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承諾拚經濟,人民卻八口同睡一床、住橋下…總統大選前夕,《美聯社》鏡頭拍下阿根廷庶民群像

2019-10-27 17:30

? 人氣

阿根廷總統大選前夕,民眾康特拉斯。(AP)

阿根廷總統大選前夕,民眾康特拉斯。(AP)

阿根廷將於今(27日)舉行第二輪總統大選,由中間偏左的正義黨候選人費南德茲挑戰現任總統馬克里。馬克里立場親商,在2015年以市場經濟掛帥的訴求登上總統大位。不過,在馬克里4年治理下,阿根廷經濟不見好轉。景氣衰退、阿根廷披索狂貶、失業率更高達11%,中產階級以下的民眾經濟負擔日顯沈重。《美聯社》在總統大選前夕訪問了10名在底層社會中求生存的阿根廷民眾,在他們交錯的身影間,一瞥阿根廷社會現況。

瑪卡蕾納・康特拉斯:沒有人該在街頭生存

31歲的康特拉斯(Macarena Contreras)在兩年前失業,目前居無定所。她從垃圾堆中拽出兩個填充玩偶,想要送給她的3個小孩,他們最小的3歲,最大的也才8歲,目前與外婆同住。這位單親媽媽說,大家都在減少支出,所以自己從兩年前失業以來就再也找不到保母的工作。於是,她在和伴侶分手、喪失經濟支持之後,常常只能睡在橋下。

阿根廷民眾康特拉斯。(AP)
阿根廷民眾康特拉斯。(AP)

康特拉斯說:「我們如今身處於一場阿根廷人與阿根廷人為敵的戰爭中。」她覺得跟她狀況相似的人之間缺少團結,而且世人對窮人過於疑神疑鬼,覺得他們都是小偷,她說:「沒有誰應該在街頭生存。」

盧西亞諾・卡爾皮尼亞諾:乾脆搬去西班牙

阿根廷民眾卡爾皮尼亞諾。(AP)
阿根廷民眾卡爾皮尼亞諾。(AP)

卡爾皮尼亞諾(Luciano Carpigniano)去年被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間電器行開除,然後失業至今。這名現年37歲的男子表示,通膨讓他認真開始思考要不要創業,這樣就不用仰賴老闆給的薪水,再不然乾脆搬去西班牙好了。卡爾皮尼亞諾說:「在這裡,經濟景氣真的能讓你的生活在朝夕之間改變。」而他也不覺得任何總統候選人能改變這點。

迪・西塞雷&康薩雷:一夕之間我就失業了

她們倆工作的地方位於首都最熱鬧的大道上,不過雇主日前決定結束店舖營業,在歇業10日之前才告知她們。卡蜜莉雅(Camila Di Cesare)是位27歲的單親媽媽,她說自己收入的80%都用於聘請1歲兒子的保母,這樣她白天才能去上班:「然後一夕之間我就失業了。」她很想在這兩年內逃離阿根廷,因為「我不覺得這裡將會有任何改變。」

阿根廷民眾卡蜜莉雅‧迪‧西塞雷和索非亞‧康薩雷。(AP)
阿根廷民眾卡蜜莉雅‧迪‧西塞雷和索非亞‧康薩雷。(AP)

祖瑪・佩雷斯:買不起瓦斯只好用木柴燒飯

阿根廷民眾佩雷斯。(AP)
阿根廷民眾佩雷斯。(AP)

佩雷斯(Zulma Perez)靠著資源回收的工作,每個月勉強掙得大約160美元(約合新台幣4892元)的薪資。由於付不起房租,佩雷斯從阿根廷西北部的薩爾塔(Salta)鎮中心搬到貧民窟中的簡陋木屋,即使那裡只要一下雨就滿地泥濘。因為付不起瓦斯費用,佩雷斯一家四口用木柴生火燒飯。他們夫妻倆希望政府能讓他們和這一帶的鄰居直接獲得土地的所有權,並且建好下水道、鋪好路。

塞巴斯蒂安・菲格羅亞:都是政府的錯

阿根廷民眾菲格羅亞。(AP)
她們倆工作的地方位於首都最熱鬧的大道上,不過她們的雇主決定結束營業,確實也在歇業10日之前告知她們。卡蜜莉雅是位27歲的單親媽媽,她說自己收入的80%都用在1歲兒子的日間照護,這樣她才能去上班:「然後一夕之間我就失業了。」她很想在這兩年內逃離阿根廷,因為「我不覺得這裡將會有任何改變。」
阿根廷民眾菲格羅亞。(AP)

2018年,菲格羅亞(Sebastian Figueroa)被一家位於薩爾塔的製糖公司開除了。在離婚前,他獨力負擔四口之家的花費,不過目前則是由他的阿姨資助21歲女兒的大學學費。菲格羅亞認為,正在工作的人遭到剝削,而如他一般想找工作的人又沒有工作機會,他將這一切怪罪於政府。

瓦內薩・里瓦羅拉:金字塔頂端的人看不見我們

阿根廷民眾里瓦羅拉。(AP)
阿根廷民眾里瓦羅拉。(AP)

