立不搖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是因為北韓有核武器嗎?曾經與美國並列世界超級強國的蘇聯有超級多的核子武器,可最終還是逃避不了解體的命運。還是因為封閉鎖國?海珊領導下的伊拉克與格達費領導下的利比亞是絕對的封閉鎖國,但是兩位狂人最終失去的不只是政權,還有自己的小命。若鄧小平沒有幡然悔悟,做出改革開放的決定,持續毛澤東倒行逆施的路線,相信中共政權也早已垮台。

20200110-許劍虹配圖1(作者提供)
近期在國內上映的熱門韓片《白頭山:半島浩劫》,就把南韓人的反美情緒與對北韓的崇拜彰顯的淋漓盡致。(作者提供)

或者是因為領導人開明嗎?開明專制的領導人最終自己放棄權力的也是所在多有,遠的有西班牙強人佛朗哥,近的則有我們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他們雖然都得到了善終,但是卻因為放棄權力放得太徹底,如今在西班牙與台灣都面臨歷史地位遭受「轉型正義」的危機。即便是最成功的新加坡,相信李光耀父子的地位也會在李顯龍下台後面臨類似的挑戰。

當然金日成、金正日與金正恩的治國能力確實是遠不如佛朗哥、蔣經國與李光耀。甚至就連前面提到的海珊、格達費還有今日敘利亞的阿塞德,都沒有搞出導致數十萬人死亡的大飢荒來。即便是在相對穩定的今天,哪怕是在整個北韓最繁華的首都平壤地區,只要一到晚上就隨時面臨斷水斷電的問題,這樣的政權究竟如何生存下來的?

20200110-許劍虹配圖2(作者提供)
普天堡戰役是30年代以後,唯一發生在朝鮮本土的抗日武裝暴動,性質如同台灣的霧社事件。(作者提供,取自Mark Fahey)

北韓政權掌握著抗日道統

台灣與大陸無論在領土控制範圍、軍事力、經濟力還有外交影響力都差距懸殊,能撐了70年之久還屹立不搖的關鍵原因,就是在於中華民國政府有著帶領中國加入同盟國,與美國、英國還有蘇聯並肩作戰,打敗法西斯侵略者並且建立聯合國的歷史定位。站對邊了的中華民國政府,不只掃除了鴉片戰爭以來的百年國恥,還成為戰後世界秩序的締造者,這樣的道統地位是中共所無法取代的。

就連今日中共的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地位,也是繼承自中華民國而來。無論有效統治範圍變得多小,也無論島上的統治者是否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中華民國只要還實際存在這個世界上一天,其道統地位就會得到相當數量的中國人和海外僑胞認可。此種認可不只是無形中保障了台灣的民主自由,也讓中共在面對中華民國這四個字的時候永遠拿不出自信來。

可是領土版圖相當的南北韓,呈現的卻完全不是這樣的情況。今天的大韓民國除了沒有核子武器外,幾乎樣樣都超越北韓。不只是強大的海陸空三軍,南韓人民的生活條件別說是在東亞,就算放在全世界來看都是數一數二。三星手機與PSY的Gangnam Style,更是紅到了歐美國家。南韓不只證明了自己是一個比北韓正常的國家,更靠著龐大的文化影響力把北韓遠遠的甩在後頭。

南韓與北韓都是聯合國會員國,雙方沒有能力也沒有立場,要求國際社會承認「一個韓國」或「一個朝鮮」,所以大韓民國不必擔心在外交上被邊緣化的問題。如果真的面臨到要在南韓與北韓之間選一個當朋友,任何一個判斷能力正常的國家都會優先選擇南韓。然而南韓人民在面對北韓的時候,卻有著如同中共面對中華民國時一樣的不自信,為什麼呢?

