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拿中國25億補助?中資陰影再罩南海雙子星案

2019-05-09 15:00

? 人氣

港商南海以荷蘭建築師作品取得雙子星案,但中資問題未解。(甘代民攝)

港商南海以荷蘭建築師作品取得雙子星案,但中資問題未解。(甘代民攝)

台北市雙子星聯合開發案又爆出新爭議。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立法院質詢時表示,雙子星案的得標者香港南海控股有拿中國補助款。南海控股則解釋,這是預先繳款的退還,不算補助金。

黃國昌拿出證據駁于「無知」說

黃國昌拿出南海控股在香港交易所發布的年報資料,證實近兩年都有接受中國政府撥款補助。他會這麼憤怒指控,是因為香港南海控股主席于品海日前接受報章雜誌專訪時提到:「如果懷疑我是中資,就拿出證據來」、「這事(指雙子星案)不是民意代表的事,是法律的事」、「我不覺得它是政治議題,而是八卦議題,我認為就是無聊的民意代表刷存在感,他們一就是無知、一就是無賴,還有一個可能就是無能。」

立委黃國昌拿出年報資料證實,南海確實有收受中國政府補助款。(郭晉瑋攝)
立委黃國昌拿出年報資料證實,南海確實有收受中國政府補助款。(郭晉瑋攝)

有著大砲性格的于品海直接吐槽民代,雖沒指名道姓,但黃國昌還是不滿被影射「無知」,拿出證據反駁于的說法。

從港交所揭露的資料顯示,南海控股年報從二○○七年起至今,在「其他經營收入」中有一項「政府撥款」,每一年給的金額不一,近三年都有高達上億港元的補助,分別是一六年的一.三五億港元(五.二六億元新台幣)、一七年的一.一二億港元(四.三六億元新台幣)、一八年則有一.一八億港元(四.六億元新台幣),○七年到一八年這十二年間,南海共拿到二十五.二二億元新台幣中國補助款。

根據南海年報上的附註說明,這些撥款「主要自中國政府機關收取之政府撥款,乃以補貼形式發放予本集團之影院業務及資助數件開發項目,發放補貼旨在透過向從事影院業務、研究及開發項目且達到一定條件之商業機構給於經濟援助,藉以推動創新。該等撥款並無附帶未達成條件或是或然責任。」證明這筆款項是來自中國政府。

南海控股12年共拿中國補助款25.2億元新台幣
南海控股12年共拿中國補助款25.2億元新台幣

南海:預繳電影基金的退還款

南海控股旗下的大地影視,在中國二、三線城市擁有一千一百多家電影院。大地影視也自製電影,其中最著名的是《孔子》。這部電影在一○年春節檔期上映,中國各大戲院還為此拉下美國大片《阿凡達》,成為當時中國最火紅的話題。

對於中國補助款,南海控股高層對本刊解釋:「南海集團所屬的大地影院業務,是依照中國與香港所簽訂的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以港資身分進中國投資影院業務。」「中國政府為扶持電影事業,立法要求城市及電影院繳納『電影事業發展專項基金』,當電影院達成中國國產片排片比例,則可申請退還部分繳納款項,此為公司繳納款項之退還款。」

「這筆款項是各家電影院上繳的,不是政府從別的地方提撥的預算,目的是在鼓勵播放中國國產片。」也就是說,南海認為這是預先繳款的退還,不算補助金。

中國各地各電影院的票價不一,但每 一張電影票票價要抽五%,上繳做為「電影事業發展專項基金」。中國各省市政府會依照電影院播放國產片狀況、銀幕屏數比例及票房等做為基準,再用這筆款項用來獎勵電影院。幾乎中國各大電影院都會拿到這筆「補助」,大地影院當然也不例外。

不過,近年來中國電影界人士,包括名導演馮小剛在內,對於這筆名為電影發展基金只補助電影院,而不是獎勵製片與拍電影的相關產業有意見,甚至有輿論質疑,中國政府發放這筆獎勵金沒有規則,不獎勵電影,卻只給「有路子的電影院」。

事實上,南海集團的另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中國數碼也領有中國的補助款,並以發展影音娛樂數位平台為主,近幾年積極推動電競,從○七年至一八年共領到四一七九萬多港元(約一.六億元新台幣),看來在中國境內投資,多少都可以領到中國政府的補助款。

