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進強觀點:政黨的重組與再生

2016-02-04 06:30

? 人氣

依附在藍綠陣營,仰賴國、民兩大黨關愛眼神成資源給予的小黨,不論是泛藍或泛綠都不能稱之為「第三勢力」。(資料照,林韶安、林俊耀攝)

依附在藍綠陣營,仰賴國、民兩大黨關愛眼神成資源給予的小黨,不論是泛藍或泛綠都不能稱之為「第三勢力」。(資料照,林韶安、林俊耀攝)

新國會已於二月一日正式登場,民進黨籍的「蘇蔡配」,一如預期成為立法院的正副院長,淪為少數的國民黨也「票票入匱」,藍綠惡鬥的老戱碼是否又再度上演,全民都在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相對於民進黨在在展現團結的氣勢,國民黨主席的競逐則明爭暗鬥,本土與非本土之爭方興未艾,而所謂「第三勢力」的其他小黨在大選後則偃旗息鼓,令人不勝噓吁。

台灣現有政黨高達291個,但真正可以上擡面且維持正常運作的卻屈指可數。總體而言,依附在藍綠陣營,仰賴國、民兩大黨關愛眼神成資源給予的小黨,不論是泛藍或泛綠都不能稱之為「第三勢力」,小黨若一味仰人鼻息並無法永續經營,但要在兩大黨夾縫中求生,確非易事,顯現台灣民主政治要接受藍綠之外的第三勢力,尚有一段漫漫長路。而最重要的是,這些小黨必須重整旗鼓,並整合組織及有限的資源,相輔相成,而非只在選舉中呼群保義,平時卻不思經營,若只 知各立山頭,互不相讓,不能集中優勢,就只有被各個擊破。                            

從參與此次立委選舉的18個政黨結果可知,除國、民、親、時代力量外,全數皆墨。選前被看好的新黨雖跨過政黨選票補助費3·5%的門檻,卻未因邱毅的高知名度而取得席次。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小黨在立委選舉中的得票比率逹29.1%,若能整合成二、三個聯盟則就有可觀的席次,不致分散票數而形成無効的浪費,這或是小黨重組所需思考的課題。

新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邱毅至POP radio接受《POP搶先爆》專訪。(顏麟宇攝)
選前被看好的新黨雖跨過政黨選票補助費3·5%的門檻,卻未因邱毅的高知名度而取得席次。(資料照,顏麟宇攝)

另一方面,民進黨雖大獲全勝,當選總統的蔡英文不論是否兼任黨主席,在新政府組成後,民進黨的人事變革勢所必然,國民黨想要從失敗中重生,其重組已可預料,其他小型政黨亦無例外,否則便無法敷應新政局、新媒體以及選民的期待。

台聯被選民開除,名人牌失效

被李登輝一手提拔茁壯,創立於2000年,在黃昆輝擔任主席前,曽先後擁有12、13席立委席次,近年在幾無群眾魅力的主事者獨裁下,僅在上屆僅獲3席不分區並成為台獨基本教義及民進黨側翼的台聯,在本次選舉則完全摃龜,形同被選民開除,甚至不得不宣佈資遣黨工。

而聲勢浩大的民國黨在選舉過程中,因主席徐欣瑩與宋楚瑜搭配,在文宣和新聞能見度上藉力使力,使其他小黨望塵莫及,沒想到選舉結果卻不理想,不僅未取得席次,即連政黨選票補助費也落空,徐對選票數比黨員數少大表不滿,因而引咎辭職未果,究其失敗原因在於造「勢」有餘,卻欠缺打動選民的論述與組織結構「面」不夠務實使然,故其重組應延攬政治專業人士與建立政策論述做起,以祛除少數龔斷的「外行領導內行」做起。

選前關鍵時刻,總統副總統候選人宋瑩配前往中壢平鎮龍岡地區搶票。徐欣瑩。(方炳超攝)
民國黨主席徐欣瑩與宋楚瑜搭配,在文宣和新聞能見度上藉力使力,使其他小黨望塵莫及,沒想到選舉結果卻不理想,不僅未取得席次,即連政黨選票補助費也落空。(資料照,方炳超攝)

此外,在電視談話性節目曝光連連的名嘴候選人幾無一當選,大打名人牌的綠黨社民黨聯盟,雖有蔡英文的加持,但學者形象與理想主義色彩,欠缺「地氣」的組合,再加上同質性高的時代力量形同吸票機,將可能支持的選民幾吸收殆盡,因此也和民國黨的命運相同,並未能跨過門檻;而由論述形象皆佳的雷倩領軍,以基督教家庭價值為訴求的信心希望聯盟,起步雖慢,得票數卻超過民國黨,但也未取得席位,連政黨補助都付之闕如。

