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幼仔政治入殮,太陽花死透,郭懂別搞幼稚

2019-08-18 05:20

? 人氣

立委林昶佐和洪慈庸(見圖)先後召開記者會宣布退出時代力量。(資料照,顏麟宇攝)

立委林昶佐和洪慈庸(見圖)先後召開記者會宣布退出時代力量。(資料照,顏麟宇攝)

黨主席辭職,挺蔡黨籍立委再跳船,代表太陽花年輕世代參政的時代力量黨崩毀,只剩兩個中年大叔撐場面,幼仔政治奄奄一息,太陽花死透了嗎?

五年前那場風起雲湧的青年運動,催生了時力,並在2016年囊括74萬政黨票,取得兩席不分區立委。這個票數是選民對年輕人的期許,希望政壇加速新陳代謝,孕育出新政治。在改朝換代的時期,柯文哲也獲得大量年輕選民支持,一時間,台灣政治瀰漫年輕化的氛圍,那些陳腐的,過時的,淡出鳥兒來的政治作風便呈現瀕死狀態。老態龍鍾的國民黨,成為告別舊政治的當然祭品。

不過,新政治來了嗎?根本沒有。

年輕的政治勢力一出生就畸形,夭折是必然,最終只剩柯文哲勾住首富自保,並親手捏死幼仔政治,踉蹌逃回傳統政治軌道。

柯文哲(中)本身的高人氣能否轉移,影響台灣民眾黨甚大。(郭晉瑋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中)成立台灣民眾黨,延續政治能量。(資料照,郭晉瑋攝)

所謂畸形,是指幼仔們在太陽花學運裡昭示的是不切實際的假議題,包含反中,以及諸多西方自由派價值,與台灣社會真正深刻的財富分配不均現象脫鉤,甚至背道而馳。至於柯文哲現象,本就是台灣民主轉型下的畸形兒,支持者並不知道阿北的理念與抱負具體到底是什麼?阿北自己也不知道。

年輕人參政的主要意義,應是對社會弊端的深刻反省,如美國年輕人現在風靡社會主義,就是對資本主義下財富過度集中於極少數富人階級的不滿。當今美國最富有的1%家庭,其收入是其餘99%家庭的26.3倍,這1%富人擁有美國資產40.8%。而且,富人所交的稅金逐年下滑,愈富,稅率還愈低。

這種財富分配的極度扭曲,使得美國年輕選民愈發認為應使用社會主義工具清洗社會不公,這才是真議題。事實上,香港年輕人現在的躁動,也是基於同樣因素,但他們被引導至「反中」假議題上務虛,失敗就是必然的。能量釋放於虛矯的方向,除了自我毀滅,不會有其他結果。這就是幼仔政治。

柯文哲勾搭首富雖然主要是為了私利,但阿北恐怕也很清楚,務實路線是第三勢力不能不走的方向,切割幼仔是遲早的事。時力的腳印血跡斑斑,一路走到黑,原因不只是選制有利於大黨,另一個核心問題是: 假議題只有大黨玩得動,小黨是使不上力的。

假議題的操作,成本可不低,畢竟造謠要達到效果,本身就是個錢坑,也需要透支各種公眾人物與媒體的社會資源,不如此,難以影響大眾意向。黃國昌,徐永明為什麼要作秀呢?因為只要是大叔都知道,不作秀無法操作假議題,就算專注於務實的揭弊總也得有弊案與情報,弊案不夠大還難以吸引關注,因此揭弊的機會可遇不可求。

讀者不妨回憶時力的政治歷程,相較之下,林昶佐與洪慈庸的新聞曝光度,遠低於上述兩位大叔,誰也說不出來林,洪這兩個幼仔這三年到底做過什麼,說過什麼吧?更別提前黨主席邱顯智了,誰認識他啊?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