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潘多拉盒」裡還能留下希望嗎?

2016-09-05 07:10

? 人氣

九三大遊行,第四縱隊陸軍官校校友會與退伍軍人遊行。(林惟崧攝)

九三大遊行,第四縱隊陸軍官校校友會與退伍軍人遊行。(林惟崧攝)

九三軍公教大遊行出乎意外熱烈,不下十多萬人參加。蔡英文愈是討好軍方,軍方參與人數愈多;愈是替軍公教「被污名化」打抱不平,愈是引起對方「抗議蔡英文/霸凌軍公教」。接下來,九月抗議潮還將一波一波掀起,連一向不抗議的行業幾乎都要出來抗議了。

這使人想到,蔡英文打開了「潘多拉盒」(對華航空服員及國道收費員「要五十給一百」,同時對抗議群眾極盡低聲下氣討好,等於變相鼓勵所有人示威抗議),放出「所有」貪婪、罪惡、災難、不幸。但盒子裡究竟還能不能留下希望(改革的希望),這才是七成五以上殷切期待改革的民眾最在意的。

事實上,依據民調,已有將近五成民眾對蔡政府能否順利完成改革,不抱太大希望了。

20160903-SMG0045-068-九三大遊行,遊行民眾在凱道聚集。(顏麟宇攝).jpg
從不上街頭的軍公教,為了年金改革,也發起九三大遊行。(顏麟宇攝)

軍公教是從來不走上街頭的,他們會訴諸遊行,一方面是蔡英文「太阿倒持,授之以柄」後果,二方面是為私利。領導人的軟弱總是招來強者的狂暴,特別是不必為個別行為負責的遊行示威。其中示威隊伍中,軍系最髙調搶眼,大國旗前導,逾三十位上將壓陣,沿路高呼口號、唱軍歌,彷彿是什麼「救國」行動,其實全是為了「保衛」個人年金(一些上將月退俸幾乎是大學畢業生22k的十倍)。

保護自認應有(即使全是民脂民膏而且國家財政今非昔比)的私利是人性。到口的肥肉要被拿走一部分,沒有人會高興的。年金改革的最大阻力正在這裡。所以九三軍公教遊行,喊得震天價響的「反污名,要尊嚴」「抗議蔡英文,覇凌軍公教」,哪裡是真被污名化!不過是若要調整退休軍公教所得替代率(說他們所得替代率比勞工高太多,不合乎「退休公平」原則),就是污名化他們了!哪裡是要尊嚴!不過是自己退休俸若成為被改革對象,就是傷害他們尊嚴、霸凌他們了!

人性的自私貪婪是很難「曉以大義」的。從2013年到現在,誰不知道年金若不隨人口老化、少子化及經濟發展減緩而調整,這個制度早晚會破產,步上希臘後塵。可是當時提出年金改革的馬英九、關中卻被罵到臭頭,再加上選票攸關(軍公教是國民黨鐵票),終於半途而廢。馬英九也為此表示「遺憾壯志未酬」。

如今蔡英文重拾馬英九未竟之志,同一批反對者又傾巢而出,誓死反對。而蔡英文偏偏不懂民氣可用,放着行政立法「完全執政」及超高改革民意這些有利條件,聲稱年金改革要採「共識決」。既然是共識決,沒有共識及不和你共識的一方,自然樂得反對到底,讓共識無法形成,也就是改革無法成局了。一向不上街的軍公教,居然有十多萬人響應這群年金改革反對者,跟著上街,正是蔡英文「共識決」鼓勵出來的。十多萬人不和妳共識,蔡英文哪來的「共識決」!

這種「不和你共識」的自私及「一毛不能少」「不溯及既往」的貪婪,使人想到馬克·吐溫說的:「貧窮的人希望得到一點東西;奢侈的人希望得到許多東西;貪婪的人希望得到一切東西。」也使人想到十九世紀的革命名言:「國家不是經由辯論產生的,歷史上的社會革命從未靠投票解決過。」

稀奇的是,當人民已經用投票決定了轉型正義、年金改革,讓民進黨「完全執政,完全負責」,蔡英文反而不想負責,要推給「共識決」(也就是讓反對者來否決)。而貪婪的退休者竟然連不屬於自己而屬於人民納稅錢的月退俸都堅持「一毛不能少」,宣稱軍公教及勞工都是可憐的弱勢者,要搞「分配正義」應先從富人徵稅做起,或先搞好「財政紀律」才來談年金改革。

GD參加九三大遊行的青年代表吳佩諭(右)及蘇嘉正(左)。(甘岱民攝).JPG
軍公教九三大遊行,也有青年代表響應。(圖為吳佩諭(右)及蘇嘉正(左)。/甘岱民攝)

然而,且不說徴稅與減支(節流)是兩回事,光是「軍公教勞都是弱勢者」這句話就不能成立。平均月退俸四到六萬多的軍公教還自稱弱勢者,那平均領一萬多的勞工豈不是弱勢中的弱勢?只領國民年金三四千元的自由業退休者(他們對社會的貢獻絕不少於其他人,例如作家、自由設計家)及六七千元的老農豈不是更該餓死了?

就我個人所見,軍公教絕不是弱勢者。我住在仁愛路時,樓上任教於建國中學的夫婦二人英年早退(都五十出頭),我問他們領多少,說七萬多,與退休前差不多。退休後,一人每天交際,一人到處旅行,都是光鮮亮麗,爽到不得了(溪頭當年就有一條「18趴道路」)。而我多次受邀在晶華飯店用自助餐,每次二點結束出來,櫃檯外全是密密麻麻等待吃下午茶的人群,許多是退休者。也有幾家中價位飯店自助餐業者告訴我,客人退休軍公教居多。如此優渥生活,一般勞工想都不用想。

九月三日下午五點,我搭公車沿羅斯福路經過中正紀念堂附近,看到魚貫而行的遊行解散人潮,其中七八人搭上這班車子,互稱「X老師」、「X老師」,都操台灣口音國語,女性比男性多,都是遊行結束,要去萬華打打牙祭(我也是在萬華下車)。我由是悟到,這十多萬遊行人潮,絕大多數不是基於意識形態或藍綠對抗,而是基於保衛個人私利,「一毛也不能少」。

面對自私與貪婪的人性,幻想得到「共識決」,毋寧說是「美麗的錯誤」。現在只看蔡英文能否及時猛醒,讓「潘多拉盒」裡留下希望了!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