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馬無夜草不肥,中國的「夜草」是什麽?

2019-05-19 06:20

? 人氣

如果説郭台銘的鴻海代表著廣東模式,那麽張忠謀的台積電就代表著臺灣模式。吳介民指出,鴻海能夠在中國採取以量取勝的戰略,乃是中國為鴻海提供了廉價的生產要素,尤其是廉價的人力資源,如果沒有過去幾十年龐大民工隊伍貢獻勞動力,哪會製造出像鴻海這種「高新科技業、但勞力密集」的龐然大物?反之,台積電也是採取所謂代工模式,但它開拓出一條獨特的道路,以優異技術獲得非常高的利潤,成為全球頂尖企業,並且在台灣形成了完整的半導體產業鏈。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成功,背後有累積幾十年的製造業文化因素,不是憑空而生。這也可以解釋,為何中國砸下重金搞半導體製造,至今成果仍有限。吳介民進而分析說,鴻海與台積電是在不同產業類別、不同技術檔次上的企業,無法以簡單量化數據做比較。但兩者呈現出台灣在企業升級與轉型策略上的路線差異。台積電,還有無數不靠中國廉價生產要素的中小企業,仍持續在台灣走出一條穩健可行的道路,背後一個重要因素是,三十年來台灣在民主法治上的進步,提供了安穩的產權與經營環境——這就是臺灣模式比廣東模式及中國模式更加優越的地方,臺灣人應當有充分的自信,不依靠中國也能幸福且快樂,脫離中國反倒能更加幸福且快樂。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作者為旅美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