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實錄】川普極限施壓,華為底氣何來?任正非答媒體四十二問

2019-05-22 06:02

? 人氣

上週我們召開了世界科學家大會,我沒有去現場,通過視頻轉播到我的會議室。來了一批科學青年給我做技術翻譯,都是博士,很厲害,他們給我解釋這些論文對未來人類社會有什麼意義。我們不斷有這種世界性的交流,我們自己吸收能量,他們也吸收了我們的需求,不斷滾動傳播。

西方公司在人才爭奪上,比我們看得長遠,發現你是人才,就去他們公司實習,專門有人培養你,這不是我們大學畢業找工作的概念。我們擴大了與美國公司爭奪人才的機會窗,但我們的實力還不夠。對世界各國的優秀大學生,從大二開始,我們就給他們發offer。這些孩子超級聰明,舉一個例子,新西伯利亞大學連續六年拿到世界計算機競賽冠軍、亞軍,但是所有冠軍、亞軍都被Google用五、六倍的工資挖走了,從今年開始,我們要開出比Google更高的薪酬挖他們來,在俄羅斯的土地上創新,我們要和Google爭奪人才。我們支持科學家的創新,對科學家不要求追求成功,失敗也是成功,因為他們把人才培養出來了。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源源不斷地前進。

14、《界面》:我去參觀了華為實驗室,有很多新鮮的發明,比如防腐蝕設備、熱傳導……,我發現都是高中化學的原理,但是運用起來非常神奇。這是不是您眼中的基礎科學和基礎教育的一種表現形式,這種基礎科學的積累,能夠在當下關鍵節點上給公司帶來多大的幫助?

任正非:其實原子彈的核反應鏈式方程,初中生都學過,但是做成原子彈可不那麼容易。基礎科學看起來道理很簡單,實施起來非常難。所以,在國外某項東西可能看起來是很小的發明,但是發明中套發明,再套發明,是數千項專利、上萬項專利支撐了一個小小的零件。

華為創辦人任正非與馬來西亞總理馬哈地(AP)
華為創辦人任正非與馬來西亞總理馬哈地(AP)

15、《新浪》:現在談加強數學與基礎學科的投入,您認為現在華為的投入在全世界範圍內大概處於一個什麼樣的水平?您以什麼樣的機緣,認識到投入基礎學科的重要性?您對未來的投入有什麼樣的目標和預期?

任正非:舉一個例子,P30手機的照相就是數學。現在的圖像不是照出來的,是數學算出來的。因為人的眼睛相當於有一億個鏡頭,相機就一個鏡頭,我們手機通過一個鏡頭進來的感光點,用數學的方式分解成幾千萬個視覺鏡頭,再重新還原出來。我們公司數學家的口號是「把手機做的比人類眼睛還好」,我還在公司講話批判過,我覺得沒有必要,但是他們頑固不化,沒有辦法。他們說「手機照月亮,可以照一千公里」,可能是真的,因為它是數學,把微弱的信號可能還原。

我去法國尼斯研究所見他們,就說「尼斯的海是藍的,天是藍的,數學家的公式為什麼也是藍的?」原來圖像偏藍色基調,現在好像糾正過來了。手機之所以進步這麼快,得益於我們的戰略「備胎」,因為我們網絡建立的戰略備胎沒有用,就劃給了終端,終端一下如魚得水,每三個月換一代,主要是數學家的貢獻,當然還有物理學家做光的三色傳感器。 所以,如果電子工業還停留在買別人零部件來組裝,不可能的。當然,他們也有數學,只是數學是別的公司做的,在零部件中加錢賣給他們。在這個方面,我們應該是領導世界的,站在世界最前面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