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鳳這樣一個零政治經歷的素人,憑什麼當上最年輕政委?幕後推手竟是她

2020-11-02 15:45

? 人氣

唐鳳進入內閣擔任數位政委,推動了「跨部會新業務」的發展。照片提供:唐鳳 Photo credit: CC BY-NC-SA 4.0 Kaii Chiang 江凱維

唐鳳進入內閣擔任數位政委,推動了「跨部會新業務」的發展。照片提供:唐鳳 Photo credit: CC BY-NC-SA 4.0 Kaii Chiang 江凱維

許多人好奇,像唐鳳這樣一個完全沒有政治經歷的素人,為什麼可以進入內閣擔任數位政委?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台灣的政府提供三種從政管道。第一種是選舉系統,例如立委、縣市長及縣市議員,一定是經過民意選舉進入立法院、地方縣市長及議會。第二種是國家文官系統,要經過國家舉辦的公務員考試,進入基層擔任公務員,如果表現優異,最高可以晉升到部會次長,也有少數會升任部長。如果是國家考試錄取的人,不論政黨輪替,只要工作沒有出錯,就可以做到退休。

第三種是舉薦系統,一些攸關執政黨治理成效的關鍵職位,例如行政院各部會的部長及次長,總統及行政院長會徵詢各界賢達的意見,以找到最適合推動政策的關鍵人物。所以,出身學界的學者、民間團體的領袖,甚至社會運動的要角,都可能成為部長或次長。不過,大選後如果政黨輪替,內閣名單通常會全數換掉。

二○一六年,三十五歲的唐鳳經過舉薦,進入林全內閣擔任數位政委。推薦她的人之一,是馬英九總統時代的前任政委蔡玉玲(擔任法政政委)。在唐鳳上任工作之前,蔡玉玲告訴唐鳳:「讓政府運作改版的工作,就交給妳了!」

20200912-長風基金會執行長蔡玉玲12日出席「突破論壇─金融鬆綁,中小企業資本市場復興運動」。(顏麟宇攝)
蔡玉玲發現,政府的運作就像舊款手機,招惹民怨。(資料照,顏麟宇攝)

政委雖然位階等於部長,但所處理的業務通常是跨部會的專案,而不負責各部會特定的業務。在唐鳳之前,內閣裡面只有科技政委,負責科技會報相關的業務,並沒有負責數位治理的政委。

過去幾年在政府工作,讓蔡玉玲發現,在全民都已經使用智慧型手機的時代,政府的運作卻還像最舊款的手機。無論是在收集民意、研擬政策還是執行政策的過程中,政府並沒有善用網路和科技,敏捷應變。到最後,即使是立意良好的政策,還是招惹民怨。

「政府這一部機器太複雜,機器裡的每一個人都管一個按鈕,一個人按,機器不會動;要每個人都一起按了,機器才會往前走,因此,我們這一部機器,非常需要改版,」蔡玉玲有感而發,「尤其是跨部會的新業務,光是要找到由誰負責這個業務,就要花很多時間,因為每個部會都不認為自己應該主導。」

但是,有沒有可能,「跨部會新業務」就是民眾現在最需要的服務呢?

短髮精悍、戴著黑框眼鏡的蔡玉玲,是台灣少數同時嫻熟產業與數位法規的專家。從法律系畢業後,她考取律師資格,當過九年法官。後來意外進入台灣 IBM,七年內成為 IBM大中華區法務長,之後自行開業,創立律師事務所。二 ○一三年,她應邀進入內閣擔任政務委員,任內花很多時間推動數位經濟相關法規,並建立了 vTaiwan 數位經濟法規線上諮詢平台。

她擅長結合民間社群的力量推動政策。在建立 vTaiwan 的過程中,她跟公民黑客團體 g0v 開始接觸,因此認識了唐鳳及其他核心成員。蔡玉玲非常認同這群人對社會議題投注的熱情,後來,她甚至跟 g0v 的朋友說:「我也要當黑客,法律黑客!」

二○一六年,唐鳳因為蔡玉玲等人的舉薦,帶著公民黑客的 DNA進入政府,擔任政委。

唐鳳在行政院的政委辦公室,就是以前蔡玉玲的辦公室。對於這種像是「交換身分」的巧合,蔡玉玲開玩笑地說:「這大概是史上第一次,有政委變成黑客,而有黑客變成了政委。」

作者介紹|丘美珍、鄭仲嵐

丘美珍

專欄作家/TED 講者。作品散見《天下獨立評論》《遠見華人菁英論壇》。 歷任記者、編者、作者、譯者、編劇,享受不同文字的多重面貌。 得獎紀錄:文化部電影優良劇本獎、基督教華文創作金獎。 曾任:《經理人月刊》總編輯、《數位時代》編輯總監、時報出版副總編輯。策畫暢銷書《時間教會我們的事》。

鄭仲嵐

1985年生。輔仁大學畢業、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日本研究碩士,大學時曾留學日本九州。喜歡搖滾音樂祭與棒球、足球。過去任職台灣的壹電視與三立電視,後轉任BBC台灣特約。現仍供稿給BBC、德國之聲之外、也在聯合報、關鍵評論網等媒體開設專欄,並在東京nippon.com任職多語種部門記者與編輯。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親子天下《 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限量獨家雙封面書衣+三代共筆題詩版】 》(原標題:天才黑客進入政府)
責任編輯/焦家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