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拿來活的,不是拿來取悅別人的,既然皆大歡喜是假命題,不如提早把話說開

2019-10-27 09:30

? 人氣

一生很短,能完成的事情有限。爸媽對你的期望,跟你自己的願望,不可能統統都完成,必須要按輕重緩急來分配自己的心力。(圖/photo-ac)

一生很短,能完成的事情有限。爸媽對你的期望,跟你自己的願望,不可能統統都完成,必須要按輕重緩急來分配自己的心力。(圖/photo-ac)

在小事上滿足父母的期望,

但在大事上父母要尊重我們的意願。

酒吧才剛開門,長得好看的酒保拖著地,準備迎接又一輪「除了來喝酒,沒有更好的事可以做」的客人。

馬上就有一個這樣的客人走進來了,是看不出來年輕還是不年輕的女生,臉油油的,紮了一個馬尾辮,穿著塑膠拖鞋,手上拎著一個裝滿的垃圾袋,看起來是打算要走去哪裡丟垃圾,走著走著就走進酒吧來了的樣子。

酒保停住了手上的拖把,禮貌的問:

「請問是要收垃圾嗎?」

馬尾辮女生愣了一下,看了看手上的垃圾袋,苦笑著說:

「是啦是啦我知道,現在是有點早,但管他的,給我來一大杯比利時修道院啤酒吧。」

酒保放下拖把,走向吧台,一邊走一邊調暗燈光,放出音樂。

「我是不是你見過最邋遢的客人?」馬尾辮女生問。

「也是有見過更糟的。」酒保回答。

女生嘆了口氣,坐下來,彎腰駝背的。

「我他媽實在活得太累了。」女生說。「我決定這個月都不要化妝,也不要倒垃圾,也不要洗頭,大家一起臭死算了。」

「有人逼你洗頭化妝倒垃圾哦?」

「我媽啊。」

「你媽她自己每天都洗頭化妝倒垃圾哦?」

「是啊,她老覺得我站她旁邊像丫鬟,好像在跟人家說我們家沒錢似的。」

酒保困惑的搖搖頭,把一大杯啤酒遞給女生。

「沒關係吧,你媽是你媽,你是你啊。」

女生大力拿起杯子,狂灌一波啤酒。

「可惜我媽不這樣想,她覺得我把她的臉都丟光了。她說這樣別人會說她只顧自己打扮,不是完美的媽媽。

你的人生不是吉祥話,不必皆大歡喜

有些爸媽天經地義的把小孩當成是自己生命的延長。自己只能活八十年嗎?沒關係,只要有小孩,小孩可以替自己再活個八十年,小孩的小孩可以替自己再活個八十年。這樣一直搞下去,自己也就等於長生不死了。

如果心裡有這種想法,而且把這種想法當成是理所當然,這樣的爸媽就一定會義無反顧的希望孩子活成一個年輕版的自己,最好還把自己沒做到的事都一併完成,替自己完成人生的願望。

如果爸媽的願望剛好就是你的願望,那真的很恭喜你們全家,如果他們有五億財產要你繼承,你也樂意繼承,皆大歡喜;他們有五億債務要你繼承,你也樂意繼承,皆大歡喜;他們要你嫁給英國王子,你也樂意嫁,皆大歡喜;他們要你嫁給英國青蛙,你也樂意嫁,皆大歡喜。

但當然也有可能,爸媽的願望跟你的願望不一樣。他們要你嫁給英國青蛙,可是你偏偏想要嫁給澳洲袋鼠,這時候就一定不能皆大歡喜了嗎?

重要的事情是,根本不用追求皆大歡喜。

什麼皆大歡喜、萬事如意,這些吉祥話都是和稀泥的鬼扯。你歡喜,就一定有人不歡喜;你如意,就一定有人不如意。來自漫畫《貓之寺的知恩姐》的名句:「就算是再好的人,只要有在認真努力,那麼在某個別人的故事裡,這個好人勢必還是會成為那個故事裡的壞人。」

這些吉祥話,年節隨口說說就好,不能當成追求的目標。

人生是讓你拿來活的,不是讓你拿來逗大家開心的,你的人生為什麼要拿來讓大家都覺得歡喜?

他們要歡喜,就要自己想辦法;別人肚子痛的時候,你沒辦法替他痛,別人戀愛到死去活來的時候,你也沒辦法替他死去活來。爸媽當然不是普通的別人,爸媽是唯一的,但是爸媽依然是別人,就算是唯一的別人,還是別人

你要「聽話」到幾歲呢?

如果你曾經花大錢買下一個名牌包,麻煩你現在把那個包拿出來放在面前,盯著它看五秒,告訴我:你愛這個包的哪一點?它具備了什麼特質,使你想要把它拎在手上成為你的一部分?

回答完之後,請你分辨一下,是你自己真心想要這個包,還是這個「社會」聯手用各種方法「慫恿」你覺得你要這個包?你拎它出門,是為了向「社會」證明你確實擁有這個包了,還是你真的感覺到它帶給你什麼喜悅?

