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亡警、都更、空污,慢性殺人是不是台灣民主的日常?

2019-07-11 05:20

? 人氣

台灣的民主制度正在每天「慢性殺人」而人們卻不自知。(資料照,郭晉瑋攝)

台灣的民主制度正在每天「慢性殺人」而人們卻不自知。(資料照,郭晉瑋攝)

看看香港,瞧瞧中國大陸,再吸一口寶島自由的空氣,我們的人民很容易對自身民主產生優越感,這種優越感讓台灣人可以面對困境和停滯時自我安慰,「至少我們擁有民主跟人權」、「至少我們的政府不會對人民暴力相向」,各位可以自在地滑手機閱讀各種「反動」文章,不需偷偷摸摸網路翻牆,基本上就證實了台灣的民主保障確實存在。

然而,台灣的民主制度真的優越的不得了嗎?我要冒昧邀請各位共同探討一個奇特現象,那就是台灣的民主制度正在每天「慢性殺人」而不自知。

20190328-全國廢核行動平台「427廢核遊行宣告: 廢核關鍵年一起上街告別核電」記者會。(甘岱民攝)
台灣的民主制度正在每天「慢性殺人」而不自知。(示意圖/甘岱民攝)

本文從台鐵殺警案、防災型都更、空氣污染三個面向來討論。

7月3日晚間的台鐵列車上,有一名台灣警察被逃票民眾持水果刀殺死。一時之間,群情洶湧,物議沸騰,上至總統、行政院長急著追加警察員額編制以及電擊槍採購預算,下至小老百姓悼念亡警的卡片鮮花湧入警局。

面對重大社會事件,網路上的鍵盤政治家們當然要出征,開始分析警察明明擁有武器仍被殺的原因,我認為可以接受的理由是避免流彈誤傷車廂民眾,以及沒有雙警共同執勤彼此保護。而覺得震驚的理由則是警察可能怕事後被追究而不敢開槍,以及警方怕採用電擊槍會影響裝心臟支架的嫌犯健康。

但想想這幾年警方的遭遇,包括被嫌犯家屬責怪開槍執法過當、驅逐佔領行政院群眾的警界人士被控告殺人未遂、攻佔立法院的人成為政治明星、民眾明明沒有申請集會遊行照樣大街鬧事、動輒網路肉搜警察跟找民代投訴,這些「民主壯舉」,都把警方「教訓」到手握警槍警棍也不敢「輕舉妄動」,如果社會風氣沒有賦予第一線員警強勢執法的勇氣,24歲的員警想「空手奪白刃」而慘烈殉職,不就是我們的社會堆疊無數顆砝碼上去後,早晚發生的結果嗎?第一次提問:「台灣民主是不是在慢性殺人?」

20190704_殉職鐵路警察李承翰昔日值勤身影。(資料照,取自李承翰臉書)
鐵路警察李承翰值勤時殉職。(資料照,取自李承翰臉書)

下一個問題討論「防災型都更」,在地狹人稠的台北市、新北市,兩位市長都有推動都市更新、危老建築重建、拆除違建的政策宣示,但在實務面來看,縱使大樓多麼危險老舊、違建多麼影響建築結構跟居民安全,甚至高達九成的居民希望重建,但只有要幾戶民眾不同意,或找民代協調,整個重建作業都會停滯,如果政府想強勢拆遷,就會有如影隨形的覺青們跑來抗爭,以擋下怪手作為民主壯舉,我們當然可以自豪,法律保障了人民的個體財產權,但我們何時看過,因為大樓沒電梯,身障失能後形同被長年禁足的老人出來抗議?因為漏水和牆壁剝落而困窘不堪的居民出來抗議?需要扛著嬰兒車跟小孩上下狹窄樓梯的媽媽出來抗議?在都更這件事情上,「少數綁架多數,少數霸凌多數」是台灣民主想要的結果嗎?

