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人一談戀愛,就像嗑藥又發瘋?30年前台大才子一首歌,道盡千年人性真相

2017-05-10 16:07

? 人氣

「關於戀愛症候群的發生原因,至今仍然是最大的一個謎……有些專家學者研究後相信,戀愛是內分泌失調所引起,卻有別人認為戀愛屬於濾過性病毒,像感冒無藥可救但會自動痊癒……」——黃舒駿〈戀愛症候群〉

為何人一談起戀愛總像精神病一樣,常做出一些難以理解的事情、整天黏在一起也不覺得膩?將近30年前,台大音樂才子黃舒駿作詞、作曲的這首〈戀愛症候群〉,可以說把千百年來人類戀愛的醜態與喜悅都說盡了。

1989年黃舒駿創作的〈戀愛症候群〉歌詞多達846字,在那個保守年代看來,這歌詞可說是相當前衛、震撼,放到今天來聽也覺得好貼切。他精確描述人類戀愛後的各種「症狀」,從墜入情網、熱戀到分離,不論你正在單身、失戀,又或者戀愛中,聽了以後誰也無法否認:我們都曾患上這戀愛症候群。

談戀愛的大腦,就像吸食古柯鹼

「戀愛狀態下的大腦,與瘋子只有一線之隔。」日本精神科醫師岡田尊司就於《戀愛這種病》一書指出,談戀愛就跟吸食古柯鹼的情況類似,大腦會發出名為「多巴胺」的神經傳導物質,隨時保持在亢奮狀態,說話說個不停、還會突然詩興大發、寫出一堆日後看了只想揉一揉丟進垃圾桶的肉麻情話。

而黃舒駿〈戀愛症候群〉,也道出「發病初期」的各種反應:洗澡洗得特別乾淨、刷牙刷得特別用力、半夜突然爬起來彈鋼琴、站在陽臺對路人傻笑、突然瘋瘋顛顛突然很安靜……

這些看起來精神分裂的行為,就是陷入愛情的最佳證明。多巴胺分泌得越多,戀愛中的人越是興奮,精神分裂的狀況更是有可能出現。上一秒你還想著他的微笑,下一秒就開始擔心他已有了其他心上人,戀愛中的我們心神不寧,戀愛中的我們幸福又焦慮。

岡田尊司指出,戀愛狀態的大腦就像多巴胺藥物中毒者,一開始會很容易滿足,後來就會漸漸麻痺、或因為戒斷而焦躁不已,當對方無法陪伴時,再理性能幹的人也會變得跟瘋子一樣。

「每天漫無目的的膩在一起,言不及意也覺得好有趣」

談戀愛的人,或多或少有時真的像個變態,不停的翻閱心上人的社群動態,將他的照片從第一張看到最後一張,又或者想要去他的打卡地點來個巧遇,再者就是仔細調查他按了誰讚,又與哪個假想敵成為好友。在戀愛中,我們成為了私家偵探,成為了變態。

當〈戀愛症候群〉一曲來到高潮,戀人們終於如願以償、兩情相悅,眼裡只有彼此,把自己的24小時給了對方,影響到戀愛的事情就是大事,與對方無關的事情就無關緊要,隕石砸下來也無所謂,只要還牽著心愛的人。

「每天漫無目的的膩在一起,言不及意也覺得好有趣;走著坐著躺著趴著都形影不離 像是兩人三腳又像連體嬰……」——黃舒駿〈戀愛症候群〉

無藥可救,但總有一天會自動痊癒

無奈多巴胺的魔法會隨時間消退,戀愛就像感冒一樣,總有一天會自動痊癒、總是有清醒的一天。當兩人的化學物質逐漸消散,你曾認為世界上最美麗的人瞬間成了癩蛤蟆,牽一下手就嫌煩,待在一起空氣便沉悶,所有缺點瞬間放大,曾經心心念念的臉孔如今面目可憎,曾經好想見好想見好想見,現在不見也沒關係了。

「兩人開始互相厭倦、互相攻擊對方缺點,所有甜蜜都隨風而去,然後開始從錯覺和誤解中清醒,驚訝自己為何如此不聰明……」——黃舒駿〈戀愛症候群〉

甜蜜的負荷如今只剩討厭的壓力,電話不想接、訊息懶得回,找上門來不覺得浪漫,只想甩門離開,愛情的保存期限到了,戀人認命的分開。

黃舒駿唱到了結尾,這段轟轟烈烈的戀愛也悄悄隨之結束,曾經的戀人們開始緬懷,以往的互相厭惡慢慢消失,時間久了,終究雲淡風輕,仍是慶幸經歷過這段戀愛,就算已痊癒,在夜裡,我們仍會想念那個讓自己患上戀愛症候群的舊情人,想念那個換上戀愛症候群的自己。

封面圖片來源/擷取自shichwan@youtube
責任編輯/謝孟穎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彤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