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國民黨還沒徹底死透一回!

2016-10-11 06:50

? 人氣

國民黨於新竹舉行中常會。(羅暐智攝)

國民黨於新竹舉行中常會。(羅暐智攝)

常言道,置之死地而後生。國民黨雖然在今年的大選中敗得慘烈,不過仍無法痛定思痛、痛改前非。因爲沒有真切「死過一回」與「死透」的體悟,所以其舊有的品性、格局、修爲,依然附體。即令當今綠政府的聲勢和民調,在執政後「斷崖式」地崩落,但國民黨人也在同比性地繼續衰敗與沉淪,毫無自省可言。未來,想要從對手的失敗中討得便宜,基本很難。或許,這個百年政黨已老邁到無法還魂、自我療癒,終究走入最後的窮途末路。

大約去年11月的時候,與一位相識多年的國民黨高級黨工朋友,相約潭弔橋旁的「碧亭」茶屋泡茶聊天。他當時正全責輔選東部某立委選區,外表看來頗有處驚不變,險中求勝的把握。弔橋上的彩燈投映在新店溪河面,波光掠影,微風襲襲,讓人談興大開。

筆者向黨工朋友多言道,這次選舉國民黨好像很「節省」,文宣廣告不像往年那樣敢砸錢。雖然勝負已定,但多花點錢還是有點效用,起碼少輸爲贏。尤其爲什麼不灑下重金跟名嘴們多作「公關」,他們有些人(不是全部),可是沒什麼節操可言。錢砸下去,就算不幫藍營講話,也可以在一面倒「打到國民黨」的氛圍裏,罵的時候多少放點水。

朋友回答的有意思,上次阿扁執政後,對國民黨的選舉款查的甚爲嚴厲,跑到中央黨部一張張對發票,這次哪裏還敢亂花錢。現在的國民黨人已變得十分「守法」、膽小怕事。反觀對手可是沒在怕的,五萬一張的餐券,一個人就買30張(150萬),遠超過政治獻金上限的規定。

20160116-SMG0045-056-國民黨總部-朱立倫敗選演說-鞠躬-林俊耀攝.jpg
國民黨還記得敗選之夜嗎?(資料照/林俊耀攝)

不因「小惡而爲之」的結果,這位朋友輔導的選區自然慘敗。更慘的是,不當黨產委員會已下令銀行止付國民黨的支票,也不得提領現金。有20年以上黨齡的朋友,不要說未來退休金鐵定泡湯,連來月的薪水,恐怕也沒有着落。這算是活該嗎?

上面提到的這件小事,只是國民黨已面臨系統性徹底崩解的表象之一。

還在「抓共諜」

116大選之後,以及520全面執政後,綠營一再籠罩在失言、失信(髮夾彎)、失靈、失能的跌撞和危機中。上臺才4個月,總統和行政院長的民調便雙雙呈現「雪崩式」的死亡交叉。原本這是在野黨坐享其成,重新贏回民意,谷底翻身的大好時機。不過國民黨同樣荒腔走板,不改陰柔、矯情、懦弱、投機的本性,一再流失新生崛起的契機。 舉凡一些藍營的舉措,令人匪夷所思、啼笑皆非。

7月下旬,曾經馬英九的親密戰友、頭號智囊,國安會前秘書長金溥聰,520後首度接受廣播媒體專訪。本以爲這位藍營昔日的「金頭腦」,能發出獨到有力,針砭綠營施政失靈的重炮批評;或是爲陷入困境的國民黨,擘畫出石破天驚、逆境重生的錦囊妙計。結果卻是大談當初功敗垂成的「共諜案」。

20150923-SMG0045-007-金溥聰飛碟電台受訪-蔡耀徵攝.jpg
金溥聰念念難忘「共謀案」。(資料照/蔡耀徵攝)

金溥聰在節目中指出,張顯耀洩密是因為與另一張姓台商往來大陸幾十次,電話遭監聽,並透過2名由財團免費提供的助理將機密文件洩漏出去,與馬習會完全無關。金還說,這些資料都在國安單位手中,民進黨可以自己去查,且試想若當年馬政府沒有處理張顯耀洩密案,現在民進黨執政時拿出來說,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但根據2014年8月,張顯耀案爆發前後的相關公開資料顯示,這位兩岸談判首席代表先是「因爲母親重病垂危,須返家照顧母親」的理由,「被請辭」。接着由於張顯耀抵死不退,四處放話討公道,進而演變成後來的「洩密案」、「共諜案」。

此案最後的結局是,經過法院認證,張顯耀「沒事」。但整個過程不僅被外界質疑,以司法手段行人事鬥爭。也打臉了馬政府最引以爲傲的兩岸關係,「連兩岸談判首席代表都是中共的臥底」,讓人無法不懷疑馬英九的兩岸政策,想當然爾在「賣台」。

金溥聰爲什麼還在時過境遷的兩年後「抓共諜」呢?是因爲當初受了莫名的「委屈」、不吐不快?還是真擔心綠政府又在此案中查出什麼內幕,爲了自保?國民黨人的思維邏輯實在讓人難解。就算張顯耀真的是僥倖漏網的「共諜」,現在臺灣哪個人還會在乎?

大家茶餘飯後,恐怕可能對楊偉中事更感興趣。當初是誰用戰略性的眼光和高度,洞燭先機,挖掘了這號奇才?拉攏、提拔、扶植,讓他在國民黨平步青雲、發光發熱,成爲最有人氣和戰鬥力的要角。金溥聰爲什麼不給個說法呢?

