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最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余杰專欄:馬無夜草不肥,中國的「夜草」是什麽?

2019-05-19 06:20

? 人氣

然而,中央最擔心的就是「粵人治粵」的趨勢。從胡錦濤時代後期開始,特別是進入習近平時代,不聽指揮、離心離德的廣東本土官場多次遭到清洗,如今已潰不成軍。在江澤民時代及胡錦濤時代前期風生水起的所謂「市場化媒體」、在全國範圍內最敢言的「南方報系」,幾乎同步遭到清洗,逐漸走向瓦解,變得跟北京的中央級媒體一樣空洞無物、面目可憎。那批最優秀的中青年記者、編輯(其中不少是我的同學或年齡相近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大量流失,或轉戰網路,或移居海外。同時,北京對以粵語為代表的廣東本土文化嚴防死守,試圖消滅粵語而以普通話取而代之。廣東的新興資本家和中產階級失去了他們的言論喉舌,成為被任意收割的韭菜。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吳介民在本書並未討論這個有趣的問題:為什麼經濟上的廣東模式未能在政治上發展出強勁的廣東自治?這個主題或許可以寫成另外一本書:在民國時代功敗垂成的地方自治、聯省自治,如何在今天中國各省市經濟發展不平衡的狀況下,在像廣東這樣的先進省份再度復活,進而瓦解中央集權的體制?

臺灣模式優於廣東模式

中國崛起的奧秘,卑之無甚高論,如吳介民所説:「中國這三十年從農民工身上擠壓出來的價格剪刀差(被壓低的勞動成本的剩餘),一部分被資本家(外資與本地資本)奪取,一部分則被國家汲取而成為高速積累的資金。」這些借助台商等外資的「金母雞」剩下的金蛋,這些用農民工的血汗和眼淚熬煉成的金蛋,卻成為習近平「一帶一路」計畫中天女散花般「大撒幣」的本錢。幾億農民工作為卑微的「低端人口」,隨時可能被趕出城市,也無法享有城市中最基本的教育、醫療資源,習近平卻大大方方地將數千億美金的「剪刀差」用於其帝國擴張的虛妄霸業。

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開始,吳介民多年赴中國進行田野調查,直至太陽花學運後他被禁止進入香港——當然是從此再也不能踏足中國。本書中有對一家台商台陽公司的個案研究:台陽是一九七九年就進入廣東的最早一批台商,確實挖到第一桶金。但在二零一零年,全球經濟格局翻轉以及中國的經濟生態體系變遷的大背景下,臺陽公司關閉了在中國的工廠,結束了在中國的業務,及時全身而退。十年以後,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被當作砲灰的台商苦不堪言,想抽身卻已然來不及了,正應了香港電影《無間道》裡的一句臺詞:出來混,總要還的。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於4月17日宣布參選2020總統選舉(資料照/顏麟宇攝)
如果説郭台銘的鴻海代表著廣東模式,那麽張忠謀的台積電就代表著臺灣模式。(資料照,顏麟宇攝)

在中國擁有最多工廠和工人的臺灣首富郭台銘出馬選臺灣總統,新當選的國民黨高雄市長韓國瑜宣稱只要接受一國兩制就能「人進來,貨出去」,似乎失去中國這個世界工廠和最大市場,臺灣就連飯都沒得吃。但吳介民在臉書上分析説,臺灣模式並非廣東模式,廣東乃至中國走上了一條不能回頭的下坡路,並不意味著臺灣只能跟隨中國走入這段下坡路,臺灣還有別的選擇。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