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實錄】川普極限施壓,華為底氣何來?任正非答媒體四十二問

2019-05-22 06:02

? 人氣

任正非:我從來沒有研究過我們國家的具體社會問題,現在也是讓公共關係逼着對外,拿我來當「盾牌」到處「擋槍子」,我就上戰場,我老了,打死了就算了,不在乎了。因此,我的主要精力是研究公司內部存在的問題和關注世界相關領域技術,確定我們戰略上哪些有錯誤的。我跟自己的家人關係都處理不好,我跟兒女交往太少了,跟太太交往也少。她說「你就關心你的公司,不關心家人」,如果我再關心社會,可能我的家就沒有了。所以,我對社會無法評價,我也沒有精力去研究國內其他企業。

30、《財經週刊》:美國國防部提出的頻譜擔憂,有辦法解除嗎?

任正非:我不是正在解除嗎?

31、《虎嗅》:收到了一份您之前接受外面採訪的冊子,我仔細讀了,看到外面問的一些問題,對於我們來說是一些很匪夷所思的問題。其實可以看到,包括都有一些國與國之間相互了解和意識形態的問題,您覺得怎麼去改進?會不會考慮華為未來改變在國外的一些姿態、一些傳播?或者說,在全球化上會做一些什麼樣的改進呢?

任正非:我們不會通過傳播解決,還是通過給客戶提供優質服務來解決我們的形象。我們已經很先進,客戶一用就知道多厲害了。舉一個例子,韓國LG董事長找我說,他要開300兆的LTE,當時我還反對,他帶了兩個翻譯來說服我,我說100兆就夠了,300兆沒必要,他還是堅持300兆。我們就賣300兆設備給他。過不了多長時間,保羅教皇訪問韓國,在1.3平方英里土地上,韓國集中了30萬人,每個人舉起手機用300兆拍攝往外傳,網絡沒癱瘓。第二個例子,哈吉保障,之前每個運營商都癱瘓,我們接手以後哈吉保障一次也沒有癱瘓過。四、五百萬穆斯林禱告前一瞬間,所有人都要關手機,禱告完以後,所有人同時開手機,我們的網絡沒有癱瘓,很順利。這都是我們在世界形象的榜樣,不會通過媒體傳播的方式來改變我們形象。

至於在國外的投資,是因為我們需要。比如,我們在英國投資光芯片工廠,主要為了將來以英國作為這些芯片的出口中心。我們在德國和日本都有這樣的工廠,根據需要來確定的,不是為了純粹說明什麼形象,我們不需要形象,只需要訂單。

32、《觀察者網》:昨天我們參觀了華為股權結構的展廳,有兩個感受,產生了兩個問題。第一,華為的股權結構走上了一條跟東亞地區主要科技公司完全不同的道路,例如三星電子以及台積電,外國機構和外國人佔股比例高達50%以上,三星電子和台積電的股權結構,使西方資本可以從東亞的頂尖科技公司獲得資本性的收益,您如何看待差異以及資本性收益這個話題?第二,華為股權結構是華為自己探索一條適合華為自己道路的結構模式,而且華為在過去幾年跟西方媒體有過溝通。昨天聽下來,目前很多西方媒體都有一些誤解,認為並不是全民持股,而是全民的薪酬獎勵計劃。這就體現了西方的兩面性,一方面西方的科技公司比較重視人才、重視技術,有令人尊敬的一面;但另一方面,跟自己不同的模式,會抱有很大誤解或者不理解,您認為西方誤解的根源在哪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