中國數碼12年拿中國補助1.63億元新台幣
中國數碼12年拿中國補助1.63億元新台幣

在中國的港商與台商都有領補助款

南海接受中國政府的補助,性質上與中國旺旺控股、鴻海旗下的工業富聯和富智康接受中國補助性質相似,都是中國官方為招商而給企業的補助、稅負減免等返還款。

中國旺旺一七/一八會計年度拿到四.七七億元人民幣補助,鴻海旗下兩家公司則在一八年拿到四十一億元人民幣,都遠高於南海收到的補助款。而針對旺旺接受中國補助一事,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表示,台商在中國大陸的企業接受補貼並不違法。

台北雙子星開發案於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開標,由港資南海旗下的南海發展與馬來西亞馬頓集團所組的團隊取得優先議約權。做為外資,南海團隊須先將資金匯進台灣成立專案公司,而這筆資金得經過投審會審查。南海因中資陰影纏身,讓投審會不敢貿然通過,原本預計三月底要簽約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為此數度炮轟投審會「龜速」。

南海集團除了有中國政府補助款外,南海的主要營收九成四來自中國,加上于品海與中國太子黨中信集團前負責人王軍熟識,中信集團還曾持有二%至三%南海的股票,王軍女兒王京京也曾任南海集團所屬中國數碼的董事。于品海也從不否認他與王軍的關係,但強調王軍早已出脫南海持股。

雖然中國中信集團已不是股東,卻還是南海發展的債權人。在中國開發房地產的南海發展,現在最熱銷的房產就屬深圳「半島城邦」開發案,賣房子有資金需求,南海發展將其控有深圳半島城邦開發母公司六灣開發(BVI)的所有股權全質押給中國中信銀行深圳分行,中信銀因此成了南海的大債主。

做為台北雙子星的最優申請人,香港南海發展的資金調度卻頗為「頻繁」,不僅把子公司六灣開發股權質全押給深圳中信銀,還把自家的股票全數押給南海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中國數碼。

南海發展以股票質押借款

根據中國數碼一八年的年報揭露,南海發展以股票質押的方式,向中國數碼借款十億多港元(三十九億元新台幣),原本將在一九年六月三十日到期,今年初協議展期兩年,至二一年六月為止。展期可能是因為靈活的資金運用策略,也可能是需錢孔急。   

雙子星開發案主要土地產權在中央與北市府手中
雙子星開發案主要土地產權在中央與北市府手中

南海控股的最大股東是于品海個人及家族投資公司,持股超過七成;中國數碼則為南海控股,持股約六成,另一股東為中國數碼股權激勵託管基金,持股八.三一%,所以南海發展此舉是向自家人借款。

南海對本刊解釋說:「南海發展股權質借參照一般銀行借款所採用的徵信措施,正常地進行還本付息及展期,不存在貸款違約而讓中國數碼執行質押相關權益的可能性。」

為符合北市府要求?

同樣的質疑,日前立委徐永明表示,南海一七年年報揭露,中國中央匯金與中國建設銀行合計有一七%的南海控股抵押權益,質疑一旦金融機構紓困南海,將有「債轉股」的風險。

對此,于品海對媒體回應,這些是普通股質借,不是可轉債,也非優先股,因此中央匯金與中國建設銀行都沒有權利將此債務轉換成股權。況且這兩家即使合計一七%,也未達雙子星招標規定三成限制。

于品海面對媒體訪問不斷重複這句話。(柯承惠攝)
于品海面對媒體訪問不斷重複這句話。(柯承惠攝)

另一項外界對南海的質疑是,南海發展董事名單的變化。在一八年七月以前,南海發展的五位董事中有三位是中國籍,超過一半的比重,直至投標時才轉換為兩位台灣籍、兩位中國籍與一位香港籍。這個轉變被認為是為投標雙子星才更動多一位台灣人,讓公司董事會結構不再由中資控制。

南海對此表示,南海發展為南海控股百分之百的子公司,南海發展董事都是公司員工,董事名單無關股權與經營權,會做調整是為符合北市府要求,南海的大股東還是于品海個人。

面對立委與輿論對南海財務結構與中資身分的質疑,「究竟是在質疑我?還是在質疑北市府?」于品海不只一次如此反問外界。

即使于品海認為北市府在招標案的審查過程中,早就已經把南海與于的家人從頭到尾、翻箱倒櫃地徹底調查一遍,投審會還是不放心。

「中資問題無聊透頂!」于品海不管是在記者會或媒體專訪都不斷地說這句話,「雙子星標案規定是中資不能持股超過三○%,不論外界用什麼方法說我們,我們遠遠沒超過三○%!」只是投審會是否會以北市府的審查結果來做決策?底下各方角力仍在暗潮洶湧中!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琴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