從各小黨得票數普遍不理想,可以歸納如下:

一、時代力量搖滾造勢,新媒體勢如破竹

大部份小黨受限資源,組織、文宣能量均無法與國、民、親三黨相匹,但時代力量則在太陽花學運後,成功的援引社運的巨大能量,並取得不可替代的新世代代言人地位,加上黃國昌形象鮮明,口才論述與高學歷均受媒體青睞,另一要角林昶佐善於運用搖滾音樂會,吸引國際媒體大幅報導,出口轉內銷,鄉民、婉君趨之若鶩,助選部隊雖未到街頭,但青春無敵的聲勢驚人,再加上民進黨不啻拉拔,連原本不看好的洪慈庸也後來居上,而李遠哲丶林義雄、李登輝的背書、推崇有加,使其支持力度擴大至中南部,譲民進黨到最後階段不得不打危機牌,令人訝異的是,時代力量反而口不出惡言,不同於一般政黨的負面選舉,搏得普遍好感。

時代力量9日晚上在立法院旁濟南路舉行全黨造勢晚會,立委候選人林昶佐與妻子Doris。(曾原信攝)
時代力量林昶佐(左)善於運用搖滾音樂會,吸引國際媒體大幅報導,出口轉內銷,鄉民、婉君趨之若鶩。(資料照,曾原信攝)

其次,多數選民已厭惡以抗爭為手段或意識形態為訴求搏取版面的政黨,如新黨丶台聯等屬之,時代力量雖色彩鮮明,但在選舉過程中反而不再打著「反中」訴求,甚至黃國昌的岳父在大陸投資、林昶佐母親在大陸執業的「內幕」經正毅兄弟掀出,再加上特定媒體炒作,効果適得其反,反而降低了時代力量「逢中必反」的色彩,讓中間選民願意支持時力。

二、蔡英文深耕厚植,郝柏村支持新黨引發反感

蔡英文旋風橫掃台灣城鄉,其在八年中深入台灣山巔海隅偏鄉社區的身影,一改富家千金嬌嬌女的形象,可說望風披靡。多數未曾深耕社區基層的小黨,僅靠理念及零星文宣或新聞事件行銷,緩不濟急,如軍公教聯盟雖訴求對象明確,年金改革政策亦具體清晰,但在黃復興系統刻意打壓,散播該黨為綠營外圍的謠言,即使一般選民卻無法轉向支持,而軍公教族群及相關社團在國民黨長時期的「恩疵」下,一時之間還無法拿掉資源的「奶嘴」,但多數對馬政府八年來取消年終慰問金、將財政問題諉過於軍公教年金都十分不爽,無法再票投國民黨,但也對民進黨不放心,有些受到郝柏村的影響轉投新黨,大部份乾脆就消極抵制、不投票,這也是此次大選投票率低於7成的主要原因。

軍公教聯盟黨至中選會登記參選。(顏麟宇攝)
軍公教聯盟雖訴求對象明確,年金改革政策亦具體清晰,但在黃復興系統刻意打壓,散播該黨為綠營外圍的謠言,即使一般選民卻無法轉向支持。(資料照,顏麟宇攝)

再者,青年世代的選民自主性高,新媒體網絡傳播力幾乎已取代傳統傳媒,民進黨的文宣模式新穎,連動畫卡通KUSO都得心應手,既兼顧傳統選民口味又討好年輕選民,宋楚瑜陣營亦不遑多讓,反觀國民黨、民國黨仍走傳統老路,曝光度雖高,卻也暴露了缺點。而時代力量媒體寵兒的地位為各小黨望塵莫及,除有太陽花學運、洪仲丘事件白色力量的能量外,得力於閃靈樂團震憾人心的重金屬音樂,除獲國際媒體大幅報導外,網路的相加相乘,効果並不遜於國、民、親及民國黨的廣告購買。

三、和平發展是主旋律 統獨操作欠缺市場

兩岸議題未在此次大選中發酵,國民黨的強項被馬英九執政無能的普遍印象完全遮蓋,而蔡英文刻意冷處理相關議題,強調「台灣共識」與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強調將超越黨派處理兩岸關係,一方面也不斷向對岸喊話「和平發展」,雖欠缺具體卻充滿彈性解讀的空間,也使此次選舉無法形塑成統獨或反中與否的投票,這正是極左或極右的新黨及台聯無法取得席次的根本原因,但由此也可知統獨意識形態與族群的操作已失去市場,和平發展才是選戰的主旋律。

