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這個國家」到底是什麼國家?蔡英文想清楚了嗎?

2016-10-11 08:00

? 人氣

-中華民國105年度國慶典禮,從左到右:前總統馬英九、立法院長蘇嘉全及其夫人、蔡英文總統舉起「有你真好」的毛巾。(顏麟宇攝)

-中華民國105年度國慶典禮,從左到右:前總統馬英九、立法院長蘇嘉全及其夫人、蔡英文總統舉起「有你真好」的毛巾。(顏麟宇攝)

微雨清冷中,蔡英文總統迎來她的第一個雙十國慶,與她的就職典禮不同,就職是為她、為民進黨、為政黨輪替或為台灣民主賀,儘管表演被罵爆,蔡英文的開心是真實的。雙十國慶,則是「國家的儀式」,儀式終究只是儀式,可以敬謹也可以隨興,不過,身為國家領導人,旁人可以隨興,獨獨她不行,特別是她口中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的「這個國家」,到底是什麼樣的國家?或許她還沒真想清楚。

沒想清楚的不只是蔡英文,還包括隨她一起重返執政的黨政要員或挺綠(獨)人士們。沒想清楚也未必是真的想不清楚,而是難以表述清楚,或另有所想而難以表述清楚;最尷尬的是,「這個國家」想清楚和沒想清楚的人,彼此認定是對方想不清楚,於是乎,在這個典禮上,除了全心放在表演上的人們,看台上的每一張面孔,不是沒笑容,就是只能擺出儀式性的客套笑容。

辜寬敏一肚子火 不肯起立唱國歌

隨便舉例,國慶大典前,大會主席、立法院長蘇嘉全沒頭沒腦發出邀請函給保外就醫的前總統陳水扁伉儷,結果,讓蔡政府尷尬一周後,由中監決定駁回陳水扁的出席申請,座位上的空白,被陳水扁兒子陳致中人「諾貝爾和平獎缺席的劉曉波」比擬,其詞其景之荒謬,連批評都嫌多餘。對多數民進黨人而言,大概特赦陳水扁一了百了最輕鬆,不過,這個權力已經從馬英九轉移到蔡英文手上,特赦或許不是問題,問題是要讓特赦前的陳水扁在國慶大典上,「光芒」壓過蔡英文嗎?

氣嘟嘟出席大典的獨派大老辜寬敏,從進場要排隊就一肚子火,全程不論是唱國歌或向國旗與國父遺像行禮,他都沒起立,遑論開口唱國歌。臨去前拋下一句話,「應該特赦阿扁!」這句話,除了說給蔡英文聽,還能說給誰聽?

2016-10-10-中華民國105年度國慶典禮-嘉賓-蘇嘉全-辜寬敏-張俊雄-顏麟宇攝
中華民國105年度國慶典禮,獨派大老辜寬敏(左二),從頭到尾都氣嘟嘟。(顏麟宇攝)

沒開口唱國歌的豈只獨派大老辜寬敏?還有「老藍男」代表號、行政院長林全坐在場中,沒有表情,從螢光幕前看不出他和任何人互動,被注意到的只有他向國旗行禮時轉身慢了,陳金鋒領唱國歌時他沒開口,有論者譏笑他大概被獨派罵怕了,連國歌都不敢開口唱,其實林全在蔡英文就職典禮的國歌就是有一搭沒一搭,走過看電影都要起立唱國歌年代的人,即使眷村出身都不是這麼愛唱國歌,這一點倒是藍綠並無二致,儀式就是儀式,他不開口不表示對「這個國家」沒有愛,即使夾在統獨兩端,他大概最想飆出口的就是他心目中的「這個國家」,和蔡英文口中的「這個國家」到底有什麼不同?

典禮少互動 蔡英文忘了伸出善意之手

典禮上少互動的當然不只林全,除了前副總統吳敦義曾起身過來和前總統馬英九打聲招呼外,全場貴賓和木偶般,典禮開始前蘇嘉全院長夫人與馬英九還交談,算是比較「溫馨」的一幕,雖然想像不出來他們能聊什麼?總不可能解釋為什麼蘇嘉全要邀請陳水扁吧。可惜的是,大會依例邀請前任正副元首,馬吳也應邀而來,基於禮貌或基於蔡英文一再聲言的團結,在講完話落座時,或者典禮結束前,她應該伸出自己友善的手,給她曾經的對手,也為對手出席她的國慶大典致上謝忱,蔡英文當不至於對她口口聲聲「團結國家」都想不清楚,或許,除了辯論會之必要外,蔡英文還沒學會如何向政敵伸出和解之手,只是,不知道未來三年多任何,她還有沒有機會學會。

2016-10-10-中華民國105年度國慶典禮-馬英九-蘇嘉全及其夫人-蔡英文05-顏麟宇攝
中華民國105年度國慶典禮,蔡英文總統講完話落座時,忘了向出席大典的前總統馬英九儂出善意的手,打個招呼。(顏麟宇攝)

兩岸什麼都能談 九二共識呢?