還在自我「折騰」

對於國民黨而言,有錢已不是萬能,沒錢卻是萬萬不能。雖然在臺灣黨國不分時期,不當取得的黨產還之於民,合乎情理。但面對蠻橫、霸凌、違憲、越法,抄家滅族式清算惡鬥,國民黨自當於法於理自衛還擊。可惜,卻回應得處處掉漆。

黨內高層請出一位業餘文史工作者,到國民黨中常會給大家「上課」。論述「反共時期黨庫通國庫,也是問心無愧」,「中華民國欠國民黨者多,國民黨欠中華民國者少」 。這樣做有用嗎?以國民黨的才勢,諸多的基金會和智庫,爲何不能找些專業、正規的歷史和法律學者,成立個像樣「護產論述小組」。用「業餘」的手法護黨產,自然只能達到「業餘」的反效果。

20160629-國民黨中常會,文史工作者.武之璋.專題講演「國民黨黨產問題剖析」.(陳明仁攝)
國民黨中常會請出業餘文史工作者武之璋專題講演:「國民黨黨產問題剖析」。(陳明仁攝)

其實國民黨想要自辯,也沒什麼天大的困難,可以借鑑一下沒有黨派奧援的核能流言終結者的經驗。核終戰神黃士修和他小夥伴之流,驍勇好戰至今無敗 。他們善用公開的學術資料和有公信力的資訊,「科普」、「糾錯」,不僅把太陽花時代力量幾個立委打的擡不起頭。還天天啃着漢堡去《開放臺電》調查臺電的場子「鬧場」,結果讓社運、環保名流郝明義和方儉顏面盡失。整個《開放臺電》活動也被變成一場鬧劇。國民黨要挖掘自身年輕人才,給予充分的支持與鼓勵,用新方式、新語言、新思維,來爲自己辯護和論述。

護黨產議題雖然在道義和輿論方面處於弱勢,但並非完全無可辯和可維護之處。不當黨產條例只能管的到1945年後,國民黨在臺灣取得的不當黨產。但1949年民國政府遷徙臺灣之前,國民黨在大陸地區取得的「不當黨產」,大陸百姓既然沒有追討,也無法可管,國民黨自然有權保有。問題是,國民黨要如何證明,和把這部分與現有的黨產作出有效切割。天天哭窮,喊被打壓,根本沒用。

再來看看國民黨最近鬧得不可開交、內訌的修改黨綱的戲碼,國民黨真是不懂審時度勢,還在自我「折騰」。

蔡總統被深綠、急獨綁架,施政失靈被指責、怪罪爲「不夠綠、不夠獨」。同樣,洪主席同樣也被深藍、急統,鞭策驅使,把國民黨一蹶不振的原因歸咎爲「不夠藍、不夠統」。

新黨綱當然可能獲得78,829票,今年3月在黨主席補選中,投票洪秀柱的黨員的支持,但對國民黨的重新爭取其他選民的支持,應該毫無助益,甚至是反效果。有評論者就直言,新修的國民黨黨綱,無疑是洪秀柱給民調「雪崩」後的蔡英文,伸出援手。同時新修黨綱還造成以下影響:

一,新政府已步入兩岸關係深水區,並逐步帶來民生、經濟、外交等負面效應,正讓民衆可以比較新舊政府兩岸政策孰是孰非,但國民黨新黨綱改變了參考標準;

二,在此一谷底時機,造成國民黨內部更大的紛爭、分裂;

三,無助於讓目前已近五成不滿意新政府施政的民衆(台灣指標民調,2016年9月29日) ,轉向支持國民黨。

打鐵還須自身硬

蔡總統與洪主席相較,前者口才與演說功力較之於後者當然甘拜下風,但小英卻是放得下身段的實幹家和街頭運動者。並非靠着運氣與僥倖,才登上今天的大位。

立法院衛環委員會今(6)日將審查《勞基法》修正草案,國民黨立委動員反對,朝野衝突。(陳耀宗攝)
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審查《勞基法》修正草案,國民黨立委動員反對,朝野衝突。(陳耀宗攝)

自2008年接任民進黨主席後,舉凡百日嗆馬、反陳雲林來臺、反ECFA、反核、反美牛等重大街頭運動,蔡英文幾乎無不身先士卒、無役不與,還掙得了「暴力小英」稱號,鞏固了民進黨領導中心。那些近來不斷嗆蔡的獨派大佬,實在欠她一個公道。天下是打下來,而非等下來。而無論是洪主席或是其他國民黨人,都應以此爲鑑。

臺灣的民主(選舉)政治,充滿了激情、非理性因素,但也保有可貴的非暴力底線(兩顆子彈算不上是暴力)。國民黨不要說重返執政,就算是想要苟延殘活,也應該迅速順應此一主流「價值」,打鐵還須自身硬,而非虛應一些已毫無市場的「主義」與套路,要拿出硬裏子的真本事,才能頂上事。

國民黨此時應該堅守監督新政府「主戰場」,以民進黨為師,全力抗爭、衝撞。有在野黨的架勢,重新贏回選民的支持。大家雖然都聲稱厭棄藍綠惡鬥,但心理面卻期待「有戰力」的反對黨。除非藍綠能夠真誠和解,訂定「文明政治」共識,或是立法規範嚴禁「非理性問政」,國民黨若是依然「溫良謙恭」、軟弱理性,鐵定死路一條。

國民黨作為在野黨的表現,被綠營嘲弄「武功」待加強、小兒科,但不滿意或反綠政府的民衆,總歸要找到一個投注支持的方向。藍軍應該徹底讓舊我死去,亦步亦趨踏上民進黨的後塵,才能在臺灣的政治版圖中,保有最後的一席之地。

*作者為專欄作家,獨立評論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