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 共軍實力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唐山專文:那一年,我們共同追求的─台灣獨立

台獨大老彭明敏(中)與獨盟心結始終未能化解。圖為彭明敏出席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就職慶祝大會。(顏麟宇攝)

台獨大老彭明敏(中)與獨盟心結始終未能化解。圖為彭明敏出席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就職慶祝大會。(顏麟宇攝)

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彭明敏與蔡同榮的心結

美國領土廣袤,台灣留學生散居各地,追求自身的學術發展,但時日一久,還是會關心台灣故鄉的情況。所以我們除了建立同鄉會組織外,更意識到要幫助台灣脫離國民黨的獨裁統治,透過政治途徑才有更大的機會,因此我們開始思考如何成立一個能夠影響美國社會的組織,這個發想促成了FAPA的誕生。

這種思維從何而來?當時我們看到猶太人在美國社會非常活躍,在各行各業表現出色,更重要的是,猶太人對美國的政治與經濟擁有重大的影響力。猶太人為了保護以色列公共安全和美國在中東的利益,一九五三年成立「美國猶太復國主義的委員會」,後來改名為「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merican Israel Public Affairs Committee,簡稱AIPAC),負責向美國政府進行遊說。

猶太人在美國社會的成功操作模式帶給我們很大的啟發,一九八二年二月,我和彭明敏、王桂榮、蔡同榮等人共同籌組「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簡稱FAPA,以遊說美國國會為主要活動,因而有「台獨外交部」的稱號。

第一任會長選舉時,大家原本屬意海外台灣人的精神領袖彭明敏,但是他住西岸,不方便常駐華府,而我時任世界台灣同鄉會會長,本身又在美國政府工作,分身乏術,最後遂由紐約大學政治學教授蔡同榮出任會長。我在一九八四年繼蔡同榮之後接任第二任會長,因為長時間主管FAPA的外交工作,所以一九九二年二月FAPA改組後,外交及社團聯繫的工作仍由我負責。FAPA的成立和初期會務的推動,蔡同榮算是第一主腦人物。

當時還有一批從事大學教職的台灣人組成「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North America Taiwanese Professors’ Association,簡稱NATPA),FAPA與NATPA連起來的台語讀音相當有趣,有人解釋為就是對國民黨「喊打(FAPA)邊打(NATPA)」,聽來雖然諧謔,卻帶有一點流亡人士的悲壯與自我期許。

我當選第二任會長後,任命蔡同榮擔任執行長,我們是高中同窗,加上同是台獨聯盟成員,所以處理會務毫無扞格,很有默契。在我任期過半時,台獨聯盟有意推舉彭明敏接任第三任會長,但因彭明敏一直不願承認獨盟曾協助他逃亡海外,造成他與獨盟之間的尷尬。

站在我的立場,我希望彭明敏和獨盟都能稍作退讓,我在公開談話時曾提出,彭先生能逃出台灣,是許多人共同努力的成果,台獨聯盟只是其中之一。我以這樣的說法,試圖緩和彼此心結。雖然最後還是由彭明敏當選FAPA第三任會長,但是他和獨盟之間的心結始終未能化解。

2014年11月,彭明敏現身柯文哲總部幫柯文哲加油打氣(余志偉攝)
2014年11月,彭明敏現身柯文哲總部幫柯文哲加油打氣(余志偉攝)

彭明敏上任後,蔡同榮續任執行長,然而彭明敏對蔡同榮與獨盟的關係仍心存芥蒂,兩人關係漸行漸遠。後來,彭明敏甚至不讓獨盟的人參與FAPA的事務性工作,由於會長與執行長貌合神離,蔡同榮遂發動修改章程,設立常務委員會,將會務交由九名中常委共同決定,這個舉動被外界解讀為架空會長的權限。

一九八七年彭明敏連任會長,FAPA中常委裡有蔡同榮、陳榮儒、樊豐忠和我四位是獨盟人士,另五位非獨盟人士是彭明敏、王桂榮、徐福棟、丁昭昇和葉加興。一九八九年一月改選中央委員,獨盟和泛獨盟囊括三分之二以上席次,接下來在三月二十五日改選第三屆中常委,獨盟又拿下八席,有蔡同榮、陳榮儒、樊豐忠、李界木、羅益世、胡維剛、陳唐山,再加上與獨盟親近的張富美,最後彭明敏遂於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九日率領幹部辭去FAPA會長職務。

這段歷史點出黑名單時期的海外反對運動,大家雖目標一致,但理念與手段卻難免不同。

FAPA與孟岱爾:開先例支持美國總統候選人

有別於僅具聯誼性質的同鄉會,FAPA的組織屬性與目標相當明確,加上成員多半是擁有美國國籍或永久居留權的台美人(Taiwanese Americans),所以向美國行政部門或國會進行遊說與陳情較為方便。當時我們除促請美國政府關注台灣實施全球最久的戒嚴令,恣意侵犯人權外,更進一步要求台灣政府釋放高雄事件的良心犯,我們的呼籲逐漸對美國政府產生影響。

