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底薪5萬」房仲業務有多爽?台灣最醜陋風景長怎樣,看完這些故事就懂了

2016-05-10 17:56

? 人氣

沒有大型房仲業的資源、又要面對對手惡性競爭,她感到孤立無援,卻也不得不繼續做下去...(圖/公視提供)

沒有大型房仲業的資源、又要面對對手惡性競爭,她感到孤立無援,卻也不得不繼續做下去...(圖/公視提供)

如果說全台灣密度最高的店面是便利商店你一定不意外,但房仲業的數量卻快超過便利商店,你說奇怪不奇怪?

沒什麼專長、也沒有顯赫的學歷,該怎麼樣才能賺大錢?許多房仲業打出「保障底薪5萬」的響亮招牌,吸引不少新鮮人或職涯面臨瓶頸的上班族踏入房仲市場。相較於其他工作,業務對學歷、專業技能的要求較低,入行後一切從零開始,人人都夢想有一天能簽到大單,搖身一變為年收破百萬的超級業務員。

但真的有這麼多人透過賣房子賺大錢嗎?由李立邵執導的紀錄片《風景畫》,道出房仲業務不為人知的辛酸……

「做房仲業務很多是經濟瀕臨崩潰才來,想說賺得比較快,結果竟然崩潰得更快……」

真心帶「客戶」看屋千百回,才發現只是同業間諜

「很多媽媽本來是來買菜的,後來都變成買房子!」葉紅多年前從中國移居台灣,身為一個外國人,沒有人脈也沒有就業經驗,她只能投入房仲業搏一把。葉紅以菜市場周邊為攬客據點,耐心與菜籃族攀談,幾年下來也成了一名資深業務,對於銷售技巧總是侃侃而談,眼底散發光采。

但今日房市早已大不如前,競爭越來越激烈,葉紅再習慣不過的那套「人情味」銷售技技巧,開始失靈了。

例如某次葉紅耐心帶了一位「客戶」四處看屋、不斷讓對方開價詢價,就希望能竭力服務讓對方找到理想住宅,就在她以為快要成交之際,「客戶」突然消失無蹤。事後她才發現,所謂「客戶」只是想來刺探價碼的同業而已,一切都只是騙局。

沒有大型房仲業的資源、又要面對對手惡性競爭,葉紅感到孤立無援,卻也只能繼續堅持騎著摩托車,扛著兩塊廣告看板,對每個路過的陌生人鞠躬哈腰,手上的DM能發多少就發多少,一邊發傳單貼廣告還得提心吊膽怕被開單,日復一日……

(圖/公視提供)
(圖/公視提供)

豪華建案都給大房仲搶去了,誰要買又老又舊的房子?

至於懷抱著高薪夢想,從手機銷售員轉職的強小姐,本想說憑藉著自己之前銷售手機的經驗,前腳已經踏進房仲業,才發現儘管是類似的銷售工作,產品的性質不同、市場不同、客戶族群不同,還是都得從頭學起。

強小姐的主管說,人人都想嚮往嶄新奢華的房屋,那剩下的老房子誰要買呢?新建案被大型仲介公司掌握,小型仲介商只能撿剩下的商品,可想而知,慘淡房市讓剛轉職的強小姐舉步維艱。

「除了專業以外,運氣好才可以存活下來……」她從最基本的路邊行銷開始,重新一步步向主管學習如何面對客戶,不斷的自我準備,才有客戶上門的機會,若沒有充足的準備,瞎貓碰到死耗子的機率就是零,等著回家吃自己。

(圖/公視提供)
(圖/公視提供)

台灣需要這麼多房仲業者嗎?數量和便利商店差不多,該怎麼活下去?

你知道台灣的房仲業和便利商店數量差不多嗎?據統計,全台大約有10000家的便利商店。便利超商處理生活大小事,繳費、微波、寄送物品通通可以解決,數量之多可以理解,但在每天不絕於耳的營建施工聲響中,台灣房仲業悄悄超過8000家,密度竟直逼便利商店。

近年房市漸漸冷清,不動產業務員卻越來越多,僧多粥少的局面讓業務員苦不堪言。根據內政部統計,2015年共有47000名房仲業務在瓜分這塊房市大餅,在2004年每名業務員平均一年可以成交21個案件,到現在,平均一年只能成交6件了。

(圖/公視提供)
(圖/公視提供)

房仲業務不管再怎麼賣力,都可能面臨長達3個月到半年沒有半毛收入的危機。一名業務員無奈表示,現在房市比的是耐力,他們只能每天重複做一樣的事情、嘗試感動客戶。

原本一份可能令人稱羨的高薪工作,卻因地方政府與企業上下交相賊,弊案層出不窮,過度開發炒房,使得一棟棟看似豪華而美麗的高樓大廈,成了業務員最沈重的壓迫,這幅殘酷無比的現實風景畫,你還看得下去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伯璿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