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專文:香港事態,激化還是平息?就在北京一念之差

2019-08-15 07:00

? 人氣

能否緩解香港危機,就在北京當局是否接受香港真「普選」的一念之差。(資料照,美聯社)

能否緩解香港危機,就在北京當局是否接受香港真「普選」的一念之差。(資料照,美聯社)

香港市民「反送中」運動(反對當局強推的《逃犯條例》),自今年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算起,已經兩個月。因當局未能正確回應和誠意解決前期以遊行和集會為主的示威,演變為形式多樣而範圍廣泛的公民不服從、不合作運動。港人抗爭化整為零、遍地開花,並趨於持久化。

在此期間,撇開原本就是北京傀儡的香港特區政府和特首的表現不提,北京中央政府的應對仍然是老一套。北京的宣傳調子仍然是舊的兩手:一手是給港人扣上暴力帽子,一手是把港人抗爭歸因於外部勢力。這種陳腐手段,加上把香港問題簡化為「港獨」二字的簡單、粗暴,固然可以蒙蔽相當部分的內地民眾,但對長期置身資訊自由、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香港市民而言,其效果適得其反,只能令港人嗤之以鼻。

香港反送中示威越演越烈。(AP)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兩個月,抗爭遍地開花,並趨於持久化。(資料照,AP)

在行為上,北京也是手段老舊:收買並慫恿黑社會,暴力攻擊抗爭港人;派遣特務到抗議人群中製造混亂;安插內地公安假扮港警,施展過度暴力,並亂抓濫捕;駐港部隊以及廣東境內的公安、武警大搞軍演,對港人展示武力威脅或心理戰。這類陰暗、陰鷙、陰險手段,只能令京港兩地敵視加深。

香港市民的大抗爭吸引了全世界的視線,成為本年度全球重大事件。局勢如何發展?結果將怎樣?港內外矚目。8月7日,中共港澳辦在深圳舉行大型座談會,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說亮話」:止暴制亂。意思,就是要鎮壓。至於何種形式,綜合中共官員和喉舌透露:不一定出動解放軍,更可能出動內地公安、武警、特務,結合香港本地黑社會和親共同鄉會,在香港實施戒嚴或緊急狀態。

張曉明同時也放出軟話:「在事件平息後,則可以考慮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香港民意要有客觀分析,如何去看待民意,主流民意是什麼?」顯示,北京先鎮壓後懷柔的思路。

後續事態能否如北京所願?難說。其實,平息香港事態,可以說既難也不難。如果北京主政者堅持僵化思維,固步自封,對極端、強硬、情緒化言論偏聽偏信,執意在打壓和鎮壓的念頭上打轉,那麼京港兩地癥結無解,要真正平息事態至難。

相反,如果北京能退後一步思考,稍微改換頭腦,放下權力傲慢和暴力執念,只要回歸三件事,事態大可平息。那就是,回到《中英聯合聲明》,回到「一國兩制」,甚至於回到《基本法》。這是過去22年裡,中共方面一直在蓄意毀損的三件事,以至於釀成今日大禍。

2019年8月,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續延燒,民眾與警方持續衝突(AP)
若北京主政者堅持僵化思維,執意在打壓和鎮壓的念頭上打轉,那麼京港兩地癥結無解,難平息事態。(資料照,AP)

在由中共自己主持制訂的《基本法》裡,第45條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第68條規定:「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

其中的關鍵字「普選」和「最終達至」,不僅是香港人民的追求,而且也可以成為京港兩地的共識。從共識出發,求同存異,消弭對立與敵視,達到共贏局面,並非沒有可能。常言道:退一步,海闊天空。能否根本緩解香港危機?能否達成一定程度的京港和解?就在北京當權者的一念之差。

*作者為旅美作家,本文為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