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記者辭職旅行387天(上):礦工男扮女裝偷跑回家,於是發展成男生穿裙子的傳統服飾...

2015-07-07 17:14

? 人氣

野生的Vicuna淺咖啡色的身體,帶著白色毛的肚子和細長的腿,小小的頭看起來其實更像羚羊。

野生的Vicuna淺咖啡色的身體,帶著白色毛的肚子和細長的腿,小小的頭看起來其實更像羚羊。

羊駝和駱馬的國度

我喜歡草泥馬(羊駝和駱馬),第一次到南美的玻利維亞時,在海拔4千多公尺的高原地帶看到駱馬(Llama),幾十隻自由野放在草原上,耳朵繫上醒目的絲帶作識別。當時玻國人告訴我,駱馬很聰明,自己放牧後,還會懂得自己回家呢。

我在玻利維亞驅車作公路遊,一個星期內穿越多個洲,經常可以在高原路上看到駱馬;牠們生性好奇,每發現人類出沒就會駐足回眸,和我目光對峙,戒備心強、不容親近,多次想親手摸摸牠們,都會立即閃開。對於玻利維亞人來說,駱馬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朋友。考古學家發現,人類自6千多年前即開始豢養,可適應3 千到5 千公尺的高海拔嚴寒天氣。由於超過一半人口從事畜牧,駱馬就等於玻國牧民的銀行定存,家中駱馬數目愈多就愈富有。從新人結婚,到小孩出生,都會以駱馬做賀禮,在祭祀時還會灑羊駝血。

alpaca1.jpeg
原住民婦女和忙著吃草的羊駝們。

來到秘魯和厄瓜多,就看到更多的羊駝(Alpaca),那身毛茸茸看了就覺得溫暖。不少原住民會帶著羊駝到庫斯科讓遊客合照,有時在車水馬龍又狹窄的小石路,超過1 公尺高的羊駝緩緩地橫過馬路,以自成一格的優雅節奏走著,和繁忙熱鬧的庫斯科成了明顯的對比。在神聖峽谷有一個羊駝和駱馬農場,可以看到很多種類的草泥馬;我最喜歡牠們看起來很八卦的樣子,而且愛看鏡頭,假暴牙的樣子很逗趣。其中還有毛長得像拖把般的蘇黎(Suri)品種,毛髮像是雷鬼頭, 雖然看來有點髒,還是很搞笑。

alpaca3.jpeg
毛長得像拖把般的蘇黎(Suri)品種,雖然看來有點髒,還是很搞笑。

駱馬和羊駝雖然有時光憑外型很難分辨,但無論毛質、價錢和肉質(天呀!我還竟然有吃過!)都差好遠。當地人教我,第一個辨認方式是看頭部:從側面看來,駱馬的嘴型比較突出、羊駝的面比較扁,看起來比較單純的樣子。而另一個辨認方式是看耳朵,羊駝的耳朵伸直, 駱馬的耳朵則有少少弧度,呈香蕉型。還有駱馬的背部比較平,印加人從前會用來運載貨物,而羊駝的背比較彎,不適合載貨。我喜歡在市場買草泥馬毛製的產品,駱馬毛較粗,羊駝毛很滑,可最貴重的是以野生的羊駝品種Vicuña 毛所織的,被稱為「神的纖維」,在古印加文明屬貴族專用的衣物,平民穿上的話可是犯法呢。

alpaca2.jpeg
他們生性好奇,喜歡與人四目交投對看,看後面兩隻對鏡頭多敏感!

美麗的秘魯姑娘和穿裙子的男孩

我喜歡拉丁美洲其中一個重大原因,是因為當地很多原住民還會穿傳統服裝。在秘魯,光是庫斯科及神聖峽谷一帶,已經能看到多個族群各有特色的打扮。

來到南部的內陸城市阿雷基帕(Arequipa)附近的高哥峽谷,又完全不一樣。這裡的女生穿的是刺繡精美而複雜的背心,繡滿花草和鳥的圖案;內襯長及地的絲絨裙子,以紅色和藍色最常見,其中一半也是大量的刺繡和滾邊,精緻到我想用來當居家裝飾。這個峽谷主要為哥納瓜(Collaguas)和卡巴納(Cabanas)族,在西班牙殖民統治之前,兩族族人不能通婚,而且還透過頭顱塑形的方式分清你我。印加人向來有頭顱骨塑形的傳統,一般還是貴族才會進行。自嬰兒時期即用木板夾著孩子的頭,像卡巴納族的頭骨是瘦長型,哥納瓜則是短而橫向型。直到西班牙傳教士來到,禁止了這種被視為異端的殘忍習俗;今天在高哥峽谷,兩族人就改為憑圓頂的刺繡帽,和平頂的亮片帽來分辨彼此,也算是種有效而簡單的方式。

peru1.jpeg
哥納瓜族少女,殷切又剔透的眼神,天真中帶靦腆的笑容。

我在峽谷的其中一個村莊遇到一群哥納瓜族少女,只要是手上有相機的人都很難按捺得住按快門的慾望。不過人在秘魯一段時間,自然知道這邊的潛規則:「拍照不是免費的」。像在庫斯科就有大量家長推家中的小朋友到街頭叫賣,或招遊客合照來賺錢;利用小孩掙錢,也剝削了小孩學習的機會。因為不想助長這歪風,所以平常我也只能狠下心不會給錢,頂多送上食物。在這裡,我也只有先按兵不動。

