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生存,全公司都得處於偏執狀態:《一本書看懂晶片產業》選摘(3)

2019-09-10 05:10

? 人氣

作者指出,1992年,英特爾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半導體企業,而當年打敗英特爾的日本企業則被甩在了身後。(資料照,AP)

作者指出,1992年,英特爾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半導體企業,而當年打敗英特爾的日本企業則被甩在了身後。(資料照,AP)

矽谷的創業投資機制,今天已經為全世界所知,然而成就矽谷的並不僅僅是天才科學家的發明和活躍的創業投資,還包括矽谷企業的經營管理。

1963年,一位匈牙利難民進入了仙童半導體,他便是後來被譽為「矽谷精神象徵」的葛洛夫。葛洛夫出生於1936年,童年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苦難中度過,1957年移居到美國。憑著頑強的毅力,一開始英語很不流利的葛洛夫,1960年在紐約市立學院獲得化學工程學士學位,最終於1963年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獲得化學工程博士學位。葛洛夫的大學老師說:「他對知識的渴求,就如同嬰兒對食物的饑渴感一樣強烈。」在仙童半導體的四年時間裡,葛洛夫成為了積體電路領域的專家,已是研發副主管,而且他還寫了一本大學教材,《物理學與半導體器件技術》(Physics and technology of semiconductor devices)。

葛洛夫(左)、諾伊斯(中)和摩爾(右)

嚴謹的克制,時時彰顯進步。諾伊斯和摩爾創辦英特爾的第一天,葛洛夫成為了英特爾的第三名員工,起初擔任工程總監,後來分別擔任英特爾首席運營長、總裁、執行長和董事長,引領英特爾進入了輝煌時期,而其管理才能也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展現,被《時代》雜誌評為1997年度風雲人物。

可以說,摩爾提出了「摩爾定律」,葛洛夫則以其實踐證實了摩爾定律,兩者的結合就是正確的戰略方向、超強的執行力的完美融合。在摩爾定律週期內,誰取得了晶圓製造技術的領先優勢,誰就贏得了市場。葛洛夫與諾伊斯、摩爾的合作,使英特爾在全球中央處理器(CPU)晶片市場上始終保持著性能和成本的競爭優勢。

後來的管理學經典之作《十倍速時代》(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是葛洛夫經營理念的完美總結,其核心在於居安思危:「我篤信『唯偏執狂能存活』這句話,初出此言是在何時我已記不清了,但如今事實仍是:只要涉及企業管理,我就相信偏執萬歲。企業的繁榮中孕育著自我毀滅的種子,你越是成功就越容易遭到對手的攻擊,他們一塊塊地吞食你的生意,最後可能一無所有。我認為,作為一名管理者,最重要的職責就是常常提防他人的襲擊,並把這種防範意識傳播給手下的工作人員。在我職業生涯中,我不惜冒偏執之名而整天疑慮的事情有很多。我擔心產品會出差錯,也擔心在時機未成熟就推出產品。我怕工廠運轉不靈,也怕工廠數目太多。我擔心用人的正確與否,也擔心員工的士氣低落。當然,我還擔心競爭對手。我擔心有人正在算計如何比我們做得更多快好省,從而把我們的客戶搶走,為了自己的生存,公司所有人員都必須一直處在偏執狀態,穿越戰略轉捩點為我們設下的死亡之穀,是一個企業必須經歷的最大磨難。」葛洛夫的雷厲風行和果斷決策,與英特爾兩位創始人諾伊斯的民主做法、摩爾的溫和性格形成了鮮明對比。

「見之於未萌、治之於未亂」。機遇往往與風險挑戰相伴並存,如履薄冰的清醒、居安思危的冷靜正是成就葛洛夫和英特爾的根本特質,而這背後又有著曲折前進的不易、螺旋上升的艱辛。20世紀70年代,摩托羅拉還是晶片界的巨頭,葛洛夫憑藉其「偏執」的管理天賦,帶領團隊於1979年從其手中搶下了包括IBM在內的2500家客戶。葛洛夫的原計劃是,一年內從摩托羅拉手中搶到2000家新客戶,結果超出了他的預期。

20世紀80年代,美國在面對日本的存儲晶片低價競爭中遭遇了困境,英特爾也由此陷入了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業界都在懷疑英特爾能否生存下去。當時,作為「存儲晶片」同義詞的英特爾,已經到了稍不留神便將步入懸崖的地步。對此,英特爾管理團隊展開了激烈的爭論,眾說紛紜,無法達成共識。

1985年,就在英特爾管理層普遍感到悲觀和不知所措的關鍵時刻,葛洛夫與時任董事長兼執行長摩爾討論:「如果我們下了台,另選一名新總裁,你認為他會採取什麼行動?」摩爾猶豫了片刻後答道:「會結束存儲晶片的生意。」葛洛夫盯著摩爾說:「既然如此,為什麼你我不走出這扇門,自己結束這門生意?」

在葛洛夫的努力下,英特爾果斷放棄了當時的存儲晶片,將主營業務轉向了微處理器。微處理器由英特爾於1971年發明,初期產品主要用於電腦、印表機和工業自動化等細分的領域。決定轉型後的1986年,英特爾解雇了8000名員工,虧損超過1.8億美元。這次轉型被葛洛夫稱為「戰略轉捩點」:「戰略轉捩點就是企業的根基即將發生變化的那一時刻。這個變化可能意味著企業有機會上升到新的高度,但它也同樣有可能標誌著沒落的開端。」

在「戰略轉捩點」,葛洛夫力排眾議、頂住層層壓力,努力把英特爾往正確的方向引導。「歡迎來到新的英特爾!」是他在一次公司內部會議上的開場白。其間,「唯偏執狂能存活」是葛洛夫發自內心的體會。這次轉型後,英特爾贏得了屬於未來的微處理器,自稱為「微型電腦公司」,而「內有英特爾」(Intel inside)則成為後來微型電腦中耳熟能詳的廣告詞。1992年,英特爾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半導體企業,而當年打敗英特爾的日本企業則被甩在了身後。1987年開始,葛洛夫接替摩爾出任執行長,1987──1997年,英特爾公司每年返還給投資者的回報率平均達44%。

*作者謝志峰為芯盟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復旦大學微電子學院兼職教授。取得美國倫斯勒理工學院半導體物理專業博士後,曾就職於美國 Intel,並獲得Intel至高成就獎,並擁有十二項美國發明專利。共同作者陳大明為中國科學院上海科技查新咨詢中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副研究館員,主要從事產業戰略研究,獲上海市科技情報成果獎。本文選自作者新著《一本書看懂晶片產業:給未來科技人的入門指南》(早安財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