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啟濃觀點:國慶日談從「中國人」走向「台灣人」的心路歷程

2016-10-10 07:10

? 人氣

中華民國104年國慶酒會,台北賓館(資料照/陳明仁攝)

中華民國104年國慶酒會,台北賓館(資料照/陳明仁攝)

我出生成長於南投名間八卦山台地,是典型的閩南農村。父親勤奮刻苦,幼年失學,所以對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視。小時候學校教導『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那時我的國家意識模糊,父母的庭訓,做人做事的道理居多,根本沒提過政治、國家的大事。

反攻復國的小學國中階段:單純、懵懂與順從

記得國小國中時,老師指導我們的作文,不管題目是什麼,最後一段總要以「反攻復國」做總結。談誠實,要指出「中共的虛偽造成同胞的苦難,更說明了誠實的重要,所以反共必成,建國必勝。」談毅力,總會說「雖然敵眾我寡,但只要我們秉持毅力與決心,反攻復國的大業,指日可待。」孝順的題目,更好發揮,總會以「所以我們要移孝作忠,投身反攻大業,解救苦難同胞。」來結尾。

國中因為曾拿過全校作文第一名,導師又是國文老師,有一次救國團辦的反共愛國教育作文比賽,訓導處指派我和另一名同學參加。記得我拿到二張600字稿紙,一時傻住,因為之前作文從沒寫超過600字,稀哩呼嚕,勉強寫完二張稿紙,回到學校,早已不知所云。

和同學間,也很少談及家國大事,這是單純、懵懂與順從的少年期。

三民主義洗禮的高中階段:衝突、批判與解構

念台中一中,對我一生影響最大的,是同學的激盪,讓我的國家意識,開始萌芽成長。

我住宿的一位同學,是來是台北的插班生,常常從他手上,看到當時的黨外雜誌。也第一次從他口中聽到「阿扁仔」(台語),這樣親切認同的稱呼。當年陳水扁是國會的悍將,發言犀利,一針見血,常常讓官員無從招架。

三民主義課,更是同學跟老師針鋒相對的角力場。記得有位留級生,他是文藝青年,文采洋溢。他首先發難,跟老師質疑,既然三民主義是國家發展大綱,為什麼不要整本給我們,課本的內容,斷章取義,許多都是蔣公的解釋,是否會讓我們誤解。他的批判精神,啟動我的反省與探尋。

學校離台中公園極近,偶而走動,有機會碰到黨外的場子,台上的人講得頭頭是道,義正辭嚴,台下地攤,擺賣各色各樣黨外雜誌。從這些書中,我的「中國夢」開始解離,因為蔣公好像沒那麼偉大,反共復國其實是統治者的謊言,用來合法化統治基礎,做為鞏固政權的力量。到十六歲,才第一次知道「二二八」,我心中充滿震驚與激動,原來十六年來,我生活在一個充滿虛偽、不公不義、有名無實的國度。

1971年的雙十國慶的蔣氏伉儷,十五天後,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
1971年的雙十國慶的蔣氏伉儷,十五天後,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

神采飛揚的大學生活:確立、認同與建構

雖然大學念的是保守制式化的師範學校,由於高中階段,已經開展台灣認同的航程,這樣的方向,不會在大學改變。加上蔣家政權宣告結束,由開明、民主、自由的李登輝掌權,台灣在我讀大學這四年,國家走向本土化,反共復國不再是國家方向。李登輝在驚濤駭浪中,突破黨政軍固有意識形態,改革國會,修改憲法,帶領台灣走出新的國家方向。雖然離建立新國家的路途,還很遙遠,但我相信這是此階段,不可能中實現的可能。

在宿舍四年的生活,和學長學弟,常有促膝長談的機會。我的直屬學長,來自香港,是虔誠的基督徒。我們在「台獨」的議題上,偶有爭辯,但我相信,學長的中國統一夢,和我的台灣獨立情,都因各自的成長環境、意識形態與國家認同不同,而有不一樣的願景。

雖然大學成績不很理想,但我經常在圖書館沉澱,大量閱讀許多歷史、哲學與政治的書籍。每天更要看完幾份圖書館內的報紙,一一比較分析。我的台灣意識,更加確立,那是發自內心的情懷,以及對台灣歷史,不可割捨的感情。我沒有孫中山那麼偉大,但身為台灣人,數百年來的悲哀,在我們這一代,有機會結束。而且我們是台灣歷史上,最幸福的一代。

台灣是正常國家嗎?

這問題本身就有問題,因為不論國際或國人,很多都不願認同台灣是國家。正常國家可用幾個方向檢驗:憲法合身合用,國家名實相符,人民的土地認同,以及國家認同情感正確。

目前的憲法是當年在大陸制定的,只因國民黨政府流亡台灣,帶來這套憲法。全世界沒有任何國家,從他方帶來一部憲法,在新的土地上實施,這樣的憲法,根本不適用於台灣的土地人民身上。

中華民國雖然先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但中共後來居上,甚至取代中華民國,成為世界上唯一合法的中國政府。我們還繼續掛著中華民國,這真是荒謬絕倫。甚至部分國人,還願意屈服中共的逼迫下,以商逼政,生硬地要政府接受「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中國是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了「一個中國」,就等於否認台灣獨立國格的地位,拱手將國家獻給別人,可悲又可憐。

常聽有人說回去內地,言下之意是回大陸回祖國,台灣這塊土地,生養你數十年,怎可忘記母親,認賊作父。土地跟國家是不可分割,台灣才是我們成長的土地,大陸是另一個國家的土地,怎會是內地,台灣的內地在南投。

二三十年來,我閱讀了許多台灣本土的書籍,台灣的認同,是活生生不可分割的存在。只有建立以台灣為主體的歷史觀,發展屬於土地的政治制度,讓國家的名實相符,台灣才會成為世界正常的國家。

我們文化地理的多元、人民的善良熱情、社會的蓬勃壯盛,這都是屬於台灣人的驕傲與光榮。國際社會,沒有理由拒絕我們。

*作者為南投水里國中校長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