蔡英文出席開拓動漫祭(葉信菉攝)
蔡英文刻意冷處理相關議題,強調「台灣共識」與中華民國憲政體制,讓兩岸關係沒成為選舉主軸。(資料照,葉信菉攝)

而各小黨或侷限於資源,如軍公教聯盟,或囿於理念、意識型態與都會型態,如新黨、綠社盟、信心希望聯盟、自由台灣黨、大愛憲改等,各立山頭,有的外行,有的固執、老化,有的私偏欺疑,淪為一己一黨之私,其共同特色就是只有「空氣」而欠缺「地氣」與其人氣,縱使吹口哨壯膽或結盟相互利用,也無法成為氣候,目前台灣小黨林立,若無法從理念、資源、人才做有効的組織性整合,所謂藍綠之外的「第三勢力」也只能空想說說而已。

四、民進黨宜重組蛻變,讓小英專心國政

另外,民進黨迄今仍沉浸在大獲全勝的歡欣中,雖然立法院長人選競爭激烈,卻仍展現團結氣勢,最後由蘇嘉全與蔡其昌搭檔出缐,小英的意志在皆大歡喜中得到貫徹,而受小英央請出面協調柯建銘、蘇嘉全、陳明文的菊姐,雖未在第一時間竟功,卻也再次凸顯她在小英心目中的地位,未來若小英在就任總統前辭去民進黨主席,菊姐的接班應理所當然,一方面可收安內之效,一方面也可讓小英專心國政,符合全民對她超越黨派的期待,一方面藉此減輕民進黨台獨黨綱不可承受之重,且讓身段柔軟而又堅毅的菊姐協助分擔「逢中必反」意識型態的包袱,或許可以讓小英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有較符合各方期待的替代性論述,這也是民進黨蛻變的機遇。

總統候選人第一場電視辯論會27日結束後,蔡英文競總主委陳菊離開會場。(曾原信攝)
陳菊接任民進黨主席理所當然,一方面可收安內之效,一方面也可讓小英專心國政,符合全民對她超越黨派的期待。(資料照,曾原信攝)

五、馬驕矜自喜不知檢討,國民黨災後重建遙遙無期

相對的,幾至潰不成軍的國民黨目前尚群龍無首,朱立倫拍拍屁股走人,主席誰屬又吵翻天,幾位滿懷理想的年輕黨工組成「草協」,挑戰仍充滿列寧式革命政黨色彩的中央黨部威權,中常會愛理不理,只將原定的200萬元參選費用降低了40萬元,主席參選資格的門檻則依然不動如山,虛應故事,連輿論的呼應也可置之不理,簡直是「裝孝維」,看來重災後的國民黨要重建仍遙遙無期。

其實,今日的國民黨不正是2008年民進黨的寫照,從前年1129的九合一選舉到今年0116民進黨的大勝,論功行賞,馬英九應居首功才對。諷刺的是,勝選的蔡英文一再要求民進黨公職人員要謙卑、謙卑再謙卑,讓國民黨一潰千里的馬英九卻仍驕矜自喜,一再吹擂自己的政績,並再再對蔡英文的大陸政策下指導棋,一方面無力挽回毛治國的辭職,又拒絕譲政府部門進入「看守」階段,根本無視於憲政空窗期的問題,一方面又無視於奄奄一息的國民黨是否能再生重建,卻又扮演新任主席人選「背後靈」的角色,讓每個參選人都必須揣摩他的心意。

20160131-第26屆寒士吃飽30尾牙總統府前.總統馬英九.(陳明仁攝)
馬英九卻驕矜自喜,一再吹擂自己的政績,讓國民黨一潰千里。(資料照,陳明仁攝)

六、老K讓應中生代接手黨機器,杜絕「不公不義」駡名

坦白說,如果馬英九若能夠完全抽手,讓如陳學聖、黃敏惠等中壯代接手黨機器,或有可能讓老K從谷底緩步再起,而重建之道並非在改名與否,而是真心誠意的痛改前非,其一當然是將在威權時代黨庫通國庫的不義之財,黨產無條件繳回國庫,或做為軍公教年金改革基金,或由社會公正人士監督專款專用做為社會救助弱勢之用,而國民黨的運作就以今年大選所獲選票的政黨輔助費1·6億做為重整旗鼓的基金,這不僅是轉型正義的必然,也是國民黨杜絕外界質疑其「不公不義」起死回生的保命丹。