我知道「社會」期望早就跟我們自己的期望混在一起了,難以區分,但請不要全面投降,必要時,區分一下,很重要。

把別人對我們的期望,跟自己的願望劃分開來,這是對自己的人生負責的第一步。

我們大部分的人,從小活在爸媽對我們的期望之下。有些爸媽會非常的節制,盡量不把自己的期望透露給小孩知道,可是大部分的爸媽會忍不住,多多少少洩露出對孩子的期望,有更多的爸媽會理直氣壯的一路要求小孩的考試成績、交往伴侶、工作成就、花錢方法,以及孝順的方式。

(圖/好笑刺青店繪製)
(圖/好笑刺青店繪製)

「孝順」這兩個字,從字面上看,是要孩子心態上有孝心,行為上要順從。

孩子一不順從,一有了自己的想法,爸媽就宣布孩子進入了叛逆期。孩子叛了誰,逆了誰?其實只是違逆了爸媽的指令,用白話文說,就叫作不聽話。

少年時期,開始覺醒,有了自己的想法,當然就會不聽話了。如果要一路繼續聽話下去,要聽話到幾歲呢?就算願意一路照著父母的意思而活,等自己活到四、五十歲,父母不在了,剩下的人生,要聽誰的話?要照誰的意思活呢?

聖誕老公公,是全世界最爛的工作

我們小時候都喜歡聖誕老公公,因為聖誕老公公會滿足我們的願望,或者起碼假裝答應會滿足我們的願望。

但是,即使我們這麼喜歡聖誕老公公,我們沒有一個人想要自己變成聖誕老公公。在各式各樣的神仙裡,也許有人想當玉皇大帝,有人想當孫悟空,甚至有人想當豬八戒,可是沒什麼人想當聖誕老公公。因為每年要按時滿足所有人的願望,掛個襪子就想跟你要東西,卻根本沒有人在乎聖誕老公公想要什麼,如果他在遙遠的雪國忙到中風了,會有半個小孩知道並且千里迢迢趕去救他嗎?這種整天被別人的願望勒住脖子,力求皆大歡喜的工作,有什麼好嚮往的?

一生很短,能完成的事情很有限。爸媽對你的期望,跟你自己的願望,不可能統統都完成,必須要按輕重緩急來分配自己的心力。

不妨拿出手機或一張紙,把生命中想要完成的事情一條一條的列下來,然後在每一條的底下簡單的分個類,看看這條願望到底是「社會」暗暗加在我們身上的期望,是爸媽對我們的期望,還是我們自己的願望?

在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情上,可以滿足父母的期望。比方說,在學校念什麼科系?在當下感覺起來,也許是一件大事,但已離開學校的人都知道,在學校念什麼科系,實在跟後來所做的事情沒有太大的關聯。如果能夠這樣想,那麼在學校選擇什麼科系,就可以當成是無關痛癢的小事。可是離開學校之後,在什麼城市生活做什麼方向的工作,相對來說就是關痛癢的大事。

在小事上滿足父母的期望,是為了儲備談判的籌碼,希望父母在大事上能尊重我們自己的意願。

如果真的是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所做的決定,就要讓父母知道你的這份心意。可以很認真的讓父母知道,也可以很幽默的讓父母知道,但就是要讓父母知道,自己做這件事情是為了滿足他們的期望。

就像你要從有限的財產當中湊出一萬元來借給好朋友,就要明確的讓好朋友知道,這一萬元得來不易,要不然好朋友只會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在這一萬元之後,繼續再跟你借兩萬元、三萬元,以為對你來說都不算什麼負擔。

你犧牲了,爸媽還含冤莫白

很多人都希望,一輩子不需要跟爸媽把話說得太清楚,什麼事情都混過去就好。

混是一定可以混的,可是好不好就很難說了。把爸媽的期望跟自己的願望亂七八糟的混在一起,最後會遭遇到的結果,就是即使把事情完成了,也感受不到一絲喜悅。然後才領悟:這是因為自己費盡心力所完成的事情,不是自己的願望,而是爸媽加在自己身上的期望。

其實不是什麼大工程。也絕對沒有嚴重到需要動用叛逆這種字眼,就只是不要打混,把父母的期望、跟自己的願望區分開來。然後衡量一下自己有限的心力,不要老是犧牲自己的願望,你鬱悶了,父母也高興不起來的。

至於爸媽的期望呢,只要讓爸媽能夠感受到自己一直有把他們放在心上,也有努力的做了一些事情來讓爸媽滿意,一般來說,爸媽都會欣然接受的。

爸媽就是比孩子更先體驗生活的人,生活有多困難,爸媽比孩子先知道,只要不是無理取鬧的爸媽,都能體諒孩子沒有辦法完成所有期望,不至於因此影響到雙方的感情才對。

反而是,如果孩子辛苦了一輩子卻不快樂,最後一股腦把人生方向的耽誤都怪在爸媽的頭上,這種處境的爸媽,才會覺得含冤莫白吧。

千萬不要這樣整自己,又整自己的爸媽,早點把願望分清楚,對大家都公平。

作者介紹|蔡康永

從上個世紀的尾巴,開始參加公共活動,比方說,主持一些節目,寫一些東西,講些話,安慰或者傷害一些別人。

本圖/文經授權轉摘自如何出版《蔡康永的情商課2:因為這是你的人生》(原標題:你的人生為什麼要用來讓大家都歡喜?)

責任編輯/柯翎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