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李又宗觀點:從沈懿現象看台灣音樂文化的困境

台灣饒舌歌手沈懿赴中國參加「天籟之戰」,表現獲得肯定。 (作者提供)

台灣饒舌歌手沈懿赴中國參加「天籟之戰」,表現獲得肯定。 (作者提供)

沈懿是一名台灣的饒舌歌手,他最近因為上了對岸的音樂節目《天籟之戰》而爆紅,回到台灣以後,受到了台灣各大媒體的報導,包括壹電視、TVBS、東森新聞,幾乎主流媒體都給了沈懿正面的肯定,因為他是第一個到對岸的饒舌歌手,這非常不容易,因為大部分的饒舌音樂都充滿了情緒性字眼,在對岸嚴格的廣電法限制之下,沈懿用西遊記的元素,以一曲《大鬧天宮》紅遍對岸。

這個爆紅,沈懿等了16年,從17歲等到了33歲。

沈懿03 (作者提供)
饒舌歌手沈懿(右) 。(作者提供)

儘管他之前也小有成績,曾經幫周杰倫的電影《功夫灌籃》寫過插曲、也為曲家瑞打造過饒舌歌、更在今年上過《中國好歌曲》,但是他受過的冷落,不下這些成績百倍。沈懿曾經為了生活,做過節目配音員、到夜店當過MC、甚至還扮過活動的布偶人,在人生低潮時,他也曾到百貨公司賣衣服。在賣衣服的那段期間,沈懿有時看到朋友或是歌迷,還會偷偷的躲起來,不讓別人發現。

沈懿跟我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躲,那一段「躲」的時間,他常常問自己:「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這個問號,是很多台灣創作者最常給自己的符號。從《天籟之戰》回台後,其實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當時對岸的新聞已經從北京傳到了哈爾濱,但是沈懿「回家」後,媒體卻只報導對手華晨宇,對台灣自家的沈懿,不但完全沒有畫面,還隻字未提,連名字都沒有上。幸好在音樂公司和歌迷對媒體的串連反映下,媒體注意到沈懿,也才有了這波爆紅的機會。

沈懿02 (作者提供)
饒舌歌手沈懿(右)。 (作者提供)

我跟沈懿的音樂公司偶爾有一些成音上的合作,我就問了問對岸製作規模如何,黃建東老闆也只說是歎為觀止,為了做一集節目,可以把一整個體育館包下來,然後上百名樂隊加上歌手,每一首歌的排練次數都以一百次起跳,音效工程更不用說,每集節目都有專業的成音師,把節目中的每段表演,當作是錄音室的專輯在調整,對照台灣的節目經常只有一名Keyboard老師,聲音也只求平衡,也無怪乎亞洲的歌手都要往對岸發展了。

我一直覺得台北大巨蛋是個奇怪的議題,蓋了個可以容納四萬人的巨蛋又如何?有誰思考過,台灣有多少棒球比賽有單場四萬人的市場?聽說台灣最近又要斥資40億在南港蓋流行音樂中心,這固然是好事,但是也請政府是否能好好先了解在地的音樂人,在花40億蓋場地以前,能不能也拿出10億著重音樂人才的發展?如果10億太多,那是否能拿出4億幫忙台灣的音樂人?台灣一首歌的商業製作預算大概在30萬,雖然不多,但也已經足夠一個音樂人過上好一段日子了。

我相信台灣還是有很多音樂人,他們有實力和毅力、有理想和夢想、還不乏成績,可是,我們的舞台很少,還經常要到別處發光發熱,爭取別人的肯定,就像沈懿一樣,他從對岸紅回台灣,也只是突顯了台灣流行音樂從輝煌到沒落的困境罷了。

*作者為導演、影像工作者。現為牡羊座創藝影像有限公司負責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