七、接地氣本土化,國民黨才能重生

其次,國民黨必須澈底本土化,真正做到蔣經國生前念茲在茲的「永遠和民眾站在一起」,而非只是和財團沆瀣一氣,眼前的一面大鏡子其實就是蔡英文八年來放下身段,走入社區,親近人民與土地,一步一腳印就是蔡的致勝之道,口才、辯才都遜於馬朱宋的蔡英文,其勝選並非倖致,民進黨從八年前的一敗塗地到今日攀上高峯,其要領就是謙卑反省,接地氣、知民氣,而非高高在上,只知擺架子、搞排場,更非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其三,在國民黨內「黨中之黨」總與多數民意扞格不入的「黃復興黨部」必須予以解散,此一由少數退役將領把持的特種黨部,不僅在此次大選中激情演出,運用各種手法打壓軍公教聯盟,誣衊該黨為綠營外圍組織,損人不利己,反而使軍公教現退職人員消極抵制,降低了投票率,也使國民黨選情雪上加霜。這些「將官俱樂部」也是前年上次提名連勝文,打壓丁守中的推手,更是既挺柱又翻臉如翻書支持換柱的一把手,更令人不恥的是,這些少數的退役將領在國民黨內呼群保義,大吸國民黨黨産的奶水不說,夸夸其言的「黨軍」思維與國軍「軍隊國家化」完全相背離,也因而使國軍形象迭遭打擊,更是民眾輿論詬病國民黨最多的「痛腳」,其是否繼續存在已不待言。

20160106-SMG0045-001-國民黨黃復興黨部主委戴伯特發公開信懇託-朱明攝.jpg
作者認為,國民黨內與多數民意扞格不入的「黃復興黨部」,必須予以解散。圖為國民黨黃復興黨部主委戴伯特。(資料照,朱明攝)

時力要用功,民進黨應展現治國格局

國民黨的再生之路必然坎坷,但事在人為,誰會料到2008年慘敗的民進黨會會今日的風光?而在此次大選中,同樣遭選民唾棄的還有曾叱吒風雲的台聯黨,有人批判說是因為李登輝移情別戀轉而支持時代力量,其實臥病在家的老李今年連票都沒去投,若台聯自己不長進,只知在街頭玩抗爭、丟白漆的小把戲,主其事者又「逢中必反」,卻毫無論述能力與群眾魅力,總不能老叫老李一直「拖老命」助選,何況,民進黨對老狗變不出新把戯卻又死纏爛打自居為「綠營側翼」的台聯並不買帳,在此次大選中全軍覆沒並不令人意外,而在時代力量掘起後,台聯被老李遺棄、遭選民開除的命運也就註定了。

20160128-SMG0045-014-時代力量訪李登輝-時代力量提供.jpg
有人說台聯沒落是因為李登輝移情別戀轉而支持時代力量,其實臥病在家的老李今年連票都沒去投。(資料照,時代力量提供)

揠苗助長不足取,新陳代謝才能重生

與在此次大選中備受各方矚目的還有親民黨和民國黨,不同政黨搭配競選總統、副總統,是嶄新的政治實驗,其結果是老宋母雞帶著親民黨的小雞過了5%的門檻,原本想借力使力,藉總統競選新聞能量拉抬民國黨選情的徐欣瑩,個人知名度的確水漲船高,但民國黨的得票卻出人意表的低,由此可見,揠苗助長式的選舉策略並不足取。未來,以直銷手法廣招黨員的民國黨,要真正取代國民黨,恐仍須一步一腳印,深入基層社區,真正接地氣,先有充足的準備和歷練,才能攀取高位,否則必然被選民看破手腳。

宋楚瑜投票2016年總統大選(陳明仁攝)
宋楚瑜母雞帶著親民黨的小雞,越過5%的門檻。(資料照,陳明仁攝)

歸結而言,大選後的新政局、新總統、新內閣、新國會,也意味着政黨生態丕變,充斥舊思維、舊官僚習氣被萬年主席把持欠缺新陳代謝的政黨,已不敷新時代、新媒體、新生代選民的期待,國民黨、親民黨、新黨、台聯以及為數達291個,大都外行領導內行的小黨皆必須改弦更張,否則必然被新世代所淘汰。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曾擔任政黨主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