由FAPA主辦「舊金山和約四十週年紀念會」,美國參議員佩爾(Ciaiborne Pell)應邀演講。(右一為當時FAPA會長王桂榮。/前衛出版社提供)
由FAPA主辦「舊金山和約四十週年紀念會」,美國參議員佩爾(Ciaiborne Pell)應邀演講。(右一為當時FAPA會長王桂榮。/前衛出版社提供)

FAPA成立後,因漸具成果,海外鄉親比較願意解囊贊助,許多海外社團更不斷加入,讓FAPA日益壯大,活動力更為增強。一九八四年我接任FAPA會長後,推動過幾項活動,包括支持孟岱爾(Walter Mondale)競選美國總統,促請美國國會通過譴責國民黨暗殺劉宜良(江南)的決議案。另外為了籌募政治活動經費,我們還向旅美鄉親募資購買旅館,用經營所得來支持FAPA的永續經營。

過去國民黨在台灣實施獨裁統治與戒嚴,因美國的民主黨較為關心人權與民主議題,所以我們和民主黨的往來自然較為緊密。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三日,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孟岱爾到FAPA演講,針對台灣民主化問題提出幾項承諾,包括促使國民黨解除戒嚴、中央民意代表全面改選、調整歧視台灣人和違反人權的政策,他還誓言當選後要讓旅美台灣人免於國民黨特務的恐嚇。

這些承諾完全符合海外台灣人的訴求,為了表達支持,我們在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八日舉辦「台灣人支持孟岱爾競選一九八四年總統募款餐會」,盛況空前。雖最後孟岱爾在大選中不敵雷根,但海外台灣人團體因台灣利益而集體支持美國總統候選人,FAPA算是開了先河。

台灣前途決議案與兩萬名移民配額

歷經長期的奔波與努力,FAPA的遊說活動更具效率,例如促請美國國會在《台灣關係法》中納入第二條第三項的人權條款,明定「本法律的任何條款不得違反美國對人權的關切,尤其是對於台灣地區一千八百萬名居民人權的關切。茲此重申維護及促進所有台灣人民的人權是美國的目標。」一九八一年十二月更成功促使眾參兩院通過「給台灣兩萬移民配額」的提案;另外,美國參議院分別在一九八三年十一月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案」和一九八九年七月通過「台灣前途修正案」,都是世台會和FAPA共同努力的成果。

堅實的台美情誼,作者與參議員佩爾(Claiborne Pell)。(前衛出版社提供)
堅實的台美情誼,作者與參議員佩爾(Claiborne Pell)。(前衛出版社提供)

旅美期間,我們亦曾協助國民黨當局處理「國際糾紛」,由於台灣漁民的捕撈海域遍佈全球,經常與其他國家發生海事糾紛,為了協助台灣漁民,我曾經前往印尼駐美國大使館交涉,促請印尼政府釋放台灣漁民及漁船,我的想法很單純,只要台灣鄉親有難就應主動協助,不能因政府無能而袖手旁觀,讓台灣人民的權益受損。

旅美期間,因參與外交事務,我逐漸被認定為外交工作的老手,我不但與美國國會、國務院人權單位,也和美國人權組織和教會組織建立出良好關係,美國政界高層如參議員佩爾(Claiborne Pell)、索拉茲(Stephen Joshua Solarz)、甘迺迪(Edward Moore "Ted" Kennedy),還有後來擔任AIT理事主席的卜睿哲(Richard C. Bush)等人都和我私交甚篤。一九九一年三月我們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辦「島內外獨派馬尼拉聯席懇談會」,但很多人因為國民黨的阻撓無法進入菲律賓,我和張燦鍙透過佩爾參議員向菲律賓強力交涉,最後才得以順利參加馬尼拉的會議。

提到佩爾,二○○四年我擔任外交部長時,曾到羅德島的Pell Center,以台灣的自由民主發展為題發表演說。而當時坐在輪椅上聽我演說的佩爾已垂垂老矣,我與佩爾這段台美情誼,歷久彌新。

陳唐山(石秀娟攝)與新作《陳唐山回憶錄》(前衛出版社)
陳唐山(石秀娟攝)與新作《陳唐山回憶錄:黑名單與外交部長》(前衛出版社)

*作者為前外交部長。本文選自《陳唐山回憶錄:黑名單與外交部長》(前衛出版)

陳唐山回憶錄新書發表會場次。
陳唐山回憶錄新書發表會場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