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實錄】川普極限施壓,華為底氣何來?任正非答媒體四十二問

2019-05-22 06:02

? 人氣

我們首先要肯定美國在科學技術上的深度、廣度,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我們還有很多欠缺的地方,特別是美國一些小公司的產品是超級尖端的。我們僅僅是聚焦在自己的行業上,做到了現在的領先,而不是對準美國的國家水平。就我們公司和個別的企業比,我們認為已經沒有多少差距了;但就我們國家整體和美國比,差距還很大。這與我們這些年的經濟上的泡沫化有很大關係,P2P、互聯網、金融、房地產、山寨商品……等等泡沫,使得人們的學術思想也泡沫化了。一個基礎理論形成需要幾十年的時間,如果大家都不認真去做理論,都去喊口號,幾十年以後我們不會更加強大。所以,我們還是要踏踏實實做學問。

5、《澎湃新聞》:關於芯片的問題。看到何總發的公開信以後,很受鼓舞。我看資料海思是2004年成立的,經過這麼多年發展,在很多方面已經有自己的芯片。當時是怎麼推演的,您個人或者華為當時如何決定做自研芯片?包括何總講到「極限生存」的假設,推演到目前為止,您前兩天接受媒體採訪說到「我們已經不需要美國芯片了」,這個過程能不能描述一下?當初的推演到現在的結果,符合當初的設想嗎?如果美國芯片完全不能供應,為客戶提供服務的能力如何?

「最終,我們還是要在山頂上擁抱,一起為人類社會貢獻。」

任正非:其實我們犧牲了個人、家庭,犧牲了陪伴父母……,這些都是為了一個理想—站到世界最高點。今天大家憋不住了,就喊出口號,要「爭雄世界」、「世界第一」。以前我們是不允許喊的,為了這個理想,我們與美國遲早有衝突。為了避免這個衝突,2000年初的時候,我們也很猶豫,能不能戴頂「牛仔帽」,我們曾經準備以100億美元把華為賣給一家美國公司,合同簽訂了,所有手續都辦完了,就等對方董事會批准。所有談判人員都在酒店買了花衣服,在沙灘上比賽跑步、乒乓球,等待批准。在這個過程中,美國公司董事會換屆,新董事長比較短視,拒絕了這項收購,收購就沒有完成。當時準備賣給美國公司,我們的想法是,一群中國人戴着一頂美國「牛仔帽」打遍全世界。這個想法沒能實現之後,我們高層領導表決,還賣不賣?少壯派一致表決「不賣」,我也不能違背。我告訴他們,遲早我們要與美國相遇的,那我們就要準備和美國在「山頂」上交鋒,做好一切準備,從那時起,就考慮到美國和我們在「山頂」相遇的問題,做了一些準備。但最終,我們還是要在山頂上擁抱,一起為人類社會做貢獻的。

記者:包括華為其他管理層也釋放出「有能力繼續為客戶服務」的信息,會不會因為美國事件對原來的大客戶、對業務造成影響,我們怎麼應對?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