其實最關鍵的原因,就是在於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掌握了朝鮮民族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話語權。北韓國父金日成,在12歲那年跟隨參加反日運動的父親流亡中國東北。他在中共黨員尚鉞的影響下,投入共產國際組織的抗日運動,並成為東北抗日聯軍第2軍第6師的師長。靠著1937年6月4日,一場針對朝鮮境內普天堡警察駐在所的偷襲行動,金日成成為了朝鮮人家喻戶曉的民族英雄。

儘管所謂普天堡戰役的規模不大,且從頭到尾只造成七名警察與兩名警察眷屬死亡,卻是1919年「三一獨立運動」以來,第一次在朝鮮境內發生的武裝抗日事件。考量到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就連美軍B-29轟炸機都沒有對朝鮮實施過有意義的轟炸行動,普天堡戰役稱得上是30年代到40年代之間朝鮮本地人民唯一一次對日本統治者的反抗。

雖然同一時期,中國也存在著金九領導下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但是他們的抗日行動,包括以炸彈炸死日軍上海派遣軍司令官白川義大將則與日本駐滬留民團行政委員長河端貞次的虹口公園爆炸事件,也因為發生在國外的關係而令朝鮮本土居民普遍「無感」。只有金日成那次對朝鮮人民的實際壓迫者,日本警察「大人」們的攻擊,讓他們親眼看到解放的曙光。

20200110-許劍虹配圖3(作者提供)
1948年,大韓民國國父金九前往北韓與金日成進行統一談判,卻在返回南方以後慘遭暗殺。(作者提供)

被清洗的南韓抗日派

與北韓一樣,大韓民國的歷史道統是建立在反抗日本殖民統治之上。大韓民國政府從法理意義上來看,仍自視為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繼承者。對日抗戰爆發以後,以金若山與金九為代表的朝鮮左翼和右翼抗日勢力都得到了國民政府庇護。先是在黃埔系將領滕傑的支持與周恩來的幫助下,金若山成立了朝鮮義勇隊配合來配合國軍對日軍實施政治作戰。

朝鮮義勇隊在統合兩岸左翼人士團結抗日方面,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因為李友邦的台灣義勇隊能成立,就是靠著來自周恩來與金若山的幫助。可是在中蘇與國共關係惡化之後,獲得美國支持的蔣中正希望清除國軍內的左派勢力,冷落了朝鮮義勇隊,並另外支持金九成立韓國光復軍。今天的大韓民國國軍,就聲稱自己的道統來自於這個韓國光復軍。

以金若山為代表的左派人士,在戰後集體投靠蘇聯控制下的北韓,成為了所謂的「延安派」,讓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同時掌握了本土的與中國的抗日話語權。至於金九領導的韓國光復軍與大韓民國臨時政府,雖然獲得蔣中正委員長的支持,卻沒有得到控制南韓的美軍承認。戰後佔領南韓的美軍,基於維持社會的穩定,仍沿用了大批日據時代的親日派精英當統治中堅。

原本主張託管朝鮮半島,後來又主張放棄南韓的美軍並不信任中國扶植的金九,傾向於讓流亡美國的李承晚來領導在北緯38度線以南成立的大韓民國。李承晚回國後,一直把長期與蔣中正互動良好的金九視為眼中釘,肉中刺。1949年6月26日金九遇刺身亡,極有可能就是由李承晚暗中安排。然而除掉了金九換來的,卻未必是李承晚更安穩的統治。

李承晚在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裡的輩分本來高於金九,但是長年旅居太平洋對岸的他,與朝鮮半島脫節的程度卻更是遠高於金九。這讓李承晚更加仰賴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政經與軍事精英協助自己治理國家。革命與建國,本來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手中沒有治國人才的李承晚,也只能忍受自己過去所看不起的親日派來協助他完成建國大業。

尤其南韓的軍隊,幾乎清一色以過去在日本關東軍、朝鮮軍以及滿洲國軍中服務的朝鮮籍軍人為核心。李承晚基於兩個原因,對擁有民族道統地位的韓國光復軍加以打壓。一來關東軍、朝鮮軍與滿洲國軍有更多清剿東北抗日聯軍和8路軍的經驗,而金日成的朝鮮人民軍基本上是由參加過東北抗日聯軍或8路軍的朝鮮人所組成。

二來韓國光復軍被定性為金九人馬,而李承晚最討厭的也是金九人馬,所以必須要把他們對大韓民國國軍的影響力降至最低。為了確保自己成為整個南韓唯一的抗日道統,李承晚清除了所有與他不同派系的抗日份子。然而在美軍的保護下,固然他領導的大韓民國沒有於韓戰中為北韓吞併,但李承晚政權終究還是因不得人心而垮台。