40歲的里瓦羅拉(Vanesa Rivarola)和女兒一起坐在公園裡,等待網路上約好的面交對象,他們協議的交易是用兩袋麵粉交換一雙鞋。3年前,里瓦羅拉因為付不起聘請看護的費用,只好為了照顧孩子和病母離職。現在,許多進行以物易物的網路社團成了她的人際圈,人們彼此用衣物交換食物。里瓦羅拉說:「窮人彼此幫助,因為在頂層的人忘記了這件事;那些在最頂端的人,看不見這些。」

卡洛斯‧阿拉亞:八口之家共睡一張床

阿根廷民眾阿拉亞。(AP)
阿根廷民眾阿拉亞。(AP)

62歲的阿拉亞(Carlos Araya)住在薩爾塔省一處貧民區,一家八口睡在同一張床,用木柴燒飯。四年前,阿拉亞從事畫家、園丁等工作來養家,甚至要蓋起自己的房子。不過在2017年,阿根廷經濟大幅衰退,阿拉亞部分的投資也有去無回,只能放棄脫離貧窮的夢想,自己搭建了目前居住的簡陋小屋。儘管兒女們在學校能吃到完整的一餐,在家卻只能吃到米飯和馬鈴薯,一家人仰賴阿拉亞妻子販售化妝品的收入及殘障津貼勉強過活。

維多利亞・坎尼提斯:關廠工人共營合作社

阿根廷民眾坎尼提。(AP)
阿根廷民眾坎尼提斯。(AP)

坎尼提斯(Victoria Canetes)在糖果工廠工作了20年,這家工廠以製造阿根廷最有名的糖果「Mielcitas」聞名,不過經營47年的所有人在今年稍早決定關廠,工廠由坎尼提斯和部分員工接管。坎尼提斯表示,老闆還積欠他們工資,儘管如此,她仍對工廠的未來抱持信心,而企業正轉型為一家由員工所共同擁有的合作社。

克勞迪歐・索沙:翻垃圾的年輕人

阿根廷民眾索沙。(AP)
阿根廷民眾索沙。(AP)

來自薩爾塔的索沙(CLAUDIO SOSA)目前29歲,他在垃圾掩埋場翻找東西,再把他們拿去回收換錢,每個月大約能賺到60美元(約台幣1834元),而他身上的新衣服也是這麼來的。這位找不到工作的建築工人從媽媽家搬出來,自己用街上找到的木頭床架、塑膠棚和磚塊搭建了一個狹小的木屋,房間裡還有一個電燈泡。索沙說,自己既然找不到工作,他會繼續去掩埋場找紙箱和塑膠之類的東西來換錢。

瑪麗・羅丹:「我感到很丟臉」

阿根廷民眾羅丹。(AP)
阿根廷民眾羅丹。(AP)

羅丹(Mari Roldan)在半年前決定關掉自己經營了8年的禮服店。現在她常在公園中嘗試賣掉店裡的庫存,或者用這些衣服以物易物。她所賺得的錢絲毫無法負擔丈夫的癌症治療費用,事實上,就連應付基本生活都有困難。羅丹談到自己在公園裡的嘗試時說:「在這裡,我感到很丟臉。」

卡洛斯・塞奎拉:百年酒吧繼續開張

阿根廷民眾塞奎拉。(AP)
阿根廷民眾塞奎拉。(AP)

塞奎拉(CARLOS SEQUEIRA)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知名的百年歷史酒吧「Plaza Dorrego」服務了30年。10月1日,酒吧老闆積欠工資、拋下酒吧揚長而去,賽奎拉與其他6名同事想讓將此處轉型為合作社,繼續經營酒吧。賽奎拉說,前老闆還欠他們兩個月薪水,還有年金、保險等兩年份的福利。他說,他們會在餐廳收入付完稅金、成本和其他帳單之後還有剩的情況下,才能收到薪水,7人一起均分。

阿根廷總統大選登場 變天機率高

左翼在野黨正副總統候選人艾伯托.費南德茲(左)與克里斯汀.費南德茲(右)有望贏得阿根廷總統大選。(AP)
左翼在野黨正副總統候選人艾伯托.費南德茲(左)與克里斯汀.費南德茲(右)有望贏得阿根廷總統大選。(AP)

阿根廷總統大選採取多輪投票制,初選先刷掉得票率不到1.5%的候選人,大選時由得票超過45%的第一名候選人、或者得票超過40%且領先第二名候選人超過10%者勝出,若沒有人獲得如此大量民意支持,才會再進入下一輪投票。而根據目前情勢,阿根廷極可能在27日登場的總統大選後變天。

在8月11日舉行的預選投票中,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只得到32.08%的支持,遠不如在野黨總統候選人艾伯托.費南德茲(Alberto Fernandez)的47.66%。如今在野勢力的費南德茲單獨超過45%,也領先現任總統超過10%,馬克里想要連任顯然遇上了大麻煩。

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試圖在第二輪總統選舉扳回劣勢。(AP)
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試圖在大選扳回劣勢。(AP)

4年前風光上任的馬克里如今何以不再受到選民青睞,不同專家有不同解釋。不過,在馬克里市場經濟至上的原則下,人民生活過得更加辛苦,或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