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忘記台灣每一年都有規模不等的地震,2018年2月的花蓮地震,房屋倒塌造成17人死亡以及282人受傷。2016年2月的台南地震,維冠大樓倒塌造成115人死亡。即使是在不久前的2019年4月,台北長安東路也有大樓因地震而傾斜。更遑論1999年921大地震,造成全台超過2400人死亡,超過一萬人受傷,超過10萬棟建築物全倒或半倒。早有不少專家分析台灣還有巨大的地震能量尚未釋放,台北市政府的「106年災害防救計畫」運用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的「台灣地震損失評估系統(TELES)」模擬發生芮氏規模6.9地震時,台北可能超過12000棟房屋全倒或半倒,重傷加死亡人數可能達2000人以上。死亡風險從來就沒有遠離台灣,讀完以上兩段,下次各位看到抗爭的覺青、誓死保祖產的居民、擋違建拆遷的民代時,你還覺得他們民主正義嗎?第二次提問:「台灣民主是不是在慢性殺人?」

20150706-台北市汀州路都更案,龍腦,釘子戶。(顏麟宇攝)
台北市汀州路都更案的釘子戶。(資料照,顏麟宇攝)

最後談空污,你每吸每一口台灣自由的空氣,希望不要只聞到民主的滋味,也要覺察到空氣中奉送的PM2.5成份正在減損你的壽命,在2018年以核養綠公投投下贊成票的590萬民眾,應該集體發布尋人啟事:「用一人絕食脅迫政府停建核四,現在無影無蹤的林義雄、響應反核到震天價響的各黨政治人物,還有覺醒的抗爭民眾們」,當眾人看到缺乏配套,已經注定落空的「2025非核家園」做何感想?然而,面對空污困境,民進黨又能如何呢?他們順應反核民意推出了政策,也獲得了執政權,以台灣的環境,不使用核電便要加重火力發電的配置比例,這有何不對?但發現民眾一下反核四,一下要以核養綠,現在要他們跳船,談何容易?

20190703-台電日前指中火減媒將衝擊全國發電,對此,台中市府今(3)日回擊,指市民不該獨自承受汙染排放,請台電勿再以「威脅恐嚇」方式誤導視聽。圖為台中火力發電廠。(台中市政府提供)
台中火力發電廠。(台中市政府提供)

我常常對台灣的「打臉文化」、「嘲弄文化」、「起底文化」、「找戰犯文化」感到憂心忡忡,例如親藍群眾喜歡傳播李登輝前總統、蔡英文總統主張兩岸統一的歷史新聞報導,拿一個數十年前時空環境下的主張來打臉現在的政治人物,嘲諷其言行不一有何意義?反觀國民黨都已經從國共內戰、八二三炮戰一路演變出2015馬習會世紀握手了,難道我們要限制政治人物歷經幾十年風雨鍛鍊後對政策的看法仍不得轉變嗎?

過去的台灣,在威權統治下,警察的權力太高漲,現在則是權力太廢弛。過去民眾擔憂可能發生核電風險,現在卻已實質曝露在空污風險。過去把都更重建看成建商謀財,現在知道不做都更重建是害命。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我們對政策議題的洞察程度也在變,如果我們人民跌跌撞撞,發現了真理的方向跟現在行進的方向不同,卻不敢承認?如果當政治人物掌控權力跟認知更成熟之後,我們不許他們轉彎認錯,而逼他們用更危害公共利益的方式自圓其說死撐自保?這是我們要的結果嗎?

本文舉的三個例子,只是台灣民主日常中的一小部分而已,還有財政紀律、人口老齡化、生育率低、年金破產、消防隊設備陳舊、交通安全、醫療體系......諸多大小規模不一,但都跟直接殺人的破壞力差不了多少的未爆彈沒被挖掘跟解除,不要去怪政黨或政治人物,他每一張票都是我們給的,每一通民調電話都是我們老百姓自己接的,如果要追究誰是民主制度慢性殺人的兇手,我們每個人的罪名最起碼是「幫兇」。

*作者為公共事務工作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