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問成敗、聽命行事的「社畜」養成教育,大前研一:日本人像是巴夫洛夫的狗!

2017-06-30 11:30

? 人氣

日本商務人士之間,以「麥肯錫式」、「麥肯錫流」的邏輯思考,解說問題解決手法的相關書籍最近大受歡迎。這些書籍的作者當然都來自麥肯錫公司(McKinsey & Company),然而他們所受的教育,追本溯源,其實是我在四十年前為了適用於日本,而將全球麥肯錫公司所使用的各種分析手法體系化、通用化後的「大前式」、「大前流」思考。當然,其中也融合我一路被培養成科學者的歷程中,所養成的思考方式或最喜愛的希臘式邏輯學方法等。

對於經營諮詢顧問的工作而言,能夠「明確斷言」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換句話說,除了說「社長,去做吧!」又或是「就這麼做吧!」等,其他任何的建議都沒有意義。然而,日本的某某總研(綜合研究)等單位,總是喜歡用「but……」、「however……」的方式向企業建議:「社長,也可以試著這樣做做看!」或是說:「也可以設想一下這種狀況的發生……」。但在這樣提出建言的同時,最後反而容易搞不清楚結論……而這樣的情況真的是所在多有。說起來,這就像是「晴時多雲,下雨機率百分之三十,部分區域陰天常下雨」,這樣曖昧的天氣預報一樣,但即便是天氣預報,如果經營諮詢顧問無法提出「請帶雨傘」,又或者是「不必帶傘」等明確的結論與建言的話,那麼經營者就無法採取行動。

0000
日本的教育是一種「O╳」模式,所以人逐漸恐懼被打 ╳,也就是怕「失敗」。(圖/すしぱく@pakutaso)

所以針對企業所面臨的問題,我都會刨出根本原因後鎖定目標,提出最有效果的解決對策與實行的問題解決手法,並確實灌輸到麥肯錫的部屬腦中,就這樣一路直到做出成果。要是那個解決對策不正確,又或者是前提條件改變了,那就要立刻重新斟酌考慮,並依需要隨時修正。懷抱確信、採取行動,做出成果,這就是所謂的「經營」。

反觀大部分接受日本教育的人,就像某某總研一樣,過於想要提升精確度,總不擅長「斷言」。那是因為日本的教育是一種「O╳」模式,所以人逐漸恐懼被打 ╳,也就是怕「失敗」。

例如,我的兒子在國中英語課寫了「My mother is american」,被打了兩個 ╳。因為 american 的 a 不是大寫,而且還沒有打上句點。妻子忿忿不平地對老師抗議說:「身為美國人的我都看得懂,為什麼要打 ╳ 呢?」所謂「一葉知秋」,日本的教育就是這樣,只要有些微錯誤就會全被打 ╳。所以,日本人才會變得像「巴夫洛夫的狗」(Pavlov’s dog)一樣,以條件反射來迴避失敗。

但是,這種人在 21 世紀的商務世界中完全派不上用場。在現今這個沒有標準答案的時代,無論如何就是必須決定想法,比其他人搶先一步往前邁進。

所以我才會建議日本的商務人士,要刻意地上司或同事面前「嘗試斷言」,提出自己所認為的問題點。這本書可說是我至今體系化的「大前式」集大成,濃縮了商務人士的各種判斷。希望你在參考了本書之後,從明天起也能變身成為「勇於斷言」、「付諸行動」、「做出成果」的商務人士。

作者簡介|大前研一

商業突破大學(Business Breakthrough University)校長。
1943 年出生於日本福岡縣。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學士,東京工業大學原子核工學碩士,麻省理工學院(MIT)原子力工學博士。曾任日立製作所原子力開發部工程師,1972 年進入麥肯錫顧問公司,歷任總公司資深董事、日本分公司社長、亞洲太平洋地區會長。1994 年離開麥肯錫後,以建言者的身分活躍於世界各大國家和企業,並以全球觀點及大膽創見,持續提出創新的建議。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平安文化《大前研一決斷聖經:一句入魂!「大前哲學」集大成之作,晉身職場勝利組的88條黃金守則!》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