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B-25重創蒙古鐵騎,「飛虎教官」憶抗戰

2019-09-08 07:20

? 人氣

何永道教官與B-25愛機合影,他與來自第1轟炸機大隊第1中隊的同袍在老河口戰役中重創了日軍騎兵第4旅團。(何永道提供)

何永道教官與B-25愛機合影,他與來自第1轟炸機大隊第1中隊的同袍在老河口戰役中重創了日軍騎兵第4旅團。(何永道提供)

今年10月,將會是一個政治味道格外濃厚的10月,因為我們要迎來的不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70周年,而且還有美軍空襲台灣的第75個年頭。鑒於總統大選將在明年到來,想必這兩大議題又會被政治人物炒翻天。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勢必會以有沒有退役將領前往北京參觀中共閱兵,乃至於韓國瑜陣營如何評論美軍對台灣的轟炸,來檢驗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是否「愛台灣」。

關於這兩大複雜的議題,尤其是美軍對台灣的炸射,筆者都會在今年10月份以專文探討。但是在討論美軍空襲台灣以前,我們要先思考一個議題,那就是1944年10月轟炸台灣的是否包括中華民國空軍?如果沒有的話,拿此議題質疑韓國瑜或者中國國民黨對台灣的忠誠度不是非常好笑?如果美軍真的在空襲中傷害了台灣人,那民進黨要教訓的對象應該是美國在台協會才對。

確實參與空襲台灣任務的B-29超級空中堡壘轟炸機,是由美國陸軍第20轟炸機司令部位於四川成都的前進基地起飛,而且也給高雄岡山地區的平民帶來不少損傷。民進黨的政治人物,確實可以指控國民政府「間接」協助第20轟炸機司令部給台灣人帶來了傷害。但筆者要在此反問,難道以美國為首的盟軍指轟炸了台灣而已嗎?難道對大陸的軍事行動,就沒有造成「附帶損害」?

關於這個議題,海峽兩岸直到今天還沒有人出書,甚至於為文探討,讓長年研究空戰史的筆者感到相當可惜。想要完整介紹中美空軍在中國戰場上給大陸軍民造成的「附帶損害」,嚴格來講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透過去年在新加坡造訪前中美空軍混合團老英雄何永道教官的經驗,筆者還是可以向各位拼湊出一段故事。

在美國完成飛行訓練後,何永道教官被編入外號「悟空中隊」的第1大隊第1中隊,專門為河南戰場上的國軍提供空中支援。(何永道提供)
在美國完成飛行訓練後,何永道教官被編入外號「悟空中隊」的第1大隊第1中隊,專門為河南戰場上的國軍提供空中支援。(何永道提供)

新加坡的飛虎英雄

去年2月18日,完成了對新加坡航空展採訪的筆者,利用前往樟宜機場搭機返回台灣前的機會,拜訪了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投身中華民國空軍的華僑飛行員何永道老教官。何永道教官1920年出生於英國殖民統治下的馬來亞,自幼在父親薰陶下,對中國懷抱著強烈的民族情懷。所以他在叔叔的資助下,前往香港大學深造。

珍珠港事變爆發之後,日軍隨即進攻香港,讓不願意當亡國奴的何永道以流亡學生身份返回國內,就讀國立中山大學。何永道一心想將侵略者趕出祖國,於1942年秋報考空軍軍官學校第16期,並在印度臘河完成初級飛行訓練後,再被派往美國接受為期長達一年的密集飛行訓練。他於1944年4月25日成為合格的B-25轟炸機飛行員,並返回中國投入對日作戰。

何永道被編入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將軍指揮的第14航空軍,在俗稱「悟空中隊」的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第1轟炸機大隊第1中隊服務。當時正值日軍發動豫西鄂北會戰之際,以漢中為基地的第1轟炸機中隊不斷出擊河南戰場,為國軍提供密接空中支援。做為最後一批趕上對日作戰的留美飛行員,何永道共執行了18次的作戰任務。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