對「這個國家」的前任領導人,在獲取權力執政之後,她都無法自然釋出善意,遑論對彼岸「那個國家」。從陳水扁創造了「四不一沒有之後」,台灣領導人對於兩岸關係似乎都習慣以「負面表列」,比方說,馬英九也有三不「不統不獨不武」;蔡英文的雙十講話多了「新四不」外加「一沒有」:承諾不變、善意不變、不屈服於壓力,也不回對抗的老路;沒有則是「沒有九二共識」,儘管沒有,但她反覆重申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九二會談的歷史事實、過去二十多年兩岸交流累積的基礎和成果,不能說她誠意不足,「不屈服於壓力」或許北京聽了不舒服,但總不能要一個國家領導人屈服於壓力吧?甚至她還重申兩岸執政黨放下歷史包袱,展開對話,「什麼都能談」!

這有趣了,那麼「九二共識」能談嗎?或者,馬政府簽下來的兩岸服貿協議,蔡政府要不要認帳?進行一半的貨貿協議,還要如何繼續下去?或要不要繼續下去?在服貿貨貿之前,蔡政府還要兩岸監督條例嗎?就兩岸交流的實質部份,蔡政府千頭萬緒,大概尚無餘裕思考,而這不也正是蔡英文承諾「維持現狀」的一部份嗎?而「現狀」似乎正在流失中。

蔡英文呼籲對岸「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講得好極了!二0一一年的雙十,馬英九的說法是這樣的:「中華民國建立了自由民主均富的國家,大陸應該勇敢地朝這個方向邁進,才能拉近兩岸的距離。」誰講得更具體?不過,當年民進黨不買馬英九的帳。

2016-10-10-中華民國105年度國慶典禮-馬英九-蘇嘉全及其夫人-蘇嘉全與馬英九握手-蔡英文-散場03-顏麟宇攝
中華民國105年度國慶典禮,散場前,做為「大典的主人」,立法院長蘇嘉全倒是記得該跟馬英九握手致意。(顏麟宇攝)

不依憲依法的改革 不會讓國家更偉大

有別於就職講話,蔡英文就職時說「國家不會因為領導人而偉大,國家因為全體國民的奮鬥而偉大」;四個多月後,她說,「這個國家將因改革而偉大。」改革自是針對內政而來,包括年金改革、司法改革與轉型正義(國民黨產為標的),那麼必須提醒蔡總統,中華民國憲法不只是框架兩岸關係的聖經,而是對國家領導人神聖的叮囑,不依憲依法的改革,只會製造更多社會紛歧而對立,不可能讓「這個國家」更偉大,蔡英文該想清楚的,不只是「這個國家」到底是什麼國家?還有「中華民國憲法」對她到底有什麼意義?

最後,講話稿就是講話稿,一篇作文而已,不必過度計較蔡英文每次講稿裡出現「中華民國」的次數,或者連使用「台灣」表述都尷尬,「這個國家」在文字使用上可能是一種相對文學性或更具情緒渲染的說法,不必追究蔡英文心中對「中華民國」和「台灣」到底是不是「正常國家」的複雜糾結,如果中華民國不是正常國家,那麼台灣會是正常國家嗎?重要的是,套用蔡英文的說詞:「這個國家」對蔡英文的意義是什麼?做為國家領導人,她想帶領「這個國家」往什麼方向?當然,她的想定真的是最大多數人民想要的嗎?改革的核心,除了領導人意志,不要忘了:人民意志!除了憲與法,蔡英文還能用什麼收攏不同意志的多數人民呢?

蔡英文不必難過她的第一個雙十如此清冷,馬英九的第一個雙十碰上的是全球金融海嘯。雙十年年有,蔡英文還有時間想清楚「這個國家」是什麼?而「這個國家」不論是中華民國或台灣,都值得祝福。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