李承晚於1960年下台後,又回歸流亡海外的日子,大韓民國政權落入尹潽善和張勉為首的民主黨手中,他們兩人雖然被稱為南韓的自由派,可實際上仍是成長於日據時代的朝鮮半島,基本上已經沒有抗日的傳統了。兩年後,尹潽善和張勉又遭到少壯派軍人朴正熙發動的軍事政權推翻。朴正熙是標準滿洲國軍出身的親日派軍人,南韓的大權自此全面落入日據時代的合作者手中。

20200110-許劍虹配圖4(作者提供)
在日據時代志願寫血書,進入滿洲國陸軍官校受訓的朴正熙,骨子裡卻是個反美抗日的民族主義者,並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作者提供)

滿洲國的繼承國

今天的大韓民國能成為東亞強國,一切都建立在朴正熙打造的「漢江奇蹟」上。金九與李承晚的先後垮台,已經宣告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傳承在南韓被徹底斬斷。朴正熙上台以後的歷屆大韓民國總統,無論是出自軍方的保守派還是來自民間的自由派,幾乎沒有一個不是在二戰時高呼過天皇陛下萬歲的,或者是親日派的後人。

包含曾經深信日本殖民當局「內鮮一體化」政策的金大中,還是父親在日據興南市政府出任農業科科長的文在寅,從嚴格意義上來看都是朴正熙的學生,即便他們都是打著反對朴正熙的旗號出身。更何況在南韓民主化運動史上地位如同施明德,兩韓和解史上地位類似連戰的金大中,晚年都還坦承大韓民國的成功是建立於朴正熙的基礎上。

套一句《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強人政治與統制經濟如何影響近代日韓》作者姜尚中與玄武岩的話來講,大韓民國的成功來自於朴正熙吸取了過去日本打造滿洲國的成功經驗。他與後來擔任日本總理的前滿洲國實業部總務司司長岸信介一樣,都是將過去滿洲國推行統制經濟的經驗移植到自己國家才獲得戰後復興的成功。

朴正熙的成功,基本上就是建立在把南韓打造成一個擁有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外觀,但卻是滿洲國靈魂的國家之上。大韓民國的外交政策,不只延續金九與李承晚時代親近美國和中華民國的立場,同時也在朴正熙手上完成了與日本的建交。把大韓民國納入美國、中華民國與日本共同締造的反共聯盟內,極大程度上降低了北韓併吞南韓的風險,並促進經濟的加倍繁榮。

但也因為如此,南韓政權普遍被自己的國民認為缺乏民族正當性,是靠著美國的軍事援助與日本的經濟投資才得以倖存於北韓的統治之外。南韓與中華民國維持邦交,除了本身的反共信仰之外,還有相當程度上來自於美國的影響。直到朴正熙上台以前,大韓民國奉行不與一切共產主義國家打交道的外交政策,更讓人民質疑南韓是一個缺乏自主性的國家。

大韓民國仍處於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雙重控制之下,只是過去的主子由日本換成美國的說法,一直是很受南韓知識分子與民眾歡迎的陰謀論。反觀同一時代的北韓,靠著在蘇聯與中共之間游走的方式順利獲的兩個老大哥援助,在確保國家經濟發展的同時還確保了民族尊嚴的獨立。金日成對「莫斯科派」與「延安派」的清洗,更確立了他領導下的北韓不接受任何外國強權的擺佈。

為了反制金日成的民族主義攻勢,朴正熙採用的方法是平反自李承晚上台以來就被打壓的金九。原來金九被暗殺以後,他過去領導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事蹟在李承晚統治的南韓境內完全不能被提及。仿佛大韓民國的國父,就只有日本投降以前人都還在美國的李承晚一個人夠格而已。朴正熙上台後,決定將過去被打壓的金九地位扶正,來把自己重新打造成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正統繼承人。

滿洲國雖然也強調反共抗俄,卻終究還是美國與中華民國眼中的法西斯傀儡政權,直接強調大韓民國是滿洲國繼承者的說法,不會給大韓民國得到任何國內外的同情。根據金九的兒子金信在回憶錄《翱翔在祖國的領空》之說法,金九的大韓民國國父地位,確實是在朴正熙時代獲得重新確立的。為了維繫與中華民國的關係,朴正熙甚至還把金信派到台灣出任大韓民國駐台北大使。

