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任昌觀點:伊朗的舞弊文化與國內某大學校長的舞弊著作

2017-01-28 06:50

? 人氣

圖1: 德黑蘭大學校門口外的代寫論文公司廣告。(劉任昌提供,取自科學通訊)

圖1: 德黑蘭大學校門口外的代寫論文公司廣告。(劉任昌提供,取自科學通訊)

學術舞弊大國之二:伊朗與中國

封面圖片擷取自美國科學通訊網頁,說明伊朗的學術龍頭(德黑蘭大學)校門口附近,充斥論文代寫公司雇請專人舉牌招攬生意的情形。單篇論文的典型行情是$600美金,若進一步要求要刊登上期刊,行情是$1,000美金。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在2014年,一位伊朗科學院(Academy of Sciences)學者估計,伊朗每年約有五千篇論文(包含博、碩士學位論文)是透過黃牛(dealers)買來的。伊朗科學家每年在國際期刊,發表約三萬篇論文,這個數字是自1979年巴勒維政權被推翻以來,相當於成長二十倍;即使如此,伊朗在國際的學術形象,令人不敢恭維。

和伊朗有得拚的國家是中國,他們的論文代寫公司已經進展到讓客戶先看成品,再以客戶選取的掛名位置(authorship slots)決定價格。不過,伊朗的情形有它特殊的背景,伊朗社會對學歷之重視程度,導致法律規定相同工作的較高學歷者,必須擁有較高的薪資。伊朗的政客或外交人員,極盡所能地希望透過不須付出努力,就可拿到更高的學位。

伊朗官員Rahighi說:獲取更高學位是一個非常流行的時尚,代寫論文的這種病態產業因此出現,它們是社會寄生蟲。所以,伊朗國會正在立法,希望對涉及販賣或購買論文以獲取學位或升等者,處以罰鍰與刑責。

(以上資訊來自《Scientific Community》,刊登日期2016年九月,DOI: 10.1126/science.aah7297,作者Richard Stone)

學術舞弊大國之一:臺灣

雖然,臺灣尚未沉淪至伊朗的地步,但私立院校的老師都知道,常收到代寫論文廣告的電子郵件。在早期,其中之一甚至表明在台北市廣州街設有辦公室,後來因為立法委員的關切,才導致他們的氣焰稍微收斂。利用 google 鍵入「論文代寫」,仍然可以獲得無數筆資訊。

我已經揭露前教育部高教司長帶領「研究團隊」量產論文的策略,而且蕭姓科長使用三個不同的英文名字,「插股掛名」三篇SCI醫學論文。事實上,這些文章都是林、吳教授指導的碩、博士論文。讓學位、研討會、期刊論文,做一魚三吃,這是慣例與常態,我自己也如此做。但再掛上另外四人,就很扯!扯歸扯,如此經營的好處是他們每年可以申請到三個以上的百萬元規模的科技部計畫,這是人脈經營的效果與目的。

「掛名」隱含已經或即將形成作品,再加入次要或不具備實質貢獻的作者列名其中;另外一個更具爭議的不當學術行為是「除名」,亦即將原來具有實質貢獻的合著者,由聯絡作者在未經得當事人同意的情況下,將當事人從作者名單剔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