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專欄:韓國瑜入中聯辦踩到港人政治底線

2019-03-29 06:30

? 人氣

作者坦言,在反菁英主義的潮流中,韓國瑜是典型的人物,成功吸納草根市民,成為攀登大位的政治明星。韓國瑜(左)與劉結一(右)。(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作者坦言,在反菁英主義的潮流中,韓國瑜是典型的人物,成功吸納草根市民,成為攀登大位的政治明星。韓國瑜(左)與劉結一(右)。(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中聯辦大樓是北京在香港權力的標誌和符號,亦是破壞一國兩制、打壓民主的重要標記。韓國瑜進入中聯辦會見主任王志民,欠缺政治智慧,也傷害不少香港市民對國民黨和他的期待。

三月二十二日,高雄市長韓國瑜旋風式訪港,在香港也掀起一陣「韓流」。為了想響應「發大財」的號召,我特意打開「韓天」和「韓森」兩大電視台收看政論節目,看看這些媒體會如何評價韓國瑜之行。結果看不到半小時就令人發笑作嘔。

訪港之行不是「政治零分」

身為前總統馬英九口中「又老又窮」的香港人,實在難以理解,這些媒體為何每天要花上兩到四小時的時間吹噓韓國瑜的功績。最可笑的就是,這些名嘴、專家和政客們,為了吹捧韓國瑜,不斷地將香港、澳門、大灣區都捧上天。他們所說的,都與香港人感受大不相同;例如他們說香港、澳門都因為旅客非常多而發大財,卻無視近年旅客過多,而對兩地民眾居住的社區造成嚴重滋擾。

韓國瑜說,要在上任後做到「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專注行銷高雄及賣出農產品,但訪港之旅肯定不是給人這樣的感覺。

在韓國瑜上任後,我鮮少批評韓市長,畢竟這是台灣人民與高雄市民的選擇,香港人無法對此置喙太多,而一向喜愛高雄風土人情的我,也只能默默祝福韓市長和高雄。可是這回韓國瑜訪港走入香港中聯辦,顯然踩到不少香港人的政治底線。

過往眾多台灣縣市長到訪香港,大多都在香港社交場合或中聯辦外跟中聯辦人員接觸,但韓國瑜最「突破」之處,是進入位於香港島西環的中聯辦待了兩小時。當然,他要見中聯辦官員,也許香港人不會有這樣大的反應,但這回問題在於「進入中聯辦」這個標誌性、具有符號意涵的舉動。

中聯辦全名為「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在一九九七主權移交後,取代新華社在港職能,變成北京駐港的常設機構。香港中聯辦在主權移交初期一直保持低調,直至二○○三年的「七一大遊行」,港府與北京嚴重誤判情勢後,中聯辦自此走到幕前,積極地介入香港的政治事務,尤其是牽涉親中派的選舉部署和地方政治。

20190325 upload-中華人民共和國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香港中聯辦。(取自ChinaAA~commonswiki@wikipedia/CC BY-SA 2.5)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香港中聯辦。(取自ChinaAA~commonswiki@wikipedia/CC BY-SA 2.5)

西環治港是破壞一國兩制元兇

曾任中聯辦研究部部長的曹二寶,早在○八年已撰文表明,香港需要兩支管治隊伍,而中聯辦就歸類為「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在不干涉香港自治範圍事務下,體現中國對香港的主權。而今天中聯辦在選舉擔當操盤手,進一步干涉香港政府施政,甚至代表香港政府向親中派議員施壓,要求他們支持政府法案,形成「西環治港」一說。私下也曾有親中派的前區議員跟我說過,中聯辦對區議會選區的掌控已經愈來愈深入,連屋苑(社區)的管理委員會住戶代表人選也需要全面掌握,親中派議員的生殺大權同樣操在中聯辦手中。由此看來,中聯辦本身就是破壞一國兩制的元兇之一。

中聯辦這座大樓是北京在香港權力的標誌和符號,亦是破壞一國兩制、打壓民主價值的重要標記,台灣政治人物不應視之為國台辦那一類的溝通對口單位。過往二十二年,香港民主派只有一○年政改一役,才有機會踏進中聯辦進行談判,但事後都被痛斥為「密室會談」、「賣港」,因此至今未有民主派再進入中聯辦,就算接觸,也只在中立地或立法會舉行宴會時。

韓國瑜見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相信也意味著中方希望加強與他接觸、交流。香港人也許阻止不了他們見面,可是就算是過往的海基會、海協會會談或是「馬習會」,也是選擇中立地會面,韓國瑜選擇進入人家的屬地,是一種不適宜、有失格調的安排,既欠缺政治智慧,同時傷害不少香港市民對國民黨及他的期待。

傳出這次韓國瑜整個行程都是中聯辦安排,更有一些政府人員私下跟我說,哪位官員接待韓國瑜都是北京做最終決定。香港《基本法》本身列明北京除負責香港國防、外交事務之外,其他均屬港府高度自治範圍之內,但一九九五年中國副總理錢其琛發表「錢七條」,把港台接觸列為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或授權,這與《基本法》不符。因此,韓國瑜此行,無疑是港府與北京欲進一步劃下一國兩制的潛規則,並矮化台灣。更令人憂慮的是,將來若再有台灣縣市長到訪香港,是否每次都需要到中聯辦跟該辦人員見面,成為兩岸「新常態」?

傷害港人感情如何賣農產?

假如韓市長對香港和台灣各界的批評,只是以「歪七扭八的看法」、「瘋言瘋語」胡混過去,只會進一步傷害香港人感情,那又怎樣可以行銷高雄、賣農產品和交朋友呢?

在反菁英主義的潮流中,韓國瑜是典型的人物,成功吸納草根市民,成為攀登大位的政治明星。韓流狂襲,台灣政府也需要積極檢討,為何草根階層對政府的治理無感。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刊新新聞1673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