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韓國瑜賣菜,銷售數字如天方夜譚,MOU只是「意向」

2019-03-28 15:00

? 人氣

韓國瑜(中)就任以來,拿下多張農產品外銷採購訂單,造就的是他個人的政治能量?還是農漁民的利益?(高雄市政府提供)

韓國瑜(中)就任以來,拿下多張農產品外銷採購訂單,造就的是他個人的政治能量?還是農漁民的利益?(高雄市政府提供)

新聞熱鬧滾滾,韓國瑜就任以來接連拿下多張農產品外銷採購大訂單,看似成績斐然,但此等「一人出盡鋒頭」的生意模式,真的能夠照顧高雄農民?我們就從水果(農產品)外銷生意怎麼做談起,來認真檢視這每一筆訂單的虛實。

風光出訪面子做足,裡子待檢驗

首先登場的是今年春節前夕,由福建平潭台商發起的「高雄-平潭」九小時快輪,起運五十五個貨櫃、價值約二二○○萬元新台幣的高雄農產品。有趣的是,買家「嵐台企聯會」誇下海口說,有信心創造每年四億五千萬元新台幣的產值。以平均一個貨櫃農產品一萬美元報價計算,等於一年出口約一五○○個貨櫃的農產品,這相當於台灣一年鳳梨出口中國市場的數量。怎麼算都覺得這個數字像是天方夜譚!

過年後韓國瑜出訪星馬,這是延續去年底高雄市議員與高雄市農會先行前往「踩線團」的成果驗收。韓國瑜在馬來西亞「風光地」與當地糧食進出口總商會總會長拿督斯里蔡寶強簽署「合作意願書」(MOU),以及採購高雄農漁「乾貨」的一億元新台幣訂單──這張訂單是「乾貨」而非生鮮蔬果農產品;MOU也就是一個意向書,並沒有商業上的強制力。

緊接著,韓國瑜風塵僕僕趕往新加坡,這個被寄予厚望的重頭戲,高雄市府確實拿下新加坡最大國營超市NTUC三年訂單;然三年二三○○萬元新台幣,平均每年七百多萬元,勉強來說就是「農產品的促銷展示推廣費用」,距離真正的「上架銷售」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原因很簡單,因為新加坡農產品九成以上仰賴進口,鄰國馬來西亞與南邊的澳洲這兩個農業大國,是新加坡最重要的農產品供應國;相對的,台灣農產品在新加坡並沒有太強的價格競爭力。

高雄有足夠農產品外銷?

韓國瑜從星馬回台,輪到中國的「紅色企業」登場。三月十日,一家位於江蘇省的陸企「文峰集團」,在遠東航空公司牽線下,三方簽訂每年採購五億元新台幣的農漁生鮮及特產品,並由遠東航空公司包機直航。這筆訂單最有趣的地方不是天文數字的採購金額,而是「包機直航」。要知道水果(農產品)的體積大、單位價值偏低,一般多採用海運方式運輸,要走到「空運」除非是少數極需保鮮且高單價的農產品,實在看不出高雄哪些農產品有空運的價值。

到三月下旬,韓國瑜更出盡鋒頭,先是郭董送上大禮,向韓國瑜簽下一年一千萬公斤(一萬公噸)的農產品,強調以高雄為優先,是台商訂單不是紅色訂單;接著,澳門供應商聯合會會長葉紹文拜會,帶上一千萬元新台幣的農產品採購訂單;最後,在韓國瑜見證下,高雄市農會、漁會與「廣東潮州連都貿易公司」簽下一年十億元新台幣的訂單,打破前面幾筆訂單的金額紀錄。

史上最強菜販成績單
史上最強菜販成績單

有趣的是,當天連遠在美東地區的台商都希望能把高雄水果賣到紐約,但這樣高單價的空運運費,當地人士是否消費得起?至於廣東潮州陸企的十億元新台幣訂單,就和平潭、江蘇的訂單一樣,高雄能否有這麼多的農產品可以外銷?

高雄農漁民們,您們準備好了嗎?

韓國瑜很自豪地說:「這些人發現訂單多的時候,生產者自然會調節他的生產量。」如果農產品的生產量是可隨時像工業產品這麼輕鬆自如調節,國內也就不會「產銷失衡」問題了,擔任過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四年多的「韓總」,應該不會連這個道理也不懂吧?

農產品貿易的三大法則:別人沒有的我有(互通有無)、東西賣得出去(買家能賺到錢)、貨要送得到(運費划算,也能保鮮),因此對生產端而言,必須採取「計畫性生產」才能應付如此龐大的訂單。問題是,高雄的農漁民們,您們做好準備了嗎?這場韓市長的個人秀,造就的是他個人政治能量,還是農漁民的利益,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本文作者為雜糧基金會專門委員、前北農員工)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