重視對美關係的朴正熙,甚至還在越戰爆發後派遣大韓民國國軍到越南參加反共戰爭,透過向自由世界交心的方式換取大量的美國援助。可看似反共抗俄的朴正熙,同時還是一個堅強的民族主義者。日本帝國與滿洲國灌輸給朴正熙的教育,並不只是要他反對共產主義而已,還寄予了他帶領亞洲民族擺脫西方帝國主義的厚望。這樣的教育,讓朴正熙終究無法成為美國與中華民國的同路人。

20200110-許劍虹配圖5(作者提供)
2002年,造訪平壤的朴正熙之女朴槿惠與金日成之子金正日合影,朴家與金家是當今南韓與北韓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家庭」,乘載著朝鮮民族的統一夢。(作者提供)

民族主義者朴正熙

與李承晚最大的不同,是朴正熙並不甘於在外交政策上受制於美國的擺佈。所以早從1973年起,他就透過發表《和平統一外交宣言》的方式,明確表態將與蘇聯、中共發展外交關係,不像同一時代蔣中正領導下的台灣一樣堅守「漢賊不兩立」的政策。仔細想想同一時期的台灣,任何人光是喊出「和平統一」這四個字,就可能會像楊逵一樣被送到綠島關押的。

朴正熙之所以急於推行「北方政策」,與蘇聯、中共還有華沙公約國組織打交道的原因,就如他發表《和平統一外交宣言》的目的一樣,是為了推進朝鮮民族的統一大業。而在朴正熙還活著的時代,北韓因為還有蘇聯與中共爭相援助的關係,經濟實力與南韓的差距並不算太大。想要在談判桌上去得對南韓有利的地位,首先必須要確保蘇聯與中共不致於完全的偏袒北韓。

過去曾以滿洲國軍步兵中尉的身分,在河北省與8路軍交手的朴正熙,一直是把中共當成可敬的對手看待。他與日本總理岸信介一樣,都是在美國的外交壓力下才被迫與中華民國發展外交關係的。如今《和平統一外交宣言》的發佈,意味著在台灣已經被逐出聯合國,還有尼克森(Richard M. Nixon)都已經訪問完北京的當下,南韓將不再顧慮美國的立場,準備與中共實現「關係正常化」。

雖然朴正熙發動政變成功的一個關鍵原因,就是在於其獲得了中央情報局的支持,但是他也相當害怕同樣的事情重演在自己身上。南越總統吳廷琰被刺殺身亡的教訓,時時刻刻提醒著朴正熙「美國不可信」。更何況在美國即將與中華民國斷交的環境下,他也要時時刻刻提防美國可能從朝鮮半島撤軍。南韓想要不像南越、台灣一樣被拋棄,就必須要有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

所以大韓民國與中華民國的斷交程序,其實早在朴正熙時代就已經啟動,盧泰愚只是完成那最後的臨門一腳而已。同樣的,南韓與北韓的和解其實也不是金大中開始的,朴正熙在發佈《和平統一外交宣言》以前,就已經與金日成領導的北韓展開紅十字會談判了。同樣的情況,在70年代的台灣與中國大陸根本上是難以想像,但確實於南北韓上演。

東北抗日聯軍的金日成與滿洲國軍的朴正熙,從日本殖民時代開始就彼此廝殺了數十年之久,甚至多次派遣特務暗殺對方,卻發展出了英雄惜英雄的獨特情感。兩位獨裁者的關係,甚至用相愛相殺來形容都不過分。他們一人追隨蘇聯信仰共產主義,一人追隨日本信仰大亞洲主義,但最終的目標都是追求朝鮮民族的偉大復興。

隔著38度線永久分裂的朝鮮半島,是金日成與朴正熙兩人都不樂見的。由於日本是朝鮮半島的殖民統治者,曾經對朝鮮民族主義有直接打壓的關係,更讓朴正熙一直對金日成有種難以言喻的仰慕之情。事實上朴正熙的三哥朴相熙,就曾在南韓光復之初一場發生於大邱的反美運動中慘死於南韓警察之手。可見早在朴正熙成為總統以前,他對駐韓美軍的存在就已經是恨之入骨了。