「過來和我們拍照吧!」女孩們向我招手。「拍照?可是我沒有零錢呀。」我試探的說。女孩們表現得相當驚訝,一聊之下才知道原來她們是想推廣傳統的舞蹈,而且還不斷問我要電話和電郵地址。這時候我真覺得自己是個庸俗又邪惡的大人呀!習慣了拉丁美洲的社會方式,竟然用金錢來衡量這群可愛又有熱誠的小朋友⋯⋯真的讓我慚愧不已呀﹗

peru2.jpeg
裙上圖案襯上擺賣的手織腰帶,配上一抹淺笑,臉上歲月的痕跡也很美。

忽然發現在這群女孩中,有一位戴的帽子與眾不同,是一頂滾有綠色流蘇的草帽,還巧意用帶子微微遮住臉,竟是穿著長裙子的小⋯⋯男生!原來以前殖民時期,大量招集男丁去挖礦,可工作環境惡劣,簡直九死一生,男礦工特意男扮女裝從礦場偷走回家,和妻兒團聚和延續家族血脈。今天就發展出這獨特的傳統服裝和舞蹈。這小男生夾在一群女孩中,樣子有點靦腆,不大講話,非常可愛,可能是想讓遊人忽然發現自己時而大吃一驚吧。

為什麼我喜歡的傳統服裝都是以女服為主呢?事實上,大多數的男性原住民都早已換上西式服裝,T-shirt 配運動褲,雖說更方便工作,可就是沒特色,而且女人們不也照穿傳統服下田嗎?由此看來,還是女性那堅定不移的心比男性更為執著,對保持傳統更有堅持吧?

peru3.jpeg
我喜歡細細觀察婦女們編織的巧手。

鷹之谷

從紅磚白屋的庫斯科,坐了10小時的通宵巴士,來到南部的內陸城市阿雷基帕,是截然不同的景色。同樣是西班牙式的建築,可是在阿雷基帕最著名的聖嘉大蓮娜修道院(Santa Catalina Monastery),卻是以穆德哈爾式(Mudéjar)建築興建,屬摩爾人離開西班牙後,融合阿拉伯文化和天主教特色的建築。彩色的小屋牆身,屋內的中庭設計,花園裡的水池,都讓我好像回到了西班牙的格拉達納。

來到阿雷基帕,重點是到附近的高哥峽谷,峽谷有3,180 公尺深,比美國大峽谷還要深兩倍。除了去看那峽谷景色,最重要是一大早到峽谷中的「神鷹十字架(Cruz del Condor)」,一睹對秘魯安地斯民族意義重大的神鷹(condor)。

要目睹神鷹必須在早上機會才較高,所以我在山中的旅館住上一晚後,隔天一早4 點又再坐車出發,終於趕到9 點左右來到了神鷹十字架。從這裡到山下的峽谷足有1,200 公尺,單是峽谷的氣勢已經震撼;看著對面山頭,由山腰帶點枯黃的梯田,一層一層延伸到谷底的河流和平原,變成青蔥的農田,又佩服起印加農民的辛勤。

peru4.jpeg
人人頭抬起,大家都拿著相機拍神鷹,只是鷹的速度太快,很難抓住他們的舉動。

在途經的村莊有原住民捉了神鷹,綁上鐵鏈,用來和遊人拍照賺錢。當地導遊向我們說明,原住民會投石頭來捉神鷹,導致牠們的數目不斷減少。眼看被栓住的神鷹還真吸引不少遊客拍照,導遊勸喻同行的人不要去拍照,以免再助長或鼓勵這種行為。

差不多90 分鐘後,幾個略大的黑影在湛藍的天空畫過,是傳說中的神鷹!據說張開的翅膀能達3.2 公尺,能活長達70 年,為體型最大、壽命最長的鳥類之一,就出現在我的頭上!牠們利用從峽谷底上升的熱空氣,乘著風力飛行到半空,最高能達7 千公尺;與其說飛行,更正確的字眼是滑翔,沒有拍翼,姿態瀟灑得讓人羨慕。

沒有鳥類應該被鐵鏈拴住或是被剪翅,牠們應當是屬於天空的。

同樣的,也沒有人的意志應該被困牢。看著自由飛翔的神鷹,我默默期許:是的,我會,我會一直走下去,讓旅遊成為我的生活,讓世界成為我的家。這,就是我的夢想。

本文經授權選摘自啟動文化《辭職旅行的意義:拉丁美洲的感動;讓自己進化成更好的人

alpaca5.jpeg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