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共享經濟與次世代商業模式

2016-04-09 05:50

? 人氣

基於網際網路迅速演化、全球財富配置新常態,以及超越法治規範時效性等特質,共享經濟已經在貨品、資金、服務及人員移動方面,創造迥異於傳統FTA的另類整合效果。(美聯社)

基於網際網路迅速演化、全球財富配置新常態,以及超越法治規範時效性等特質,共享經濟已經在貨品、資金、服務及人員移動方面,創造迥異於傳統FTA的另類整合效果。(美聯社)

共享經濟將取代去年遭氾濫使用的紅色供應鏈、大數據,以及黑天鵝,而成為次世代(Advanced Generation)商業模式的關鍵顯學。重要的是在共享經濟、區域整合與國家治理三者之中,似乎呈現只能同時滿足兩個條件的三難困境。而這種三難困境將是次世代商業模式最具爭議性的部分。

建立在個體單元、社群互信,以及透明簡化為基本概念的共享經濟,除廣為熟悉的UberAirbnbSnapchatTaskRabbit等,常見形式包括運輸、零售與消費性產品、住宿,以及娛樂、媒體與公關等產業領域,主要是活用閒置財產、資訊、技能,以及資金,將其轉化為各類「服務性商品」。

基於網際網路迅速演化、全球財富配置新常態,以及超越法治規範時效性等特質,共享經濟已經在貨品、資金、服務及人員移動方面,創造迥異於傳統FTA的另類整合效果。一方面,共享經濟脫離國家監管的原生動能,不僅衝擊主流商業模式的運作,也加速後主權時代的濫觴。

三難困境源於國際金融市場運作的經驗累積,意指經濟體無法同時實現資金自由流動、維持穩定匯率,以及有效自主的貨幣政策,必然只能三選其二。三難困境也可運用於氣候變遷,如確保能源安全、推動能源公平,以及維護環境永續,亦只能三選其二。

共享經濟、區域整合,以及國家治理為次世代商業模式的核心概念,而三者無法同時並存的主要原因是本質方面的價值衝突。這三者均具有推動生產要素自由流通的功能,然而,共享經濟誕生於法規監管邊緣,目的在於創造最大價值;區域整合奠基於同化多元規範,目的在於降低交易成本;國家治理則強調有效內部管理,目的在於維持現有秩序結構。

基於上述所論,首先共享經濟與區域整合的結合,雖能滿足創造價值與降低成本,但卻會降低國家內部管理的有效性。其次,國家治理與區域整合的結合,雖能掌握整合動能與方向,但卻可能失去個體運作、社群互信,以及透明簡化所帶來的創新與商機。最後,共享經濟與國家治理的結合,固然能穩定內部結構與創新商機,但特定國家成功模式也將面對跨境發展的通則侷限。

因此,某種程度上,這三者就是秩序(國家治理)、創新(共享經濟),以及效能(區域整合)間的競合關係,無法兼得,就如同三角型內角總和180度一般,彼大此小或彼小此大,理所當然。就現階段的整體發展趨勢而言,創新與效能的組合,也就是共享經濟與區域整合,或將是次世代商業模式的新常態。

*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