後來進入大韓民國國軍服務後,他也因為與南朝鮮勞動黨的緊密互動而差點慘死於美韓聯軍之手。所幸同樣出身滿洲國軍的老長官白善燁見他是個人才,出面迎救才免了朴正熙一死。只是令白善燁想像不到的是,這個曾經被懷疑是「赤色份子」的小軍官,最後居然成為了自己的總統。曾經「左」過的朴正熙,與金日成之間自然也存在著更多的共同語言。

儘管朴正熙是親手促成日韓復交的的「親日派」,但是為了鞏固南韓人,甚至於整個朝鮮民族的民族自尊心,他又成為了南韓反日民族教育的推手。滿州國的軍事教育,把朴正熙訓練成了一個無時無刻都以吟唱《加藤隼戰鬥隊》等日本軍歌為興趣的標準右翼軍人。但也是這位出身滿洲國軍校的日本軍人,親手打造出了一個讓南韓人以在公共場合講日語為恥的社會風氣。

最終朴正熙沒有躲過被部下發動政變暗殺的命運,但是他推動的反日教育卻深入了每一個南韓人的骨髓,無論是支持他的還是反對他的都一樣。曾經有一段時間,南韓政壇流行起清算「親日派」後人的潮流。這是由南韓自由派針對保守派發起的「轉型正義」,所以白善燁與朴正熙的後人理所當然被涵蓋到了清算名單之內。

可是南韓自由派很快就發現這個「轉型正義」推不下去,因為他們自己本身的許多親人都曾直接或間接替日本殖民者服務過。既然保守派與自由派都脫離不了與「親日派」的關係,整個清算行動也只能不了了之了。不過南韓的反日教育卻從朴正熙時代一直被推行到今天,而且普天堡戰役等金日成領導的抗日事蹟並沒有為南韓政府所否定。

更何況相對於流亡中國的金九和避居美國的李承晚,金日成是唯一一個進入30年代以後,還在朝鮮本土抗日的民族英雄。1976年獲朴正熙總統聘請,進入大韓民國國史編纂委員會擔任編史官的姜萬吉,就大力肯定了金日成的抗日貢獻:「金日成曾反抗日本殖民主義,這是歷史事實。金日成的反日鬥爭應該被視為民族獨立運動的一部分。」

20200110-許劍虹配圖6(作者提供)
文在寅與金正恩一同造訪白頭山,在性質上如同蔡英文或韓國瑜與習近平一起造訪延安寶塔山,幾乎不可能發生在海峽兩岸。(作者提供)

對北韓懷有愧疚感的南韓人

如果把姜萬吉的評論套到台灣的情況來看,幾乎就等同於蔣公文膽秦孝儀公然推崇毛澤東的「延安精神」,肯定會讓人跌破眼鏡。可是南韓民眾對北韓領袖金日成的好感,確實也是在朴正熙時代建立起來的。尤其是隨著南北韓同時於1991年加入聯合國後,雙方在互不否認的原則下發展官方往來,象徵金日成武裝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白頭山精神」也流傳到了南韓境內。

白頭山在北韓的宣傳中,如同延安在中共的官方論述中一樣具有抗日聖地或者抗日聖山的歷史地位。因為在北韓的官方論述中,白頭山是金日成領導游擊隊孤軍抵抗日軍與滿洲國軍掃蕩的革命根據地,是遭到帝國主義包圍的朝鮮民族憑藉自己的意志力,戰勝一切困難的精神所在。北韓官方為了強化白頭山的聖山地位,甚至還捏造了金日成之子金正日的出生地。

1942年2月16日出生的金正日,實際上是在金日成隨東北抗日聯軍撤退到蘇聯後於俄羅斯遠東地區維亞特斯科耶(Vyatskoye)問世的。但是金正日在上台之後,為了強調自己掌握父親留下來的道統,硬是對外聲稱自己出生在白頭山上。等到金正恩接任後,也不只一次透過造訪白頭山來彰顯自己是金日成與金正恩的正統傳人,可見白頭山在北韓打造的國家論述中地位非凡。

