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紀臺灣攝影的先行者:《凝視時代》選摘(1)

2019-07-11 05:00

? 人氣

大稻埕教會重建竣工(攝影者不詳),臺北市,1905-1910(淡江中學校史館館藏)。大稻埕教會原名大龍峒禮拜堂,1884年中法戰爭時被民眾攻擊而毀壞;後得賠償金於枋隙街重建,更名枋隙禮拜堂。由於信眾逐年增加,教堂的空間不敷使用,於是在1913 年由茶商李春生出資遷建。為興建禮拜堂,李春生特別前往福建廈門沿海考察教堂的樣式。建築物於1915 年落成,改名為大稻埕教會而沿用至今。(左岸文化提供)

大稻埕教會重建竣工(攝影者不詳),臺北市,1905-1910(淡江中學校史館館藏)。大稻埕教會原名大龍峒禮拜堂,1884年中法戰爭時被民眾攻擊而毀壞;後得賠償金於枋隙街重建,更名枋隙禮拜堂。由於信眾逐年增加,教堂的空間不敷使用,於是在1913 年由茶商李春生出資遷建。為興建禮拜堂,李春生特別前往福建廈門沿海考察教堂的樣式。建築物於1915 年落成,改名為大稻埕教會而沿用至今。(左岸文化提供)

一八六六,柯林伍德、沙頓與巨蛇號的臺灣踏查

繼郇和之後,日治時期的柯林伍德(Cuthbert Collingwood, 1826-1908)也在一八六六年來到了臺灣。他在一八六六、六七年航行中國、臺灣、婆羅洲、菲律賓、與新加坡等地,進行兩年的博物學調查。這段遊歷讓他寫下名作《一位博物學家在中國海域及其沿岸的漫遊》(Rambles of a Naturalist on the Shores and Waters of the China Sea)。當時他搭乘英國皇家船艦「巨蛇號」(H. M. S. Serpent),艦上的輪機長沙頓(Sutton)正是一個攝影師,柯林伍德在書中曾多次描述他們的攝影事蹟。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一八六六年五月,他們先抵達南部的打狗,然後沿著海岸向西北航行,經過馬公、臺南,最後抵達淡水。攝影的記載最早出現在馬公之行,柯林伍德寫道:「我們在馬公停留三天後準備離開,輪機長沙頓先生,一位技術極佳的攝影師,在我們啟行的早晨到城鎮上拍攝了一些景觀。這種情況下要人們避開攝影裝備實在非常困難,他們非常好奇,這使得拍照進行極為不順。一名男子趁我們忙著沖洗底片而疏於注意時,竟然偷偷喝了瓶內的冰醋酸溶液(glacial acetic acid),還好它不具有毒性。另一名男子比他的鄰居更勇敢地接受硝酸銀溶液的挑戰,在他的髭毛、鬍鬚、眼睛等周圍塗上該溶液。可以想見,當我們離開後,它們便會在陽光照射下開始變黑,直到溶液發揮顯影的效果,這時我們這位冒失的朋友肯定會大吃一驚,但非常遺憾,我們雖然可以想像他的難堪,卻沒機會看到他遭無情鄰居白眼的畫面……。」

英國博物學家柯林伍德(Robin George Collingwood)。(取自維基百科)
英國博物學家柯林伍德(Robin George Collingwood)。(取自維基百科)

關於這些民智未開的村民所做的蠢事,柯林伍德的描述雖有點尖酸刻薄,卻令人感到不可思議。文章除了提到拍攝現場沖洗底片一事,對於沙頓所使用的感光乳劑,柯林伍德也明確指出是對紫外線感光的硝酸銀溶液。離開澎湖之後,「巨蛇號」行經臺南、淡水,最後停泊在基隆港。柯林伍德與輪機長沙頓在淡水停留了數日,為了與已經將開往基隆港的布洛克司令(Commander Bullock)會合,五月二十五日他們雇用三名漢人船夫,搭乘舢板從淡水出發,上溯基隆河展開一段內陸的探險活動。這段經歷後來寫成〈橫越福爾摩沙北部的航行〉(A boat journey across the northern end of Formosa),這篇文章後來刊登在一八六七年第十一期的《皇家地理學會》(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