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選登場》鼓勵華人參政、微信為友中反對黨輔選 澳媒:中國勢力滲透澳洲大選!

2019-05-14 21:00

? 人氣

澳洲選舉:總理莫里森(左)與在野的工黨領袖蕭頓為爭取華裔選民支持,紛紛開設微信帳號(AP)

澳洲選舉:總理莫里森(左)與在野的工黨領袖蕭頓為爭取華裔選民支持,紛紛開設微信帳號(AP)

澳洲18日將舉行大選,中國透過鼓勵華人參政、在社群媒體微信奚落總理莫里森領軍的執政聯盟、協助強調改善澳中關係的在野黨工黨,試圖影響選情,受到外界高度關注。

澳洲國會選舉將改選眾議院全數席次及超過半數的參議院席次。近期的民調顯示,在野黨工黨(Labor)的支持度領先,可望擊敗自由黨與國家黨(Liberal-National)執政聯盟。

位在墨爾本東部的齊澤姆(Chisholm)是其中受矚目的選區。《雪梨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在13日的報導以該選區為例,說明中國共產黨透過建立與候選人的關係,意圖影響下屆澳洲政府組成,推動有利中共的政策。

該選區共9名眾議員候選人,工黨的楊千慧(Jennifer Yang)是台灣移民,曾擔任萬年興市(Manningham City)市議會議員及市長;自由黨的廖嬋娥(Gladys Liu)出生香港,是華人社群領袖。兩人競逐成為首位華裔女性眾議員。

《雪梨晨驅報》引述澳洲查爾斯史特爾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教授漢密爾頓(CliveHamilton)的分析指出,楊千慧和廖嬋娥的選舉活動、在華人社群掛的榮譽頭銜,都與親中共或中國政府支持的團體或個人有密切關聯。

漢密爾頓是研究中國如何滲透澳洲的著名學者。他分析指出,北京鼓勵它信任的華人在其他國家加入政黨、並參加選舉,也就是所謂的「華人參政」政策,楊千慧與廖嬋娥的例子說明這個政策為這些國家帶來的隱憂。

《雪梨晨驅報》指出,楊千慧與廖嬋娥的例子說明,中國政府已成功掌控澳洲的華人社群和華人政治組織,這也使得尋求華裔選票的候選人別無選擇,必須向北京的衛星團體靠攏。

對於相關問題,楊千慧不評論,要《雪梨晨驅報》詢問工黨。而工黨的發言人拒絕評論,僅說「這沒有意義」。

澳、中關係近年因中國在南海軍事部署、在南太平洋擴張勢力、在澳洲干預內部政治等作為而陷入緊張,去年8月澳洲宣布禁止中國華為和中興供應5G網路設備,使關係更惡化。

澳洲《金融評論報》(Financial Review)在13日的報導引述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澳洲研究中心主任陳弘的說法指出,中國希望工黨勝選,重啟澳、中關係,也盼澳洲解除對華為的禁令。

陳弘指出,工黨過去對於改善澳、中兩國關係做出許多重要貢獻,雖然兩國關係在工黨籍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的任內有些波折,「但沒有像現在這樣糟」。

美國OZY新聞網近期分析華裔澳洲人對澳洲選舉的影響。文章指出,華裔澳洲人在10年內倍數成長,至2016年有121萬3000人,佔澳洲人口比例從2006年的3.2%成長至5.4%,主要政黨使盡前所未見的努力爭取華裔選民。

楊千慧與廖嬋娥在4月中的辯論用中、英雙語進行,創澳洲選舉首見。她們的選區有12%至15%的華裔人口。

中國最受歡迎的社群網路平台微信(WeChat)也成為候選人爭取華裔選票的戰場。包括莫里森(ScottMorrison)、工黨領袖蕭頓(Bill Shorten)等多人都開設微信帳號。

澳洲廣播公司(ABC)近日報導引述學術報告指出,與中共相關的社媒帳號常在微信奚落莫里森和執政聯盟,指他們加入微信只是為了選票,很少攻擊蕭頓和工黨。

澳洲坎培拉大學(University of Canberra)研究員顏森(Michael Jensen)等人在去年11月至今年3月間觀察微信在澳洲最受歡迎的47個帳號,其中29個有中共的官方背景。

他們近期的報告指出,中國在微信上為執政聯盟反輔選。其中,取名「鐵血軍事」的微信帳號上有留言:「有個國家的腦袋被袋鼠踢得不輕,現在想要來跟我們做朋友」。

另外微信上有留言說:「《雪梨晨驅報》等澳洲媒體在1月28日引述專家說法指出,中國利用微信干預澳洲選舉,不可置信的是,澳洲總理莫里森在2月1日就開設了微信帳號」。

澳、中關係成為這次澳洲選舉的熱門話題之一,特別是工黨籍的澳洲前總理吉亭(Paul Keating)日前批評澳洲情報人員是「瘋子」,因為他們對中國干預澳洲、對澳洲造成威脅的看法已經「走火入魔」,要修頓上台後換掉他們。

媒體報導,對於吉亭的談話,修頓及工黨影子內閣外長黃英賢(Penny Wong)都立即切割,表示他們無法認同。

澳洲工黨的亞裔聯邦參議員黃英賢(翻攝網路)
澳洲工黨的亞裔聯邦參議員黃英賢(翻攝網路)

媒體分析,吉亭突如其來的談話可能影響選舉,目前工黨只要穩穩地打選戰就有可能贏,沒必要此時節外生枝。

但也有工黨候選人認同,例如曾經擔任運輸部長的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澳洲廣播公司報導,艾班尼斯說,他與吉亭有同樣看法,如果每次談到中國或中國在區域的角色,就有仇外心理,這樣不符澳洲的經濟利益。

澳洲是美國盟邦,而中國是澳洲最大貿易夥伴。對於美、中貿易衝突,莫里森近日指出,澳洲會跟朋友(指美國)站在一起,也會跟「顧客」(指中國)站在一起,不用選邊。

對於莫里森把中國比作「顧客」,蕭頓提出批評。蕭頓說,澳洲與中國的關係更為複雜,他不會把中國、日本或韓國當顧客,他們都是非常複雜、變動的社會。

蕭頓在4月底接受澳洲金融評論報專訪時批評,執政聯盟對中國政策不一致,處理對中關係有時候過於激怒對方,如果工黨勝選,澳洲政府「不會把中國只當作是個威脅」。

蕭頓說,這不代表他不會聽取澳洲國安單位的建議,也不代表他不了解澳洲對五眼聯盟(Five Eyes)的承諾(五眼聯盟是澳洲與美國、英國、加拿大、紐西蘭的情報共享網絡),「但是我們無法只從害怕的觀點」處理對中關係。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