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救流浪狗,只為了要讓更多人明白,生命應該被尊重(上)

2015-10-12 09:46

? 人氣

「我的狗場專收那些快被人家殺掉的狗。」他是王丰,是一名機師。一般人都覺得機師的收入很高,生活奢華,但王大哥的生活非常簡單,五、六十塊打發一餐,三十年來都自己剪頭髮,衣服全都是自己手洗親燙,因為他要將這些省下來的錢,全部拿去救援流浪狗。

-
圖片來源:王丰臉書

我只希望狗狗能活下去 找到一個家

王大哥的狗場在台南,約訪的前一天他才去台南看了一隻狗,這隻狗最初被一個廟公領養,看廟看了十年,後來得了骨癌,腹部以下的部位腫得跟自己身體一樣大,完全不能行走,只能勉強拖著身體在地上爬。廟公知道王大哥有在收容狗,便跑來說:「這隻狗我不要了,我們沒錢替牠治,也不想替牠治。」

當民眾發現自己的狗生病,不願意花錢替牠們治病,就把牠們丟到收容所去,以為收容所會代替他們醫治,殊不知政府收容所只會「安樂死」。

王大哥告訴我們「救狗」的完整過程;一撿到狗狗,第一件事情不是想著要把牠往哪送養,而是要先帶牠們到醫院去做全身健康檢查,看身上有沒有疾病或感染,若有的話,則要準備一筆錢讓牠們住院觀察,投藥、打疫苗,直到狗狗身體恢復健康,才能思考要將牠往哪裡送養。

對救狗的人來說,怎麼花時間燒錢都不是問題,最苦悶的就是努力救出來的狗,卻送養不出去,這些狗們就只能留在狗場。他情緒激動地告訴我們:「有一隻在狗場待了整整十三年,後來生病長腫瘤,腫瘤惡化破掉,我只能抱牠去醫院安樂死,這隻狗等不到一個屬於牠的家就死在了醫院。」

「有時候我會回想,難道救牠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牠待在陰暗的狗場?如果沒辦法幫牠找到一個溫暖的家,那十三年前,我救牠又是為了什麼?」王大哥稍微用手帕抹了一下臉。

-
圖片來源:王丰臉書

我不敢說我多愛狗,但我對狗有一種很特殊的感情

「由於飛行員的工作一次就離家十來天,也常常日夜顛倒,回到家以後總是需要睡大頭覺補眠。如果我躺在床上睡一整天,我的狗就躺在我身邊一整天,完全不吃飯不尿尿,任何人都叫不動,就只陪我睡覺。等我醒過來,牠就看著我搖尾巴,直到我下床,牠才願意去吃飯。」對愛狗的人來說,狗狗對人的信任與深厚的情感,全然超越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全台灣每天都有成千上萬隻狗狗流浪,對一般人來說,今天見到一隻狗,明天還會遇到另一隻。但對王大哥來說,為什麼「救狗」這麼重要?他說:「我沒有特別偉大,只是不忍心看著狗在街上流浪。」

王大哥把救狗的過程放在臉書分享給大家,希望可以發揮影響力,要呼籲人們以領養代替購買,並集結大家的力量,募款救援狗狗。王大哥的狗場目前有兩千四百隻狗,一隻狗一個月伙食費最少一千元,一個月下來要花掉兩百四十萬,一年則將近燒掉三千萬!但很多人並不深究,單方面認為王大哥是「高收入的機師」,總覺得「反正你賺得很多錢,你很厲害」於是不斷地把狗塞給他。

他無奈地表示:「你們知道嗎?如果我不接受,他們還會罵說:『媽的!你不是有接受募款,我請你救狗,你居然不理我!』所以我們現在做的很困難。」

-
圖片來源:王丰臉書

救狗與父親爭執 僅留下沒說出口的告別

2013年是王大哥救援流浪狗事業的高峰,當時第一座狗場剛成立,還自己自費出了公益CD,募來一百萬的善款。那時候的王大哥幾乎三過家門而不入,父親非常生氣,天天打電話來咆哮,後來他乾脆拒接電話,父親就在答錄機裡留言,但王大哥不曾回應過,父親因此對他感到失望透頂,不再沒日沒夜地打電話,最後一個月只打來了兩通電話。

而王大哥跟父親最後的交集,僅剩下答錄機裡的這兩通電話與幾段問候留言。

在父親離開人世的前十五天,最後一則從父親那而來的信息,裡面說到:「王丰啊,你要記得好好吃飯,不要太累啊!」王大哥紅著眼眶說這則留言他到現在都還不敢刪,就這麼靜靜地讓這段話躺在龍潭家的答錄機裡。他哽咽地說:「投入救援流浪狗就是這樣,心裡的苦沒辦法講,還錯過了跟我爸最後相處的機會。」

當時的王大哥人在紐約,接獲姐姐發訊息說「老爸已經走了。」他不敢置信地質疑:「妳確定嗎?」

姐姐回答他:「對,身體都涼了。」

同事都很驚訝,完全不敢相信王大哥的父親過世了,他居然還能若無其事地開四個多小時的飛機。「你離開家裡十天,就算家裡發生了天大的事,你也什麼都不能做,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開你的飛機。」王大哥苦笑著:「做這行的就要有這種本事啊!」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日。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