等到大陸走上資本主義道路,然後蘇聯也跟著解體之後,北京與莫斯克不在對北韓這個小老弟提供無償援助。整個北韓的經濟體系就此瓦解,接踵而來就是動搖國本的大飢荒在各地不斷上演。為了確保金氏王朝延續,金正日與金正恩兩界領袖又以「白頭山精神」來蒙騙一無所有的北韓人民團結在政權的領導下,對抗包圍朝鮮民族的「帝國主義」勢力。

這招對北韓人到底有沒有效,是否真的讓北韓人發自內心擁護金正日與金正恩兩位皇帝,筆者不敢講。但很有趣的是,這一招卻對生活水準遠超過北韓的南韓人民,甚至南韓政府產生了作用。而且北韓人生活得越苦越窮,南韓人對金家政權的肯定,甚至於效忠就越高,這又是為什麼呢?因為南韓人是真的發自內心的相信,北韓人在以犧牲自己生活福祉的方式換取朝鮮民族的尊嚴。

尤其是在金正日成功試爆核武之後,南韓人更是相信無論自己的生活條件有多麼優渥,如果沒有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存在,朝鮮民族永遠只是美國人的傀儡。其實類似的情緒,在台灣的藍營統派支持者身上也不是沒有,其中台大外文系主任顏元叔,就曾經以「一輩子吃兩輩子的苦」,來形容在毛澤東時代下的大陸人。

顏元叔認為,若不是因為大陸人民放棄物質享樂,在毛澤東帶領下艱苦的打造出原子彈、彈道飛彈與人造衛星,中國是不會有今天的強國地位。類似的想法不只是顏元叔,許多經歷過八年抗戰的外省人,甚至於日據時代的本省人都為毛澤東試爆核子武器感到於有榮焉。不過因為中華民國擁有領導對日抗戰的法統地位,台灣這裡對大陸的內疚感還是沒有南韓對北韓的那般強烈。

這也使得南北韓要達成和解,尤其是政府與政府之間的和解,其實是遠比兩岸還要容易。即便是在國民黨人執政的情況下,都沒有辦法如兩韓般水乳交融。比方說文在寅可以大韓民國總統的身分,與金正恩一起伴遊白頭山,不知道蔡英文或者韓國瑜,有沒有可能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分跟著習近平一起訪問延安?恐怕就連國民黨的支持者們,看了都會很不習慣。

同理,金正恩在訪問南韓時可以檢閱大韓民國國軍,文在寅可以在訪問北韓時檢閱朝鮮人民軍。兩岸領袖即便要實現最高領導人會面,都還要到新加坡才能實現,格局等同於川普與金正恩會面。可見兩岸人民之間的「一家親」概念,實際上是遠不如南北韓的。大韓民國國軍將朝鮮人民軍視為同胞,中華民國國軍則把中國人民解放軍視為唯一敵人。

拉攏北韓抵抗美日的情節,不是只有以文在寅為代表的自由派有,就連朴正熙的女兒朴槿惠都有。朴槿惠不僅與金正日有良好的私人情誼,而且她還在當上總統以後玩更大,試圖與中共聯手抵制美國。這樣的態度,或許能解釋為什麼這對父女都沒有辦法平安幹完自己的總統任期。直到駐韓美軍撤出南韓以前,想必美國與南韓都不可能發展出平等互惠的關係來。

相信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的南韓人,都沒有辦法忍受大韓民國國軍指揮權被緊緊操縱在駐韓美軍手中的事實。與之相反的是,中華民國與美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維持的合作關係還是在平等的基礎上進行的。雙方雖然不是沒有爆發過矛盾,但中華民國國軍的自主性比大韓民國國軍與日本自衛隊強上太多,對美軍自然也就沒有刻骨銘心的仇恨。

美國不只不需要擔心中華民國國軍可能倒向中共,更重要的是中華民國政府基於自己手中握有的法理正當性,也不可能無條件順服於中共提出的統一條件。而中華民國現有的法理正當性,更大多數是在中國國民黨執政時所取得,所以即便是在國民黨執政的情況下,美國也不用擔心有一天台灣會與中共聯手反美,這是兩岸與兩韓最大的差異之所在。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