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救流浪狗,只為了要讓更多人明白,生命應該被尊重(下)

2015-10-12 09:48

? 人氣

業績政府做 屁股留給別人擦

我們問王大哥,為什麼政府不願意積極救援流浪動物?王大哥回答,其實政府心底明白得很,只是不願意做。「十二夜」導演Raye在拍完這部電影之後,希望可以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於是跑去找台北市動保處的官員,期望能夠改善收容所的環境與規定。可惜這次的會面並沒有交集,裡面的科員還說出:「如果你們這些愛心人士,不要在外面餵那些流浪狗,讓牠們自己餓死,收容所的問題不就解決了!」

「你們知道嗎?這段話居然是從一個動保處的官員口中說出來!」王大哥睜大雙眼,難掩激動。他提到,2015年南部某縣市推動零撲殺,地方政府對外宣佈不再施行「十二夜安樂死」。如果收容所只「進」不「出」,怎麼可能負擔得了那麼大量的動物?那些狗狗跑到那裡去了?

「我告訴你們這些狗去了哪,有人來拜託我們狗場說:『因為我們有十二夜零安樂、零撲殺的政策,你們可不可以幫我們收這些狗。』所以,我們今年光在南部就收進來兩百五十隻狗,政府『零撲殺』,業績他們做,屁股由我們擦!天底下居然有這樣的事!」

「這些官員們,面對流浪動物的態度就是如此,他們都把狗看成垃圾,覺得狗死了,問題就解決了。一般人又何嘗不是這樣覺得呢?你看到一隻流浪狗得了皮膚病,從你面前走過,你會不會願意拿出五萬塊帶牠去看醫生,再幫牠找一個家?你不會,通常你會說,牠很可憐,你們這些救狗的很有愛心、很辛苦,但我無能為力。」

-
圖片來源:王丰臉書

我救狗 是因為生命就應該得到尊重

聊起動保法,王大哥顯得氣憤萬分。台灣動物保護法於1998年實施,到今年2015年,已經整整實行十七年。動保法第十二條,提及應該要「控制流浪動物的數量」,但並沒有說要「殺死流浪動物」,政府單位卻擅自援引這條法令,做為他們殺狗的理由。

「撲殺流浪狗這是全台灣都應該面對的問題,以台北市為例,台北市的流浪狗全部被抓到內湖美潭街上的收容所準備撲殺,理由居然是牠們會污染環境。」王大哥提到,動保處有十一台救援車,每台造價一百一十七萬,草綠色的車身寫著亮晃晃的「Animal Rescue Team」,但是這些救援車卻不是「救狗」,而是「殺狗」。台北市政府在流浪動物這塊每年預算劃分兩億,為什麼明明有資金,動保處不願意做節育,反而寧願讓牠們安樂死?

王大哥告訴我們一個駭人聽聞的內幕,因為殺動物這項業務是外包的,所以他們寧可安樂死,也不願意經手麻煩的救援送養,而殺一隻狗政府編列的預算是一千塊,但事實上殺一隻狗要花多少錢呢?3 cc的針頭一支一塊,致死劑量的硫酸鎂跟氯化鉀,2.5 cc八塊錢,加上人力與運送、焚化的費用,殺一隻狗的成本頂多兩、三百塊。

「換句話說,殺一隻狗,外包廠商可以賺進七百塊。」

原來殺狗是一種產業,有如此之大的利潤,王大哥說出了,更讓人感到悲傷的安樂死過程,「安樂死」的方式非常殘忍,就是拿著一支針亂戳狗的胸腔,狗會在極度驚恐的狀態下心臟痙攣,痛苦地死去。

除了殺狗的流程以外,台灣法律對待生命的態度也輕率地令人心寒。

「在台灣棄養一隻狗送去收容所,棄養費只要三千塊。在德國,棄養一隻狗要罰多少錢,你們知道嗎?總共要罰兩萬歐元,台幣九十萬元。」台灣,有太多不負責任的狗主人會隨意地遺棄自己的狗,因此王大哥經常到收容所花錢救狗。

-
圖片來源:王丰臉書

「我們就是要做給政府看,讓政府開始反省!」

據王大哥的資料表示,全台灣有38間動物收容所和委外的民間獸醫院。台東收容所每年編列的預算為六十萬元上下,等於一個月五萬元;桃園因為有兩百萬的縣民,所以共有一千兩百萬的預算;台北市的預算最多,高達兩億元。全台灣官方的流浪動物救援與收容預算,每年加起來約為五億元。官方每年的績效就是殺十萬隻的流浪動物,每殺一隻的成本,五億除以十萬,一隻是五千,數字就是這麼來的。

「我的狗場目前有兩千四百隻狗,救援一隻從醫療到照護、送養,成本至少一年一萬。狗場裡有一半的狗會存活下來,其中有百分之五的機率會送養,狗場請了12個幫手,一個月的人事成本就要42萬,水電費10萬,飼料則是一個月60萬。我們去公家的收容所把狗帶出來看醫生;領養一隻成犬,要繳370塊的規費,有的收容所還收到560塊,假設我們一次帶20隻出來就要花掉7400塊。林林總總加一加,我的狗場一年大約花將近三千萬。因此我們救援兩千四隻狗的營運成本一年不超過三千萬。」

「假設台北市把預算分三千萬給我的狗場,我們就可以不需要募款,這些善心的款項就會流到別的狗場,提升別的狗場的素質,就可以救更多的狗。」王大哥一口氣說完這段話,更進一步表示,因為救狗的圈子並不大,他經常擔心自己的名氣太大,隨意的募款會搶走別人的資源,其他狗場會因此經營不下去。他補充道:「多的是比我愛狗的人,收容了很多流浪貓狗,但是因為不懂網路,不知道怎麼透過網路募款,只能靠一些愛心人士捐贈物資苦撐。」

「動物救援車,1999一通電話,救狗隊就來把狗抓走,十二天一到立刻處理掉。」這個流程對王大哥來說,是非常荒謬的事,整個訪談的過程裡,他不斷反覆一句話——「真正的救援應該是讓狗得到適當的醫療,再幫牠找一個家。」因此他從來不隨便地把狗送出去,認為大量的送養是沒有意義的一件事,最重要的是要幫狗狗們找一個家,找到屬於牠們的幸福。

「政府有這樣做嗎?沒有,政府從來就是把牠們關著,等到十二天後,再送牠們一針上路。」全台灣每年燒掉五億的預算,只為了殺狗。但是其實只要每年三千萬,就可以讓兩千四百隻狗狗得到適當的醫療和照顧,讓牠們有機會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家,專屬於牠們狗生的幸福。

-
圖片來源:王丰臉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日。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